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彭博报道,OPEC+代表表示,沙特和阿联酋就石油生产协议已经达成妥协。但昨晚阿联酋能源部否认了达成协议,其公告称,尚未与OPEC+就供油达成协议,讨论仍在继续。受“乌龙协议”影响,尽管上周美国EIA原油库存超预期连续第八周下降,昨天凌晨国际油价中跳水,美油跌幅一度达4%。

  昨日国内期市收盘,原油类期货跌幅居前,SC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大跌近4%,沥青主力合约大跌超6%,低硫燃料油、燃油、LPG跌超2%,PTA跌近2%。

  油价持续下跌!原油系期货遭重挫,沥青大跌6%,一则市场传言引关注

  昨天晚间最新OPEC月报显示,OPEC6月原油产量增加58.6万桶/日至2603.4万桶/日;中国石油(行情601857,诊股)制品净进口较上轮统计增加31.8万桶/日至979.5万桶/日;印度石油制品净进口较上轮统计减少91万桶/日至351.3万桶/日;美国石油制品净进口较上轮统计减少23.8万桶/日至33.6万桶/日。

  昨晚油价持续下跌,布伦特原油期货一度跌2%,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夜盘收跌2.62%,报437.9元/桶。截至今晨收盘,布伦特9月原油期货收跌1.72%,报73.47美元/桶,创7月7日以来新低。WTI 8月原油期货收跌2.02%,报71.65美元/桶,创6月18日以来即月合约收盘新低。

  稀释沥青升贴水大幅下降导致沥青期价大跌?

  昨日,沥青期货主力合约跟随油价迎来大跌,跌幅远超原油及其他原油类期货。有市场传言称稀释沥青升贴水或大幅下降,带动市场对远月沥青成本重心预期大幅向下修正。

  对此,宏源期货分析师朱子悦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沥青跌幅超过原油及其他油品,确实是受贴水修复的消息影响。“但根据现在掌握的信息,我们对市场消息的准确性表示怀疑。昨天市场有消息称,马瑞原油报价贴水跌了14美元/桶,从+2美元/桶跌到了-12美元/桶左右。在此,我们需要指出,‘+2美元/桶’和‘-12美元/桶‘两个概念的可比性较低,毕竟前者是已清关贴水,而后者是未清关贴水。另有消息称,在消费税政策出来以后,未清关贴水就已经下降到-12美元/桶,所以即使消息属实,这个下降幅度也被盘面夸大了。另外,受消费税影响,有原油进口配额的综合型炼厂相较没有原油进口配额的简单型炼厂,对于稀释沥青高贴水的容忍度更高,因此能否产生如此大的未清关贴水有待商榷。综合来看,我们认为沥青今日大跌是情绪宣泄过度导致的错杀。”朱子悦。

  沥青大跌,原油也要“接锅”

  谈及沥青大跌的原因,朱子悦认为除了贴水消息外,油价的高位崩盘也是另外一个因素。尽管有消息称,伊核协议谈判不会在八月底前完成,让市场对于伊朗供应回归的预期有所减弱,但油价并未出现像样的反弹。由此可以看出,油价的定价逻辑正在从需求转向供应,而其中OPEC+对供应的影响巨大。沥青和原油的相关性接近90%,因此油价下跌也对沥青走势产生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中辉期货分析师郑梦琦告诉记者,从成本端来看,原油价格回调带动了沥青价格的走低,基本面偏弱是推动沥青进一步下跌的重要因素。当前沥青供应虽然处于收缩状态,但需求偏弱,且从库存数据来看,库存依然处于高位,库存拐点尚未出现,也进一步证实了当前需求较弱。

高盛坚持看多油价,沥青能否跟随油价挑战前高?

  尽管欧佩克达成协议细节仍不确定,但高盛分析师认为这些对全球石油市场影响有限,这一点也被高盛当做支撑油价上行的因素。

  让高盛如此笃定油价上涨的原因不只有欧佩克协议将达成的传闻,该行还列出其他三个推高油价的潜在催化剂:1. 美国多家页岩油企即将公布财报,其可能会再次证明,它们宁愿向股东返还股息,也不会增产。2. 伊朗核谈判已经停滞,阻碍了潜在的原油出口增长。3. 市场对北美和欧佩克组织以外的全球石油产量的普遍预期仍然过于乐观,高估了产量增加的程度。

  沥青能否跟随油价挑战前高?朱子悦表示,除了油价在成本端的影响,还要看沥青自身的基本面:

  第一,从油价看,OPEC+当前剩余产能接近660万桶/日,在3年未见的高油价下,OPEC+成员们对于增产都蠢蠢欲动,沙特维系联盟的成本越来越大。同时,美国近3周产量增长快于预期,但能否持续还需要继续关注,并关注页岩油企业中报的资本开支情况。另外,需求恢复逐步兑现,夏季旺季到来,但航煤复苏仍是长路漫漫。因此,供应增长预期压制,需求支撑减弱,油价后期上行阻力增大,对沥青产生拖累。

  第二,从沥青自身基本面看,开工率下降明显,已经处在5年的最低水平,山东、东北炼厂降负荷居多。然而,炼厂库存仍在累积,处于五年最高水平。低开工却对应了高库存,足以说明当前需求孱弱。目前市场对下半年供应收紧预期较为一致,主要考虑消费税和进口配额趋紧的影响。需求端,现实需求弱势主要因雨水天气影响,我们预期在天气好转后,伴随专项债的加速下发,沥青需求能够有效释放。从这个角度看,下半年沥青的裂解价差修复相对乐观。但如果需求复苏不及预期,叠加成本端拖累,裂解价差回升空间或有限。

  郑梦琦则认为,美伊谈判近期虽然暂无太大进展,但就如达摩克利斯剑一般,一旦伊核协议达成,浮仓中的原油将趁着高油价以富有竞争力的价格快速释放到国际原油市场。届时,供应端的冲击使得油价承压。相比之下,今年美国页岩油资本支出缩减,虽然高油价使得页岩油生产商获得大量的自由现金流,但并没有用于钻探,新钻油井速度远不及库存井消耗速度,因此美国原油产量增幅较慢。考虑到需求放缓,明年油价重心或将下移,且页岩油为资本密集型产业,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或将继续用高股东回报来吸引投资,美国原油产量将继续逐渐回升。

  “短期,原油利空因素较多,沥青将跟随原油振荡偏弱运行。沥青价格的上行,需等待油价企稳、沥青库存拐点出现以及原料端减少带来的供应端收缩,在需求暂无重大利好的情况下,沥青价格或将继续在当前价格附近波动。”郑梦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