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金报 泰勒

  昨天

  一则#网红小冉抽脂感染去世#的话题

  登上微博热搜

  一时间舆论哗然

  据了解

  杭州女子小冉(化名)于5月2日

  到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做吸脂填充手术

  两个多月后因全身感染造成多器官衰竭

  于7月13日抢救无效死亡

  

  33岁网红抽脂感染去世:

  在美容医院打120求救

  据悉,小冉5月2日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进行吸脂填充手术,5月4日术后因皮肤溃烂、器官衰竭转入ICU抢救。两个月后,小冉因全身感染造成多器官衰竭,于7月13日抢救无效死亡。小冉家属对该整形医院提出多项质疑。杭州市西湖区卫健局也已介入调查处理此事。

  小冉好友通过其微博账号发文(目前已设置为关注可见)称,5月4日上午6点34分,接到杭州绿城心血管病医院ICU医生打来的电话,通知小冉已多器官衰竭。ICU的医生告知家属,小冉的情况很不乐观,随时都有生命危险。院方表示,由于送往医院不及时,小冉已经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病历显示,小冉做了“腰腹吸脂修复术、上臂吸脂术和自体脂肪二次填充乳房术。这位好友说,她们查询了小冉在整形医院手术期间的护理记录单才得知,5月2日晚上术后至5月4日凌晨5点,小冉一直在喊痛,满篇“疼痛”的描述。

  而“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在小冉表达痛苦的时候,只是简单用药,以为是普通抽脂手术的疼痛,但一直没有得到缓解,没有重视病人的病情,导致小冉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小冉疼得不行自己打120急救电话才被送去医院。”

  小冉的朋友称,5月2日当晚,小冉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进行了抽脂填充手术,由院内一位名叫高强的医生负责。术前,院方对小冉进行了各项身体检查,结果显示小冉当时身体状况允许接受手术。由于小冉在手术前没有提前告知就独自前往医院,其家属并不知道手术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5月5日,经家人商榷,小冉被转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进行治疗,在转院的过程中家人第一次见到术后的小冉,多器官衰竭,前胸到肚子皮肤大面积溃烂,浮肿。

  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只能在医院通过多种医疗机器和药物维持小冉的生命体征。期间浙江第二人民医院为小冉做了两次全身杀菌手术,直到7月13日肠胃大出血,医生进行了奋力抢救,最终也还是没能阻止再生细菌继续感染在ICU熬了两个月的小冉离开了人世,年仅33岁。

  家属对涉事医院的九大疑问

  令人唏嘘的是,由于小冉是独自前往医院做手术,所以无人知道在手术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据封面新闻,小冉的家属告诉记者,他们对医院的判断和处理有九个疑问:

  一、误诊问题:小冉应该是急性坏死性筋膜炎或者手术感染至休克,术后出现疼痛,医生只是当做正常的术后反映,常规的给与止痛,对症治疗,没有及时的向上级医生汇报和及时的处理,耽误了病情,加之小冉术后未能及时活动,引流不畅,渗出液堆积在皮下造成感染,最后导致感染性休克发生,致多脏器功能衰竭,如果当时及时的清创和处理(最佳时间应该是5月3日),小冉不会有生命危险。

  二、没有及时检查:发现问题后没有及时的复查血分析、电解质、生化等检查,导致误判病情。

  三、术后医嘱医生不是手术医生本人,对患者病情不了解,原则上是不允许的,医生未能意识到感染发生,一直给与止疼镇静处理,掩盖病情。

  四、手术时间是否过长?

  12:40—17:40,吸脂2000ml,纯脂肪1500ml,手术时间5小时太长造成了术中感染。

  五、术后没有及时的记录病情变化,医疗文书书写有问题。

  六、该医院的环境和器械,是否有医源性感染的问题?手术室无菌环境是否达标?

  手术器械是否符合灭菌要求?消毒铺单是否过关?术后换药间是否达到院感要求?医生的无菌操作是否过关?

