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夜市场风云突变,黄金、原油、外汇、美股齐暴动,掀起惊涛骇浪,究竟发生了什么?

  布油、美油全线破位杀跌,其中美油一度大跌逾8%。尽管经过了3天周末长假,但周二美国股市延续了上周下行行情,再次全线下挫。贵金属方面,现货黄金一度下破1910美元关口,较日高回落逾25美元;现货白银下破26美元关口,跌幅扩大至3%。汇市方面,受脱欧谈判不确定性加剧的影响,英镑兑美元失守1.30关口,为8月4日以来新低,避险美元则攀升至四周高位。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深夜屠戮之下,有多少投资者能得以幸存?下面我们重点关注一下美股和原油市场。

  科技股拖累美股大跌,纳指遁入回调区域

  美国股市周二连续第三个交易日收低,科技股巨头延续跌势,推动纳斯达克指数进入修正区间,而特斯拉股价则录得历史上最大单日百分比跌幅,因未被纳入标普500指数。

惊魂一夜!市场骤然掀起惊涛骇浪 究竟发生了什么?

  纳指开盘一度杀跌近4%,道指杀跌一度超2%。盘面上,特斯拉成为杀跌主力,一度杀跌接近18%,后略有回稳,不过尾盘进一步下杀。

  标普11个主要类股均收低,科技股和能源股领跌。据上周五报导,软银在美国股市上涨期间大量买入科技股期权,加剧了投资者的紧张情绪。

  科技股再次拖累三大股指走低,该类股下跌4.59%,连跌第三日,录得自3月中旬以来最大三日跌幅。但尽管近期下跌,科技股仍是今年表现最好的板块。

  “股票估值偏高,股价飞涨,都集中在一个板块,人们都晕了头了,”Baird的投资策略师Willie Delwiche说,“所有人都把东西放在同一边,不需要太大的震动就能把一些苹果从手推车上震下来。”

  道琼斯工业指数收跌632.42点,或2.25%,报27,500.89点;标普500指数收跌95.12点,或2.78%,报3,331.84点;纳斯达克指数收跌465.44点,或4.11%,报10,847.69点。

  有关软银购买科技股期权的报导也提醒投资者,做市商可能持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多头头寸,以对冲期权交易。

  华尔街此前的反弹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大规模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推动的,但这轮涨势在上周戛然而止,纳斯达克指数从盘中纪录高位下跌了9.9%,因在纳指升至较大流行时期的低位高约70%的水平后,投资者获利了结。周二的下跌使纳指从收盘纪录高位下跌10%,确认从9月2日开始进入修正区间。

  周二触及日低时,Facebook、亚马逊、苹果、特斯拉、微软、Alphabet和网飞(NETFlix)自9月2日以来市值总共蒸发超过1万亿美元。

惊魂一夜!市场骤然掀起惊涛骇浪 究竟发生了什么?

  特斯拉骤降21.06%,创下史上最大单日百分比跌幅,因未成为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在7月发布超强劲季度财报后,投资者曾普遍预期特斯拉会成为标普500指数成分股。截至上周五收盘,特斯拉今年已暴涨约400%。

  在此之前,特斯拉与苹果是美股最热的焦点。利好消息层出不穷,例如Model Y交付时限被提前,上海和德国工厂进度喜人,其总市值最高接近4700亿美元,位居美股第七。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特斯拉第一大股东、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总资产一度升至全球第三。

  苹果周二宣布今年秋季新品发布会将于美国西部时间9月15日上午10点(北京时间9月16日凌晨1点)以线上发布的形式召开,但苹果股价并未因此止跌,收盘大跌6.7%。FAAMG五巨头中,微软跌5.4%,Facebook和亚马逊下跌超过4%,谷歌跌3.6%。

  高盛首席全球股票策略师奥本海默相对乐观,表示尽管短线回调风险持续存在,但科技股依然是最佳押注选择,且可继续在当前的牛市中带来回报。他建议客户对科技股保持信心,因该行业产生现金的能力很强、盈利坚挺、且资产负债表稳健。即便发达经济体开始逐渐恢复办公室办公,限制措施有所放松,但高盛预计数字化的加快将进一步利好科技股。

  对美国可能制裁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行情688981,诊股)的担忧打击了美国国内供应商,费城半导体指数下跌3.43%。VanEck Vectors半导体ETF收盘下跌4.4%,应用材料重挫8.7%,英伟达跌5.6%,高通跌5.4%,AMD跌4.0%,美光科技跌3.2%,英特尔跌2.3%。

  油价重挫,布油跌破40美元

  原油期货周二跌至6月份以来的最低结算价,受到市场对原油需求担忧的影响,因全球冠状病毒病例持续上升、美国夏季驾车季节结束,以及有报道称沙特阿拉伯计划在10月份下调其原油售价。

  纽约商交所十月份交割的西得州中质油期货结算价下跌3.01美元,至每桶36.76美元,跌幅7.6%。欧洲ICE期货交易所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期货结算价下跌2.23美元,至每桶39.78美元,跌幅5.3%。布伦特原油周一在美国市场因劳工节休市时下跌1.5%。

惊魂一夜!市场骤然掀起惊涛骇浪 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Dow Jones Market Data,这两种原油期货都创下了自6月以来的最低结算价。与此同时,西得州中质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之间的价差处于8月20日以来的最大值。

  分析人士认为,此前需求增加很大程度是因为4月油价暴跌引发了一些投机性买盘。石油交易商倾向于认为,石油价格会回升,于是在低价囤积了石油,并预期在油价反弹时出售获利。然而,随着库存逼近极限,同时油价也反弹了一段时间,市场的需求却并未大举复苏。所以,才会出现当下的崩盘。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大宗商品研究主管肖表示,季节性因素美国夏季自驾游高峰期结束,使市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需求复苏是否足够强劲上,显然市场有疑虑,而沙特阿美下调油价证明了这点。

  瑞穗(Mizuho)能源期货主管Bob Yawger表示,劳动节长周末标志着美国汽油需求高峰夏季驾车季节结束,这加剧了市场的供需问题。Yawger表示:“随着维护季开始,炼厂未来几周的炼油量将会下降,原油库存将攀升至接近纪录高位的水平。”

  周二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发布了最新的原油价格预测。令人意外的是,惠誉上调了2020年原油价格预期,却下调了2022年的原油价格预期,对2021年的油价预期保持不变。

  惠誉下调了长期油价预期,它表示:尽管油价迄今的表现好于预期,但这是由于欧佩克 的果断减产、全球多国放松管制措施以及经济复苏。考虑到欧佩克 还有大规模未启用产能,全球原油库存高企的状况可能还将延续一段时间以及长期能源结构转变,我们下调对原油的长期价格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