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阮健弘在会上表示,总的来看,今年上半年金融运行保持平稳,金融结构持续优化。

  在被问及未来是否还有进一步降准甚至降息的必要性时,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强调,此次降准是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后的常规流动性操作,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发生改变。

  信贷投放结构持续优化

  “2021年以来,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稳字当头,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优化金融机构资金结构,充分发挥再贷款再贴现和直达工具等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精准导向作用,持续释放LPR改革红利,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长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对实体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强。”阮健弘说。

  阮健弘介绍,一是金融总量适度增长,流动性合理充裕。二是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取得显著成效,从二季度的经济恢复和债务增长情况看,预计二季度宏观杠杆率将继续保持平稳。三是实体经济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上半年小微企业新发贷款合同利率5.18%,分别比上年同期和2019年同期低0.3个和1.06个百分点;制造业贷款合同利率4.13%,比上年同期低0.25个百分点。四是金融对高质量发展的支持力度加大,加大对科技创新的支持力度,扎实推进绿色金融发展,坚持发展普惠金融。五是重点领域金融风险得到有效防范,一季度末,影子银行类资管产品、非标债权、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的循环规模分别比历史高峰下降五分之一、近四分之一、近五分之一;探索形成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模式,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处置取得阶段性成果;进一步完善房地产金融调控机制,围绕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构建房地产金融调控长效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企事业单位人民币贷款增加8.37万亿元,同比少增4021亿元。对此,阮健弘解释,从期限来看,企业部门短期贷款增加了1.23万亿元,同比少增1.6万亿元,这表现出企业部门的流动性资金需求逐步恢复到常态;中长期贷款增加了6.62万亿元,同比多增1.77万亿元,显示金融机构有力地支持了企业的中长期投资。从中长期投资的投向结构看,金融对制造业、基础设施业和除房地产以外的服务业等重点领域的支持力度稳固,信贷投放结构持续优化。

  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未变

  关于7月15日即将实施的降准,孙国峰强调,此次降准是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后的常规流动性操作,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发生改变。

  对于美国等其他经济体货币政策对我国的影响,孙国峰表示,关于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的讨论对中国货币政策、金融市场的影响是比较小的。他认为,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各个经济体之间的经济和金融存在相互影响,但由于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存在着时间差,因此美国货币政策和中国货币政策有不同的操作也是很正常的。他再次强调,当前我国经济稳中向好,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此次降准主要是为了优化金融机构的资金结构、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更好支持实体经济。

  另外,对于市场关注到近一段时间我国PPI上涨幅度较快,孙国峰解释,这既有去年同期疫情冲击导致PPI负增长形成的低基数因素,也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输入性影响。他认为,对于年内PPI阶段性上行,应当客观看待。

  “一方面,这是在去年低基数基础上的高读数,对此可以用去年、今年和明年连续3年的整体视角来观察PPI的变化。另一方面,历史上PPI指标本身波动就相对较大,在数月内阶段性下探或者冲高的现象也并不少见。”孙国峰说,“总体来看,我国PPI走高是阶段性的,今年二三季度可能维持相对高位,随着基数效应逐步消退和全球供给恢复带来的输入性影响减弱,PPI有望在今年四季度和明年趋于回落。”

  展望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走向,孙国峰表示,货币政策将坚持以我为主、稳字当头,坚持正常货币政策,坚持货币政策的自主性。根据国内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把握好政策力度和节奏,兼顾内外均衡,有力支持实体经济。同时,央行也会密切关注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变化,以我为主,开展国际宏观政策协调,共同发出正向声音,促进全球经济稳定恢复。

  数字人民币测试范围扩大

  2019年起,数字人民币试点的测试相继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四地以及北京冬奥会场启动。2020年10月,增加了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6个试点测试地区。

  阮健弘介绍,数字人民币研发试点的选择,综合考虑了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以及各地产业和经济特点等因素,目前试点的省市基本涵盖了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中部、西部、东北、西北等不同地区,具备广泛的代表性,有利于试验评估数字人民币在我国不同区域的应用前景。

  而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坚持“稳妥、安全、可控”的原则,以受邀的白名单用户小额交易为主。数据显示,白名单用户已经达到了1000万。

  “试点过程中,各方对数字人民币都表现出比较浓厚的兴趣,试点地区用户的积极性也比较高,试点场景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多个领域。”阮健弘说,“从前一阶段的试点看,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范围有序扩大,应用场景日趋丰富,应用模式持续创新,系统运行总体稳定。”

  有序推进设立碳减排支持工具

  7月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提“设立支持碳减排货币政策工具”,有观点认为作为金融支持碳减排、碳达峰的重要政策手段,这项新工具即将揭开神秘面纱。

  此次发布会上,孙国峰透露,央行正有序推进碳减排支持工具设立工作,以精准直达方式支持清洁能源、节能环保、碳减排技术的发展,并撬动更多社会资金促进碳减排。“碳减排支持工具是直达实体经济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通过向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资金,支持金融机构为具有显著碳减排效应的重点项目提供优惠利率融资。”孙国峰说,

  孙国峰介绍,碳减排支持工具的设计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充分体现公开透明,做到“可操作、可计算、可验证”,确保工具的精准性和直达性。其中,“可操作”即明确支持具有显著碳减排效应的重点领域,包括清洁能源、节能环保和碳减排技术。“可计算”即金融机构可计算贷款带动的碳减排量,并将碳减排信息对外披露,接受社会监督。“可验证”即由第三方专业机构验证金融机构披露信息的真实性,确保政策效果。

  “碳减排支持工具将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政策宣示效应,引导金融机构和企业更好认识绿色转型的重要意义,也向公众倡导绿色低碳生活、循环经济理念,鼓励社会投融资向绿色低碳领域倾斜,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孙国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