  七、术区大片瘀斑,术中创伤面积大,医生操作不当,提示吸脂层次过浅,操作粗暴。

  八、未见医疗器械、敷料消毒合格监测标示卡。

  九、手术护理记录单标用了电刀,但无贴电极板的位置,护理记录单中5月2-4号患者几次诉疼痛,均只给予止痛处理,未见任何辅助检查及处置。

  通报来了!医院全责!

  杭州市卫健委7月15日发布关于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医疗事故初步调查情况的通报。

  通报介绍,今年5月2日,戴某某到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接受抽脂等医美手术,术后出现感染性休克,后经绿城医院、浙二医院全力救治,最终于7月13日死亡。

  通报指出,经市医学会组织专家评估,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承担全部责任,并已作出赔偿。同时,西湖区卫健局对涉事医院做出警告和罚款的处罚,责成其停业整改,对负有责任的医务人员将做出进一步处理。

  杭州市卫健委表示,杭州市将对此医疗事故举一反三,加强医疗机构执业管理,加大对医美乱象的整治。

  查阅工商信息发现,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成立于2018年6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人民币,目前该公司由杭州悦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和杭州俪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持股,经营范围为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美容皮肤科,美容牙科,美容中医科/麻醉科医学检验科(临床化学检验专业、临床免疫、血清专业),内科、临床体液、血液专业等。近两年,这家医疗美容医院曾受辖区卫健局、市场监管局和公安局的4次行政处罚,原因包括病历资料不全、违规开展口腔种植技术、发布违法广告、违反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以及消防法规等。

  医生敲警钟:抽脂手术风险不小

  因此丧命的不少

  问题1:抽脂手术是什么手术?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刘广鹏称,首先,就医疗手术分级来讲,吸脂手术是一个相对比较小的手术。但要提醒的是,包括抽脂在内的整形美容手术,其实都有较大风险,不是很多人简单理解的“小手术”。

  脂肪依照堆积的部位不同,可分为“内脏脂肪”及“皮下脂肪”两种。其中,内脏脂肪可通过运动和饮食控制等方法减少,皮下脂肪则相对难消除,抽脂手术,就是通过抽取顽固的皮下脂肪,进行身型雕塑从而使身材更加匀称的一种手术方法。

  但是,并非所有人想抽脂就能抽脂,只有局部脂肪堆积,捏起来大于等于2厘米时,才符合抽脂条件。很多人“管不住嘴迈不开腿”又想减肥,于是寄希望于“抽脂术”,这是极其错误的认知。

  刘广鹏介绍:抽脂手术容易出现的风险,包括麻醉相关药物引起的呼吸抑制、手术期间的恶性心律失常、脂肪栓塞、出血等。

  即使手术成功之后,还要经历几道关,其中第一道关就是术后感染。

  引起术后感染的原因非常复杂,术中是否严格无菌操作是一个关键点;术后护理和预防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当然还有术后其他的并发症,如脂肪栓塞、血肿、血清肿等。

  抽脂后需要对手术部位压迫很紧,患者要穿弹力衣裤、绑绷带等。有些患者术后疏忽护理,不按照要求加压,就可能出现积血。

  抽脂手术还有其它风险,比如局部过度抽吸、损伤血管有可能导致皮肤坏死,抽吸不均匀导致凹凸不平,术后欠美观等。

  刘广鹏提醒,包括抽脂在内的整形美容手术,都可能有较大风险。选择正规机构、有资质的医生能够一定程度上减少风险。

  另外,机构的手术操作流程要规范,全身抽脂量每次不大于5000ml。同时医疗机构及主诊医师具备风险应对能力,一旦出现问题,能及时、高效处理。

  不过,如非十分必要,还是不要去做一些无谓的手术,将自己健康的身体暴露于风险之下。

  问题2:坏死性筋膜炎怎么回事?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吴志雄关注到一个细节:5月2日晚上术后至5月4日凌晨5点,小冉一直在喊痛,满篇“疼痛”的描述。而“涉事整形医院”在小冉表达痛苦的时候,只是简单用药,以为是普通抽脂手术的疼痛,但一直没有得到缓解。

