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7月14日)纽约时段盘中,北京时间23:30,美国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9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降幅超预期,精炼油库存增幅超预期,汽油库存增幅超预期。EIA数据公布后美国原油价格短线回落0.8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本来应该在22点30公布的数据推迟到23点30公布,EIA官方对此解释称,出现技术问题。

  具体数据显示,美国截至7月9日当周EIA原油库存变动实际公布减少789.6万桶,预期减少400万桶,前值减少686.6万桶。

  此外,美国截至7月9日当周EIA汽油库存实际公布增加103.8万桶,预期减少200万桶,前值减少607.5万桶;美国截至7月9日当周EIA精炼油库存实际公布增加365.7万桶,预期增加100万桶,前值增加161.6万桶。

  EIA报告显示,美国上周原油出口增加139.7万桶/日至402.5万桶/日。美国原油产品四周平均供应量为2062.6万桶/日,较去年同期增加14.1%。上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增加10万桶至1140万桶/日。

  EIA报告显示,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上周进口622.1万桶/日,较前一周增加34.6万桶/日。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减少789.6万桶至4.376亿桶,减少1.8%。

  EIA报告显示,美国至7月9日当周原油出口量为2021年4月30日当周以来最高。美国至7月9日当周EIA原油库存降幅录得2021年4月30日当周以来最大,为连续第8周录得下降。美国至7月9日当周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为2020年1月31日当周以来最低。美国至7月9日当周国内原油产量为2020年5月22日当周以来最高。

  EIA报告显示,美国7月9日当周中西部原油库存跌至2018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墨西哥湾原油库存降至2020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7月9日当周库欣原油库存跌至2020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市场评论指出,EIA报告的所有数据已经公布,精炼油库存增加逾360万桶,至4月末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于墨西哥湾和中东地区的库存增加,炼油商增加产量导致供过于求。总体精炼油库存已经超过1.42亿桶,且已经是连续两周持续增加。

EIA原油库存意外推迟公布 成品油库存大增美油短线重挫

美国原油价格5分钟图显示

  去年疫情爆发之后,美国的石油需求持续复苏,现在已经飙升至新的高度。

  截至7月2日当周,衡量消费指标的美国石油产品供应总量的滚动平均值跳升至30年来的最高季节性水平。汽油和柴油需求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的同时,用于塑料、沥青、润滑油等产品和其他工业需求的石油使用量也在激增。 ?

  美国CIBC私人财富管理公司高级能源交易员Rebecca Babin表示:越来越多的行业正在恢复运营。随着经济增长,其他类型的产品以及汽油和柴油也会加入进来。

  此前OPEC+无法就增加产量达成协议,油价已经升至数年高位,在此情况之下,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似乎更倾向于收紧财政支出而不是提高产量。美国数月来的原油产量徘徊在1100万桶/周左右,比2020年初的水平减少约200万桶/周,而且欧佩克+最早也要到8月份才会增加产量。

  本月早些时候WTI原油期货相对于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期货价差升至去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显示出美国原油供应紧缺的问题。

  与此同时,美国石油消费的回升可能会加剧全球原油供应赤字。?

  首先是美国工业活动的复苏。工业的增长是在汽油和柴油强劲复苏的基础上实现的,汽油和柴油仍占石油需求的大部分。

  石化生产商此前在美国进行了大量投资。在疫情爆发之后,塑料生产商处于有利地位,具体表现为消费者订购更多产品时需要更多包装,卫生保健工作者迫切需要防护设备。

  Tortoise的投资组合经理 Quinn Kiley说:目前石化原料需求高涨,在疫情之下个人防护设备和一键式塑料的需求增加,是有道理的。

  据悉,美国独立日假期前一周,美国能源情报署(EIA)数据显示,汽油周供应创下新高。柴油供应的滚动平均产量为407万桶/天,达到201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

  除汽油和柴油外,其他消费增长的产品有十多种,包括用于汽油混合的丁烷和重型设备润滑油。由于疫情期间美国人更多地被困在家里,丙烷需求也大幅上升。

  石油分析师Fernando Valle认为,耐用品订单的激增是润滑油和基础油需求的关键推动因素。但随着失业救济的削减,通货膨胀和可支配收入的下降可能会打压最近的上升趋势。面对强劲的原油需求,俄克拉荷马州的纽商所期货交割点――库欣,其库存暴跌降至2020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美国航空需求还没完全复苏。航空燃油使用量仍比2019年7月低24%。这表明,当航空旅行恢复正常时,原油市场供应可能会进一步吃紧,油价可能会攀升。 ?Rystad Energy AS合伙人兼页岩研究主管Artem Abramov表示,美国需要石油来满足国民需求,这会使得美国石油出口减少的同时,增加石油进口。

