收购金徽酒(行情603919,诊股)之后,豫园股份(行情600655,诊股)已浮盈超9亿元,这确实是一笔收益颇丰的投资。因此,在这个时间点上,热钱涌入,不无道理。

  在豪掷18.37亿元成为金徽酒控股股东刚刚满月之际,“复星系”豫园股份再度带7.15亿元资金入场。

  9月7日晚间,甘肃白酒龙头金徽酒对外宣布,公司控股股东豫园股份为进一步增加所持金徽酒比例,巩固对其控制权,拟通过部分要约收购金徽酒8%的股权。如此次收购完成,豫园股份的持股比例将从原本的29.99998%提升至38%。

  在上述公告发布后,金徽酒方面相关负责人在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亦称,豫园股份此次增持,主要是基于对金徽酒基本面和白酒行业发展前景的看好,是巩固其对金徽酒的控股权,对金徽酒经营不会有实质性影响。

  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豫园股份以持有1.52亿股股份为金徽酒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已领先第二大股东超过8%。那么,豫园股份增持是否是仅出自巩固控制权的考虑?

  再度入场

  相关资料显示,豫园股份的前身是豫园商场,于1987年获批成为上海商业系统首家股份制企业。1992年,其吸收合并豫园旅游、南市区饮食等14家单位,并于同年在A股上市。2001年,复星入股成为其第一大股东。6年后,该公司收购上海星泓、闵祥地产等28家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同年,证券简称由豫园商城变更为豫园股份。目前,豫园股份的业务已涵盖黄金珠宝饰品、文化商业及旅游地产、海派餐饮等业务。

  根据上述公告,此次收购人系豫园股份全资孙公司海南豫珠,与前者为一致行为人。具体的要约收购计划是,海南豫珠拟以17.62元/股的价格,要约收购豫园股份已持有金徽酒股份外的4058.08万股已上市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占金徽酒总股本比例8%),所需最高资金总额为7.15亿元。

  事实上,这距离豫园股份正式控股金徽酒刚满一个月。5月27日,金徽酒原控股股东亚特集团与豫园股份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前者拟将持有29.99998%的股份以18.36亿元的交易价格转让给后者。8月3日,这一控股股东协议转让完成过户,金徽酒控股股东正式变更为豫园股份,复兴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则为实控人。

  短短三个多月时间两度收购金徽酒股份,豫园股份有何考量?酒水研究者欧阳千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豫园股份资产保值甚至升值的体现,顺道还能巩固其对金徽酒的控制权,可谓一石二鸟。此外,目前金徽酒市值不足百亿,未来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在豫园股份抛出第一份收购收购计划时,金徽酒股价正值低谷,5月20日盘中甚至触底至11.39元,5月27日亚特集团与豫园股份签署的股权转让价为12.07元/股,与9月7日的18.2元收盘价相比,浮盈额度约为9.3亿元。

  这确实是一笔收益颇丰的投资。因此,在这个时间点上,热钱涌入,不无道理。

  值得一提的是,巨头再度入场,投资者的热情被点燃。9月8日早盘,与其他17家白酒上市公司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跌幅相比,涨幅近3%,报收18.68元的金徽酒可谓“一枝独秀”。

  据香颂资本董事沈萌推测,豫园股份此次要约收购的价格定为17.62元,如果是在二级市场上收购,完成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是协议收购,那么上述价格应该是约定好的,而且做了要约失控的规避。

  胜算几何

  作为甘肃白酒龙头,坐落于甘肃省陇南市徽县伏家镇的金徽酒,是国内建厂最早的中华老字号白酒酿造企业之一。2016年3月,该公司登陆上交所,成为国内第19家白酒上市公司。

  此前,豫园股份在首次收购金徽酒时就已表示,收购成功后,豫园股份旗下的中华老字号品牌家族将达17户,旗下餐饮食品事业群在白酒赛道的产业布局也浮出水面。

  在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王文华看来,目前,豫园股份旗下的餐饮事业部的核心战略仍然是升级家庭快乐消费产业集群。白酒作为中国传统消费品中的重头,布局白酒赛道能帮助豫园股份丰富其餐饮食品类产业的结构。“豫园股份大消费产业中的餐饮业务在毛利上仅次于度假村业务,超过60%,白酒同时又是餐饮业中毛利极高的细分,对于餐饮食品事业部发展会有较大的帮助”。

  此外,王文华也称,目前金徽酒在省内发展基本已经达到极限,但自己在全国范围的资源有限,而复星系的豫园股份正好能满足金徽酒全国化拓展的未来发展战略布局。

  根据9月8日金徽酒上述负责人回应记者的相关说法,在成为控股股东后,截至目前,豫园股份尚未对金徽酒发展战略作出任何调整,“之前在交流过程中,豫园对金徽酒制定的五年发展规划和内部管理措施比较认可,会继续支持公司按照既定战略发展,后续如果豫园方面有战略调整,公司也会及时和媒体、投资者汇报”。

  据记者了解,2019年8月,金徽酒公布《五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9-2023)》,并与9名核心管理团队成员签订了《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协议》。公告显示,包括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周志刚,董事、副总经理廖结兵在内的高管团承诺,金徽酒2019年至2023年的目标营收分别为16.2亿元、18.3亿元、21亿元、25亿元、30亿元,扣非后净利分别为2.8亿元、3.2亿元、3.8亿元、4.7亿元、6亿元。

  从2019年的业绩数据来看,金徽酒以16.34亿元的营收擦线达标,但2.69亿元扣非后净利却与既定目标有约1000万元的差距。此外,2020年上半年,金徽酒营收同比下降12.67%至7.12亿元,扣非净利润亦同比下滑12.88%至1.14亿元。

  这显然与上述2020年营收18.3亿元及扣非净利润3.2亿元的目标有着一定的差距。对此,金徽酒方面则对记者表示,公司对2020年的目标不会进行调整,全员对完成目标比较有信心,都在努力开展各项工作,争取完成既定的目标。

  在背靠“复星系”这棵大树后,金徽酒能否成功实现目标,目前或还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