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7月15日讯(记者 燕山 鹿凯)日前,中泰信托因2017-2019年存在对委托推介机构监督管理严重不审慎等多项违规,被上海银保监局处以150万元罚款,这也使其成为下半年首家被罚信托公司。同时,此次被罚距其前合规总监升任总裁,刚刚过去半年。

  中泰信托存多项违规,总计被罚150万元

  7月12日,银保监会网站披露的罚单显示,因中泰信托存在以下3项主要违法违规事实:1、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对委托推介机构监督管理严重不审慎;2、2018年至2019年,该公司未及时掌握某信托存续项目的风险变化状况;3、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对某信托计划未按规定进行信息披露。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五)项、《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第五十条规定,上海监管局对中泰信托责令改正,并对其处罚款150万元。

  罚单公布后,对于上述具体处罚具体情况等,中国网财经第一时间采访到中泰信托,就具体处罚事项其并未做出直接回应,中泰信托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我司坚决拥护监管处罚决定,对《处罚决定书》中所述问题深刻反省,下一步将严格落实监管意见,切实整改并进一步完善相关工作流程和管理制度,加强合规管理。

  中国网财经发现,近几年中泰信托一直“踩雷”不断,仅据其年报披露,弘泰11 号、恒泰 18 号、播州水投、弘泰1 号、顺泰8号等多只产品相继“爆雷”,但具体是哪只产品最终导致其被罚,并无法判断。对此业内专家廖鹤凯对中国网财经表示:“根据处罚的情况是看不到具体对应项目的。整体上中泰信托之前存续业务普遍有这样的问题,因为人员流动,加上管理没有跟上。后面是法务接管了项目,业务人员大量离职了,都没有新增主动管理类业务,现在都是通道业务。”

  记者通过查询中泰信托官网发现,其“推介中产品”栏目已无产品信息,“运行中产品”栏目中,最近一只产品为“中泰・安泰4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开始时间2018年9月11日,结束时间2019年3月11日。对此廖鹤凯补充道,中泰处罚都是对过去几年的不当经营行为的处罚,后面中泰信托的整改还是有明显改观的。

  同时,中国网财经注意到,除遭遇项目逾期和债务违约外,中泰信托仅在2019年一年,两次被上海银保监局处罚,罚没非法所得、被处罚金累计金额累计超过310万元。算上此次被罚,不到三年时间,中泰信托已因违规累计被罚没超460万元。而这些对于其2020年末,由合规总监升任的新总裁来讲,挑战或才刚刚开始。

  2020年末合规总监出任总裁,近年来高管变动频繁

  2020年12月23日,上海银保监局官网显示,核准胡杰中泰信托总裁的任职资格,获批时间为2020年12月7日。记者了解到,在任命之前胡杰原为中泰信托合规总监,任职资格于2019年4月26日获批。对于合规总监出任其总裁一事,有业内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表示,合规总监出任中泰信托总裁,有利于中泰信托加强公司治理,厘清原有业务问题,合法合规推进之前问题业务加速解决。

  中泰信托年报显示,胡杰现年36岁,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统计学系统计学(金融统计)专业,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长期从事金融合规、风险管理工作。先后任职于上海银行(行情601229,诊股)、南洋商业银行、中建投信托、上海陆家嘴(行情600663,诊股)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等机构,并担任重要管理职务,具有逾十年金融合规、风险管理工作经验,其可谓是信托合规领域的老兵。上述业内人士同时表示,多次违规被罚,中泰信托的商誉受损,业务开展受到限制,这些都将是胡杰将面对的挑战。不过或许也是一个阶段性的标志,为中泰信托出清风险业务做铺垫。

  中泰信托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中泰信托不良资产率下降至11.27%,期初这一数字为14.49%;记者注意到,虽然其该数据水平有所下降,但仍高于10%水平。2020年中泰信托录得总资产49.31亿元,与其他信托公司固有资产稳步上升情况趋同,其这一数据同比上升3.88%。

  另一边,记者注意到,在近年来监管持续控制通道业务、压缩信托资产总规模要求作用下,各家信托公司压降信托资产规模已成行业趋势,中泰信托这一数据也进一步萎缩。2020年,其该数据规模进一步缩减至259.76亿元规模,相较期初下降19.84%。

  而伴随信托资产规模大幅压降,其营收、净利均未受影响。具体来看,2020年,中泰信托实现营收3.54亿元,同比上涨31.11%,涨幅明显;统计期内,净利上升幅度更高达67.44%,最终录得2.16亿元。其中,投资收益、营业外收入大幅上涨,都成为助推其业绩上涨重要原因。

  同时,中国网财经注意到,尽管目前中泰信托风险处于出逐步出清状态,业绩也出现稳步上升,但其近年来高管频繁变动事实,则值得注意。记者了解,在胡杰出任中泰信托总裁一年多前,2019年11月,吴庆斌接替刘卓出任中泰信托董事长,他还同时兼任中泰信托代理总裁、董事长、大成基金董事长等要职,他也成为中泰信托两年内第三任董事长。而在吴庆斌出任中泰信托董事长之前,2018年11月获监管批复担任总裁一职的陈乃道于2019年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同期获批副总裁万刚也同步辞职。

  对于中泰信托高管频繁变动情况,一位业内专家对中国网财经表示,信托公司频繁更换高管可能会导致公司发展方向不明晰、业务和运营团队不稳定、公司商誉受损、客户信任度下降等影响。对于中泰信托,其实际控制人问题一直是悬而未决的情况,导致公司股权治理问题,进而公司目标和决策都不明晰,从而导致其高管变动频繁。未来,随着中泰信托高管层逐渐稳定,其将在合规建设上取得哪些改善,从而实现具有核心竞争力专业金融机构建设目标,中国网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