  一周前,OPEC及其盟友因为发生激烈争执而停止了产量谈判。现在,8月份增加石油产量的窗口正在关闭,却没有任何可能达成协议的迹象。

  OPEC+的代表称,尽管其他联盟成员希望达成妥协,但是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解决有关如何计算减产幅度的争端上取得了进展。

  与此同时,因消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代表透露,上述两国都已经开始锁定下个月的客户供应量,这就造成即使谈判突然取得突破,两国也几乎没有做出调整的空间。

  在8月份销量锁定,而且大多数海湾国家下周将迎来一个假期、政府部门和企业在下周大部分时间或全周时间都将关闭的情况下,即使俄罗斯、美国或其他方面设法促成妥协,OPEC+或许也无法迅速增加供应。而且,这个假期的时点也意味着,要一直等到7月末、甚至8月初的时候,下一次会议才有可能举行。

  谈判持续陷入僵局让石油市场陷入了困境,不确定何时或是否会获得更多供应。虽然过去一周伦敦油价已下跌约3%,跌至每桶75美元以下,但仍有迹象表明市场供不应求。

  自从上周谈判破裂以来,有关各方一直在努力让OPEC及其盟国回到谈判桌前并恢复将月产量增加40万桶的计划。

  美国一直在公开表示正在敦促该组织化解分歧并确保市场供应充足。OPEC+代表称,在幕后,俄罗斯也一直在寻找重启谈判的办法。

  他们也表示,尽管如此,沙特和阿联酋仍坚持他们的对立立场,没有迹象表明有召开另一次会议的迫切要求,这意味着当该联盟再次召开会议时,讨论的将会是9月供应量。

  这两个对手迄今都在暗示他们下个月不会增加原油供应。国有生产商沙特阿美和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已经承诺了8月的供应。

  根据了解情况的炼厂人士透露,沙特阿美将根据合同足额向亚洲买家供应石油。加上本月早些时候官方售价上调,都表明沙特不会增加供应。

  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每个月都会更新其将向客户供应的Murban原油的数量,并且自6月底、也就是OPEC+谈判破裂之前到现在,并没有更新过供应预测。买家透露,该公司已经通知称,8月份的供应量将会比合同规定的量要少,而且迄今为止也没有表示会增加供应。

  国际能源署(IEA)警告称,除非OPEC+解决分歧并增加供应,否则原油市场必然会收紧。由于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两国之前的分歧导致谈判陷入僵局,OPEC+未能就8月石油增产达成协议,下个月仍将维持现有产量水平不变。

  燃油消费量已从疫情中反弹,并且夏季的到来将推动需求达到峰值。IEA在其月度报告中称,OPEC+谈判僵局可能会造成“供应短缺加剧”,“油价高企可能会加剧通胀,损害脆弱的经济复苏”。目前布伦特原油价格接近每桶75美元上方,为近两年高点。

  OPEC+已经逐渐恢复了在疫情期间闲置的石油产能,但如今的僵局阻碍了这一进程。IEA的报告指出,OPEC+谈判僵局出现在一个特别不合时宜的时间点。因为疫情期间积累的石油库存过剩已经清楚,目前的库存低于平均水平。与此同时,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将从2020年前所未有的暴跌中强势反弹至540万桶/日。IEA表示:“强劲的全球经济增长、不断提高的疫苗接种率和社交距离限制措施的解除,将共同支撑今年剩余时间更强劲的全球石油需求。”

  7月1日以沙特和俄罗斯为首的OPEC+已在会上初步达成一致,自愿“从2021年8月至12月每月将石油产量增加40万桶/日,并计划将原本的协议截止时间从2022年4月延长至2022年底”。然而,最后一刻阿联酋突然发难,坚决要求上调对本国的减产基准,从而让自身增产70万桶/日。经过多日谈判斡旋,双方仍陷僵局不肯让步,导致8月份增产计划无法进行。

