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了个名字后,华南职业教育集团在港交所成功上市。

  发行价1.59港元,首日开盘价为1.45港元,较发行价下跌8.8%。两个交易日后,股价只剩1.29港元,已缩水近20%。

  大湾区、TMT、大健康,这些火爆概念加持下,华南职业教育为何是如此表现?

  业绩增长如平静的湖水

  华南职业教育集团前身是“岭南教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去年11月27日曾递交招股书,但随后失效。今年2月更名为“中国华南职业教育集团有限公司”后再度冲刺港交所。

  招股书显示,华南职业教育集团在大湾区经营岭南职业技术学院和岭南现代技师学院两所学校,分别提供大专课程和中等学历职业教育课程。

  华南职业教育的主营业务范围在大湾区,近两年出台了不少补贴以及重视职教的相关政策。而大湾区的TMT行业及大健康产业发展迅速、人才缺口大,导致对TMT行业及大健康产业相关专业的毕业生需求增加。

  大湾区、TMT、大健康,看似每一个都是火热的概念,但华南职业教育集团似乎并没有从中获益良多。

  招股书指出,2020/2021学年,华南职业教育集团为学校招收的27033名全日制学生提供职业教育,其中68.4%就读TMT行业及大健康产业相关专业。2017-2019年,岭南教育在校总人数分别为24460、25612和26851人,增速稳定在4.7%左右,这个增长速度并不迅速。

  目前,学校共计19个院系、70门专业,其中“TMT”、“大健康”是主要课程,68.4%的学生就读相关专业。

  业务模式上,华南职业教育与其他职业教育机构相似,以学费和住宿费为主,学员数量决定其营收规模。

  2018—2020年,华南职业教育集团的营收分别为4.118亿元、4.444亿元、4.494亿元。纯利分别为1.37亿元、1.55亿元、1.71亿元,营收和净利润虽均呈上升趋势,但增速均不足10%,这与学员数增长缓慢有直接关系。

  毛利也呈现相似的发展趋势。2019年全年毛利近2亿元,同比微增1.8%,增速已明显低于2018年的8.2%。2020年,岭南教育的全年毛利为2.09亿元,同比增长6.1%。

  成本方面同样没有明显变化,华南职业教育集团2018年、2019年、2020年的销售成本分别为2.18亿元、2.47亿元、2.4亿元;销售及分销成本分别为1114.3万元、1696.7万元、1756.5万元,有明显上升的趋势;行政开支分别为6541.2万元、6441.7万元、6756.6万元。

  总体而言,华南职业教育的业绩如一湾平静的湖水,几乎看不到波澜。对比招股书中所提到的新兴产业、高速发展的区域,华南职业教育似乎并没有体现出这种“朝阳感”。

  初次就业率下滑,师资流失

  学生数增长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可能与学校的利用率有关。岭南职业技术学院中,此前曾扩建了清远校区,因此其利用率在最近两个学期尚未饱和,只有80%左右。

  但广州校区在2019/2020学年的利用率达到了94.1%。而岭南现代技师学院中,最近两个学年的利用率分别为93.1%和95.4%,接近饱和的状态。

  华南职业教育集团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此在思考进一步提高学校的容纳量和利用率。

  招股书显示,公司将继续在清远校区建造新教学楼,包括兴建师生宿舍、体育馆、实验室、教学楼及办公楼,使预计清远校区于2023u2024学年前可容纳多达约1.5万名全日制学生。扩大校园容纳量将使学校能够招收更多学生及增加公司的收益。

  此外,在募集资金用途中,华南职业教育明确提出要扩建校区。公司将把所募集资金的70%,约3.69亿港元用于将岭南职业技术学院由专科院校升格为本科层次职业大学,其中2.9亿港元用于增购40.02万平方米的土地,以扩大该校清远校区。此外,公司还将与其他学校合作,通过收购及/或轻资产业务扩展模式进一步扩展学校的网络。

  不过,扩大校区的前提是学校足够受欢迎,可除了学校利用率接近饱和这一个因素外,华南职业教育目前却面临学校吸引力下降的关键问题。

  一方面,初次就业率在下滑。华南职业教育集团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u2018学年、2018u2019学年及2019u2020学年,岭南现代技师学院的初次就业率分别为99.5%、99.4%及99.2%,同期,岭南职业技术学院的初次就业率分别为92.5%、92.3%及84.5%。四年间,岭南职业技术学院的初次就业率下滑了12.6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全职教师在流失。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司全职教师兼职教师合计1207人,2019年为1205人,2020年为1159人;华南职业教育集团的全职教师流失率从2019年年底的10.5%大幅飙升至2020年年底的28.9%,全职教师的流失率不容忽视。

  对此,公司表示,“教师素质和资质是为学生提供优质教育的基本要素,近期因为COVID-19疫情导致公司人员受到出行限制,降低了增聘新教师的速度。”

  华南职业教育提到,将扩大毕业生首次就业率、持续吸引及挽留优质教师并加强对教师的培训和职业支持。但对于这家发展并不迅速的集团,这些问题的解决并非朝夕之功。

  企业家族色彩严重

  而在集团管理上,华南职业教育集团也与其他民办高校集团相似,有着浓重的家族色彩。

  根据此前的报道,华南职业教育集团最初是贺惠山、贺惠芬两兄妹联合创办。最初的培训室是一间只有30平方米的机房,随后相继办了其他教学点。1993年,二人先是成立了广州岭南文化学校,到1999年又开始筹建广东岭南现代高级技工学校。2019年,广东岭南现代高级技工学校正式升格为广东岭南现代技师学院。

  根据招股书,华南职业教育集团执行董事为贺惠山、贺惠芬、贺惠芳、劳汉生;独立非执行董事为罗潘、叶哲玮(前称叶士颖)、马树超。

  贺惠山、周兰庆、贺惠芬及贺惠芳为一致行动人。其中,贺惠山为控股股东、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为贺惠芬及贺惠芳的胞兄,也是周兰庆的配偶。上市后,贺惠山直接持股为3.75%,贺惠山与周兰庆一起持股42.73%,贺惠芬、贺惠芳分别持股为14.24%。

  与多数民办高校集团一样,从小作坊到高校,家族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谋求上市融资。而上市后可以料想,华南职业教育也会进一步通过并购和扩建校区增加规模。这套模式在香港资本市场已经有众多标的,华南职业教育并不特殊。

  华南职业教育的亮点在于TMT、大健康等朝阳产业,但现阶段在业绩上并没有体现出来,这家老牌的高校集团,仍然需要印证这些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