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9月8日)国内盘下午15:00收市后,15:30美元开始大举反弹,外盘原油跳水,进而黄金白银纷纷走低,一直持续到中国晚间开盘前,此间的美股指期货出现大跌,欧股开盘后一路走低,为晚上国内夜盘开盘后的诡谲走势埋下了伏笔。

  晚间21:00夜盘开市,短暂的震荡后,21:25分之后,国内多个品种纷纷跳水,以原油、棉花、金银为代表,但随后各自的走势分化严重:相对跌幅本身温和的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及黑色率先反弹;贵金属紧随其后夜盘收回跌幅并创出新高,市场从拥抱风险有再次进入避险模式的意愿;原油则死死的封在跌停板;棉花相对收出长长的下影线,CF2101合约最低瞬间打至12215元,是很多人最近都不敢想象的价格,夜盘收盘跌幅依旧近2%。

  背后发生了什么?

  这是核心,必须要搞清楚,否则后面面临极其尴尬的局面:

  昨天(9月8日)一早彭博环球财经新闻社即发出了川普关于中美新的论调“脱钩”一词,并威胁美国那些把业务外包给中国的公司。中午时分,关于可能美国时间周二川普发布一项禁止进口中国新疆棉花制品的消息,通过国内的观察者网在网上传播开来,消息来源为纽约时报的报道截图。不难看出,在香港牌已经基本用尽之下,面对选情落后,川普再次打出中美经贸关系,新疆牌,以及台湾牌等,符合其一贯风格。但问题在于,本轮已经反弹到一定阻力位的金融市场“高处不胜寒”,当大家都习惯觉得中美不敢再撕破脸的时候,何时选择掉头调整,需要的也许就是一个借口。

  另外,美国大选日益临近川普不可预测的性格及极端言论,对市场威胁越发严重,围绕新一轮疫情援助共和民主两党迟迟无法达成一致;欧盟与英国的脱欧谈判陷入危险的境地,中国与印度边境争端再次面临1962年战争以来的剑拔弩张阶段,欧洲地区的疫情复发风险加大等等,令本已处于脆弱复苏的市场,全世界即便“相爱”都难以摆脱人类百年不遇的疫情灾害,又再次弥漫着互相“残杀”的浓烈气味。

  再者,最近三大关键指标均预示调整可能不可避免。美元自9月1日破位创出91.737后迅速拉升,并持续反弹幅度超过2%,重新回到近期震荡整理的底部区间上方。美股频创新高后泡沫警惕声音不断,最近连续三个交易日纳斯达克跌幅高达10%。而另一指标美原油连续四个交易日下跌超过16%。

  最后,从技术角度看,在对于后疫情时代疫苗不断出现好的消息,经济呈现恢复的背景下,过于一致拥挤的交易,引发的踩踏,也是昨晚包括棉花在内多个资产出现瞬间跳水的原因之一。看空美元,并看涨贵金属,基于流动性疯狂涌入股票等虚拟金融资产,一旦出现调整,散户的恐慌性止赢止损,并进而带来的计算机量化交易止损出现极端反应,都会加剧这种波动。

  宏观端资金端发生变化了吗?

  至少目前看不到。

  中国数据方面,尽管前天公布的海关进口数据不及预期,但在双循环指引下,疫情有效控制,国内全面恢复正常,仍将引领全球经济恢复。美国尽管疫情持续,但碍于大选,不可能再次封锁阻断经济,川普政绩的需求以及国内的撕裂,整体经济指标的好转预计仍将持续。其它经济体包括欧洲、日韩等积极针对性防疫之下,强调国内的政策支持,经济恢复只是步伐快慢的问题。从资金端来看,包括美联储主席在内的多个理事最近频繁表态看,尽管没有实行收益率曲线控制等更硬的举措,但均支持低利率维持在较长时期;欧元区也将继续观察通胀指标,保持对经济刺激持开放态度。中国本轮货币政策独立性相对较强,扩张速度慎之又慎,但整体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更加注重精准滴灌的举措,市场资金端也是相对充裕,包括接下来国内新花收购市场,“钱等棉”的现象仍是大概率事件。

  棉花的新变化

  之前文章《棉花的新年度之旅我们认为美棉突破65美分在即,当周给了最好的重心上移窗口,《棉花的时间窗口提示了对于多头尴尬时间的来临。棉花市场运行至今,宏观外围带来的系统性约束,毫无疑问这是最大的基本面,必须充分的重视。从产业端看,在我国与东南亚纺织消费仍处于恢复当中,产业端最大的关注点当前是美国对于我国新疆棉花及制品的行政令出台预期,并已经实实在在引发市场各方心态的恐慌性变化,同时由于原油的重挫带来PTA聚酯价格走弱,替代品价差扩大,可能引发剩余15个交易日轮出市场竞价成交率的变化,带来现货市场的波动。对于接下来北半球集中上市季节,面对新疆被制裁,中国会不会出台对等的反制举措,轮入新疆棉与美棉的数量关系的预期变化,国际上各产区采购级差的变化,内外价差引发的改变等,是接下来需要密切注意的。

  做好迎接巨幅波动率准备

  距离美国大选不足2个月时间,市场确定的是必将会拥抱巨幅波动率,心理更加脆弱,也因此我们今年一直强调的在反弹过程中,积极利用期权进行小概率事件的保护显得更为迫切。面临新花上市,外围巨幅波动率上升,中美关系再次紧张,技术破位后的棉花,修复将变得缓慢,重心上移的行情也可能会就此戛然而止,耐心等待非供需基本面的方向指引。

  棉花大跌背后发生了什么?宏观端资金端发生变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