  吴志雄称,抽脂部位如果出现持续的红肿热痛,需要警惕皮肤及软组织感染的可能,临床需要通过查体及辅助检查鉴别诊断,及时抗感染治疗,必要时清创治疗。如果发展成坏死性筋膜炎,患者术后3天可能发热,皮肤出现血性大疱,然后可能会出现大片坏死、恶臭,随着坏死组织迅速扩散,可发生败血症或脓毒血症,甚至死亡。

  “坏死性筋膜炎是非常严重的感染,由于抽脂是侵入性操作,因此一定要在医院的无菌手术室进行。”吴志雄说。

  问题3:减肥到底有没有捷径?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因抽脂手术失败而危及生命甚至死亡的事屡见不鲜。

  据报道,2019年1月,南阳28岁女护士在整形医院进行脂肪填充术时因肺脂肪栓塞死亡。

  同年11月14日, 32岁女子在新开1个多月的成都某医疗美容医院做吸脂手术过程中意外身亡。

  2021年3月10日下午,一名年轻女子在杭州某美容机构做全麻抽脂术后,出现呼吸心跳骤停,被120紧急送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ICU抢救。

  一些超重患者,最好到正规医院明确自身的肥胖类型、肥胖程度以及是否伴有其他疾病之后,再“对症”减肥;

  轻度肥胖的人,通过饮食控制,并合理运动,持之以恒地即可达到减肥目的。

  对疾病引起的病态性肥胖,以腹部内脏脂肪堆积为主的肥胖人士,特别是同时合并有高血压、糖尿病、血脂紊乱时,需要医生的专业治疗及减肥指导。

  明年中国整形市场规模将达3000亿元

  据报道,中国整形美容行业协会发布的年度报告预测,到2022年,中国整形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强劲的市场需求也带动了上游产品和产业的快速发展。

  有券商指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医美市场,据预测2023年有望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医美市场。2014-2019年我国医美市场规模从520亿增至1518亿元,综合对比国内外医美渗透率和消费金额等指标,中长期看我国医美行业仍有5倍以上成长空间。如果考虑到我国合规机构仅占14%,真实医美市场规模可达万亿级。

  《医疗美容管理办法》将医疗美容界定为,使用药物、手术、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式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修复和重塑。根据医美平台“更美”APP发布的《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2020年中国新增医美机构5150家,医美市场规模达到1975亿元,全球占比达17%,其中北京、上海以及成都在国内市场排名前三。

  多重因素推动了我国医美市场的爆炸性增长。首先,政策上从“放开”到“扶持”,为社会资本进入医疗美容行业提供了机遇。

  其次,民众消费观念和消费能力的不断提升,使人们更愿意为“变美”投入金钱和精力。据艾瑞咨询调查数据,2020年,有约七成消费者在医美上的花费超过1万元。

  不过,野蛮生长的医美市场背后,巨大的利益同样滋生了诸多乱象。“机构无资质”“非医务人员”“药物来源不明”等问题反映了该行业现状并非如表面般美好。

  据中消协统计,自2015年至2019年,我国医美行业相关投诉大幅增加,2019年医美行业投诉6138件,是2015年投诉数量的近13倍。

  为了变美去做医美项目,如果遇到不规范行医或者医美乱象中的任何一个问题,那么对求美者造成的影响或许就是不可逆的。

  2020年10月,一名21岁的女孩在江苏常州慕妍医疗整形机构先后做了3个手术,分别是唇部塑形(M唇)、假体隆胸及隆鼻手术。10月3日22时许,在做最后一个鼻梁整形手术时,女孩的血压、心率开始下降,美容机构做了相应的急救措施后,将其送往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急救,但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许多医美广告的宣传具有导向性,只是一味强调只要做了某项目就会变美,对其中的风险却只字不提。铺天盖地的宣传加剧了人们的容貌焦虑。“为瘦腿进行小腿肌肉阻断术切断腿部神经,为成‘精灵耳’在耳朵上打玻尿酸……这些另类的整容项目对身体的伤害是不可逆的,也不会让人真正变美,正规医美机构也不会开展这些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