  由于8月石油销售已锁定,且大多数海湾国家都在准备迎接一个伊斯兰节日,政府办公室和企业将在下周多数时间关闭,因此即使俄罗斯、美国或其他国家设法促成协议,石油供应可能也不可能迅速增加。这个假期的时点也意味着,要一直等到7月末、甚至8月初的时候,下一次会议才有可能举行。而届时讨论的将会是9月份的供应量。

  IEA的报告显示,即便OPEC+能达成协议,目前40万桶/日的增产也远远无法满足需求。IEA表示,6月份OPEC+的日产量预估为4090万桶,即便本月按计划增产,其产量仍低于IEA预计的下半年4345万桶的日产量。

  目前的情况可能将导致库存进一步减少,发达国家的石油库存已经比2015-2019年的平均水平低了1080万桶,比去年夏天供过于求的高峰期高出约2.5亿桶。

  自OPEC+谈判僵局以来,油价一直波动不定,因为交易员们在努力应对另一种结果,即OPEC+陷入另一场类似于2020年初的价格战。IEA表示:“市场份额之争的可能性尽管微乎其微,但仍笼罩着市场。”该机构警告称,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在OPEC+产量政策明朗化之前,石油市场可能会保持动荡,“而这不符合生产商或消费者任何一方的利益”。

  据报道,拜登政府准备公布一份限制美国石油开采权销售的方案。然而,随着石油和汽油价格不断上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缩减的风险日益凸显,该方案未能达到一些环保人士呼吁的全面禁止的要求。

  方案建议政府对其出售联邦土地和水域的油气租赁权进行重大调整,包括提高公司开采化石燃料所需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以及修订金融担保要求,以确保美国纳税人不会为未来的清理工作买单。

  美国内政部长Deb Haaland曾表示,评估的目的是确保纳税人从联邦土地上开采的石油和天然气获得公平回报。

  媒体预计美国内政部还将限制一些敏感的沿海和西部地区的新租约,并开始广泛研究石油和天然气开发对联邦的气候影响。但据两位人士透露,这些努力仍达不到永久性租赁禁令的要求。数十家环保组织曾表示,永久性租赁禁令是解决气候危机所必需的。

  美国内政部发言人拒绝就此事置评。 但Haaland上个月就这个话题直接与议员们交谈:“我不认为现在需要推出一个永久性禁令。”

  环保人士称,适度的改变是不够的。 超过50个团体在上月底的一封信中坚称,拜登总统应该扩大他的竞选承诺,“不仅要结束联邦租赁计划,还要减少联邦现有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

  特别是在石油和汽油价格上涨的情况下,拜登政府取消新墨西哥、墨西哥湾和其他地区联邦领土租赁的任何举措都将面临政治风险。这些地区的原油总产量约占美国原油产量的四分之一。

  自拜登1月20日上任以来,WTI原油价格已从53.24美元/桶攀升至74.56美元/桶,这反映出随着美国对新冠病毒的担忧缓解以及消费者重新开车上路,燃料需求不断增长。根据汽车俱乐部AAA的数据,汽油价格也有所上涨,上周四达到每加仑3.14美元。汽油价格与制造汽油的原油密切相关。

  欧佩克及其合作伙伴未能就8月及以后几个月增加石油产量达成协议,尽管拜登政府官员向其施压,要求达成一项可能压低全球油价的协议。

  与此同时,美国联邦政府的经济刺激措施正在消退,这加剧了油价上涨对美国消费者的影响,也增加了拜登面临的潜在政治风险。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12日表示,伊核谈判接近“有结果”。

  哈提卜扎德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鉴于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的谈判已取得的进展,谈判已接近“有结果”。虽然仍有问题尚未解决,但“已解决问题的份量大于未解决的问题”。

  哈提卜扎德说,为解决相关问题,伊核协议相关方已经“走过很长一段路”,余下的道路并不平坦,希望其他相关方能够做出决定,从而达成使所有人受益的协议。

  哈提卜扎德表示,伊方的一致意见是,美方应有效解除对伊制裁,伊方一旦确认相关情况,将立即恢复履行其义务。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

  2018年5月,美国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措施。2019年5月以来,伊朗逐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但承诺所采取措施“可逆”。今年4月6日,伊核协议相关方开始在维也纳举行会谈,讨论美伊恢复履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