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是我国资本市场历史上首次以中办、国办名义联合印发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专门文件,也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全方位加强和改进证券监管执法工作的行动纲领。个人以为,《意见》的发布具有重大意义,资本市场法治化也有望迎来全新的局面。

  《意见》主要从总体要求、完善制度建设、健全司法执法机制、重大案件与重点领域执法、跨境监管与协作、提升执法能力与专业化水平、市场信用体系建设、组织保障与问责等多维度、多角度进行了阐述。总体而言,《意见》以市场化、法治化为导向,奉行“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的原则,将为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与长治久安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

  我国资本市场诞生时间只有30余年,但在这短短的30余年时间里,取得的成绩却是有目共睹的。如上市公司超过4000家,机构投资者、中介机构等获得长足发展,沪深股市开户户数突破1.8亿户等。特别是,沪深股市已成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这一系列成绩的取得,与强化市场监管,打击市场违规行为等举措密切相关。

  不过,《意见》的发布显然又与资本市场仍然存在多方面的问题有关。比如,与原先相比,虽然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日益完善,但仍然存在短板,在诸如证券立法机制、刑事惩戒力度、行政法律制度、民事赔偿制度、市场约束机制等方面,都多少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制度建设存在短板,在日常监管或执法过程中,往往会出现无法可依的尴尬。因此,严打证券违法活动,补齐制度短板是基础。没有这一基础,某种程度上严打也就失去了基础。

  再如监管不严与执行不到位的问题。这在资本市场中曾经广遭质疑与诟病。以退市制度为例。2014年证监会改革退市制度,推出重大违法公司强制退市机制,但此后在多家出现重大违法情形的公司中,却只有极少数被强制退市,更多的公司成了“幸运儿”。此外,在证监会作出的行政处罚中,多起案例由于罚款金额较大,而出现执行难的问题。所有这一切,显然都与严打证券违法活动的宗旨相悖。

  而且,即使近几年来证监会“监管从严”的理念已深入市场,但从已经曝光的案例看,某些案例的曝光是必然的,但也有某些案例是偶然发现的。这也是《意见》要求着力提升证券执法司法能力与专业化水平的根本原因。通过提升执法司法能力与专业化水平,才能将更多隐藏的害群之马、漏网之鱼绳之以法,并让其付出应有的代价,并在市场上产生警示效果。

  个人以为,《意见》的印发是非常有必要的。首先,是护航资本市场的需要。中国资本市场虽然已经位居全球第二的位置,但显然还远远不够。一个市场,除了做大外,更需要做优与做强。要达成这样的目标,没有法治的护航显然是不可能的。

  其次,发展实体经济的需要。多年来,监管部门一直都在强调要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而提高直接融资比例的主战场,无疑又在资本市场。我国资本市场的建立,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与发展,曾经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并且,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这一作用将更加强化。没有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其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无形中会打折扣。

  此外,发布《意见》,也是顺应注册制改革的基本要求。注册制改革已先后在科创板与创业板开启试点,在不久的将来,在整个市场中全面铺开将是板上钉钉的事。注册制改革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但注册制的推进,更需要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离不开对证券违法活动的严厉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