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称江小白即将完成最新一轮融资,由华兴资本领投,投后估值或将超过130亿人民币。

  这是一轮备受市场关注的交易,关注点有二:其一,在经历上半年疫情延绵带来的颓势后,江小白凭借”高调做品牌,低调做产业链”的打法,在白酒这一万亿级市场中脱颖而出;其二,此次投资更是华兴继泡泡玛特和妍丽、兴盛优选、每日优鲜等头部新消费项目后,又一次重磅出手。

  事实上,在重注产业互联网之外,华兴对消费市场的关注由来已久。华兴资本董事长、基金创始合伙人及首席投资官包凡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兴投资消费的底层判断是在”赌新一代消费者”:”Z世代的衣食住行、消费场景、精神消费的需求都发生了变化,这帮人是未来20年里中国消费市场的中流砥柱,我们把这帮人赌对了,干个几十年没什么大问题。”

  01

  押注消费市场结构性变化

  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首次突破40万亿元,占GDP总量的42%。消费行业作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成为了投资的黄金赛道。

  伴随着代际文化更替,消费行业便会迎来一波传统品牌复兴、全新品牌诞生的机会窗口,消费品牌进入快速崛起的红利期。华兴资本判断,在”新媒体、新渠道、新供应链、新消费者、新基础设施”五大要素的驱动下,消费市场将出现不可逆的结构性变化。

  具体来看:

  ・新媒体。如字节跳动、快手。数据显示,目前有大约4.3亿的抖音/快手观众,每人每天观看短视频时长达60~70分钟。其中,短视频的变现机会丰富,包括电商、网络直播、广告、订阅等。

  ・新渠道。随着电商增长放缓,用户获取成本显著增加,而线下购物中心正以其不可替代的购物体验获得稳步增长,很多新零售品牌和新建商场一起发展。

  譬如华兴投资的化妆品零售连锁企业妍丽,通过25年的精耕细作,构建了十分扎实的线下布局,并通过自有电商体系打造了线下线上的服务闭环。截至2020年6月,妍丽在全国40多个城市开设了130余家直营门店。

  ・新供应链。因为中国出口规模庞大,供应链质量非常高。受到中 美 贸 易摩擦影响后,越来越多初创企业开始建立品牌。这使得中国高质量的生产能力从供应出口转向本土消费,从工厂到消费者之间的流程大大缩短。

  ・新消费者。消费代际的变化为消费品变革提供了底层驱动,随着90后、00后成为社会主力消费群体,他们呈现出更多的个性化消费价值主张。

  ・新基础设施。譬如外卖行业玩家已建成比传统快递公司更大更快的同城递送服务网络,这可以让消费者购买同城商品后30分钟内收到产品,激发出更大的市场诉求。

  受新媒体、新渠道、新供应链、新消费者、新基础设施五大因素的驱动,新品牌、品类创新、C2M、视频电商、同城电商成为华兴资本在消费领域重点关注的投资主题。

  在选择项目上,华兴资本始终坚持”投资大赛道、前两名,项目要有核心竞争力、团队要有大局观”的标准。”投最好的公司”是华兴资本投资的关键要素。背后的决策逻辑在于,只有大市场才能产生伟大的企业,很多新经济行业都是Winner-take-all,最好的回报一定是头部一两家公司创造出来的。

  02

  坚持长期主义 “捕大鱼”

  今年4月份,华兴资本领投了泡泡玛特新一轮融资。据悉,在此次融资中,华兴资本在两周内就决定投资并完成打款,决策效率极快。

  成立于2010年的泡泡玛特,经过十年发展,目前已开设线下直营门店140家、近850台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商店,覆盖全国63座城市。

  基于”持续的IP生产力+新玩法+强渠道”的打法,泡泡玛特让”潮玩”成为了继服饰、球鞋之后,最受年轻人青睐的火热潮流文化派系。据招股书显示,近三年泡泡玛特营收及净利数据持续攀升,其中2019年净利润超4亿元。

  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在与包凡对谈中表示,目前泡泡玛特已经形成了一个平台化的生态闭环――从上游设计端,挖掘优秀艺术家和作品的潮流玩具展,到中游销售渠道等供应链体系建设以及下游潮玩文化社区。”我们做的就是一个艺术家的平台,每一年都有新的艺术家在这里去展现自己,对自己的创作进行整体商业化的改造。”

  泡泡玛特作为头部资产在一级市场备受追捧,有声音质疑其当下估值虚高。谈及这一问题,包凡此前表示,判断一个企业估值”贵或便宜”,不能只站在今天判断,应该从长期主义的角度出发,看相对未来的价值,即企业在未来5年-10年是否能够实现高速成长。一直以来,华兴资本始终致力于寻找具备长期主义精神,能够创造长期价值的企业,通过不断地复利,创造更高的回报。

  在包凡眼中,长期主义并不是一种情怀,因为商业世界里单讲情怀是站不住的,它其实也是功利驱动而形成的经验主义,要想”抓大鱼”一定要长期保持耐心。

  03

  进击的华兴资本

  新冠疫情突袭、金融市场动荡、国际局势风云变幻……2020年,当不确定性成为常态,创投市场也处于一片阴霾之下。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一级市场投融资笔数和金额与2019年同期相比,均约下滑30%。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华兴资本在今年上半年,经营利润同比增长151%至4.68亿元。其中,投资管理业务贡献收入6.43亿元,占比跃升至55%,首次成为华兴资本业绩增长最大的驱动力。

  在过去的半年中,子弹充裕的华兴资本频频出手,先后投资了包括华大智造、经纬恒润、三头六臂等十余家优秀企业,其中多半案例,华兴资本以领投或独家投资方抢占先机。此外,理想汽车、达达集团、贝壳找房在内的多家被投企业今年内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亮眼的业绩和可观的收益,使得华兴资本成为了2020最大的白马基金。

  作为头部基金,近日华兴资本又完成了新一轮美元基金募资,总募资额超6亿美金。截至目前,华兴投资业务资产管理规模已达400亿元。

  寒冬之下,敢于逆势进击的华兴资本,背后的决策逻辑在于――在较长的时间中,市场将处于”零利息甚至负利息”的新常态,货币贬值、资产增值,其中最具价值的头部成长性资产,则能够在未来创造不断增长的现金流。在这一大趋势下,投资机构都需要尽所能去获取头部资产。因此,”如果碰到优秀的投资项目,华兴资本一定会坚决出手。”

  目前,在竞争激烈、优质资产稀缺、马太效应强化的市场环境下,投资机构要想尽早投中好项目和优质创业者,前提要看得准,后续才能投得进和退得出。

  相较其它机构,华兴资本的业务横跨一二级市场,其中包括私募融资、并购、直接投资、证券承销及发行、证券销售、交易及经纪、资产管理等服务。在多元业务协同下,华兴资本构建了强大的情报体系,具备充分的信息源和敏感性。相比对手,华兴资本”站在各方信息的汇集点”上,能够更早一步捕捉到趋势和变化。

  面对竞争,作为典型的资源整合者,华兴资本能够为创业者提供更多的成长性和资源。即在企业发展的早期、中期、成长期、成熟期,华兴都有相应的产品进行服务,这是华兴资本独有的优势。

  值得指出的是,包凡告诉记者,与大多数投资机构不同,华兴资本身上很重要的一个标签是――创业者。”我们和企业有很多共鸣,比如在公司发展过程中碰到的问题和挑战,譬如如何去突破组织能力、做好利益分配等问题,华兴有自身经验可以帮助到这些企业,双方共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