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科股份(000656.SZ)实控人黄红云与前妻同时也是公司股东陶虹遐之间爆发股份纷争时,为了表明实际控制权不会旁落,推出神秘“主要股东”来助阵,由于语焉不详,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7月13日,深交所发布了《关于对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以下简称为“《关注函》”),要求其就相关情况进行核实或补充说明。此外,近期有不少机构投资者选择抛售金科股份股票,个中缘由,亦值得玩味。

  监管层发关注函

  7月9日,金科股份披露《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其中提到,“为保障和巩固黄红云对金科股份的实际控制地位,确保金科股份安全稳定发展,当黄红云对金科股份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小于等于20.5425%的情况下,会将其持有公司6%股份比例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红云行使,有效期为五年”。

  就在同一天,览富财经曾发布报道《实控人前妻发函称将限期解除一致行动协议》,并在文中重点指出,金科股份的公告没有明确指出该“主要股东”姓甚名谁。此外,金科股份后续也未披露更多内容。

  深交所《关注函》要求,金科股份须进一步说明“主要股东”的名称,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相关书面文件是否具有法律效力、是否构成承诺,主要股东剩余股份的持股比例,以及相关表决权委托事项是否触发股东要约收购义务。

  至于这个“主要股东”到底是谁,目前无从得知。截至2021年3月底,在十大股东中,目前无法判断到底谁是“持有公司6%股份比例的表决权”股东。其中,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和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分别持有2.2113亿和2.0519亿股,占总股本比例分别为4.14%和3.84%,比较接近。但这个神秘的“主要股东”是不是两者中的一个,只有等待金科股份来揭秘了。

  遭到机构抛弃?

  最近一段时间,金科股份接连被深股通减持。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多个机构卖出金科股份的股票。卖出的机构中,出现了摩根斯坦利、JP摩根、花旗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等资本大鳄的身影。统计数据显示,最近十日内,汇丰银行卖出金额最多,达5000万元,摩根斯坦利卖出金额也超过了3400万元,JP摩根亦接近3000万元。

  其实,在A股市场上,机构投资者的持股热情也已经出现了回落。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机构数量已经有2020年末的314家锐减至43家。累计持股数量为24.79亿股,较2020年末减少了2.54亿股。累计持仓比例也由2020年末的51.79%,降至目前的46.98%,下降了4.18个百分点。

  基金减持幅度最大。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基金持股规模为2.84亿股,较2020年末的4.62亿股,减少了1.78亿股;此外,基金持仓比例为5.38%,较2020年末水平下降了3.38个百分点。

  随着机构投资者的退出,中小投资者数量出现明显增长趋势。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股东户数已经达到9.56万户,较2020年末增加了近6600户。

  资金链或是隐疾

  机构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从经营方面来看,金科股份表现还算是中规中矩。7月12日晚间,金科股份公告披露,6月实现销售金额约172亿元,销售面积约187万平方米。上半年公司实现销售金额约1021亿元,销售面积约1005万平方米。

  不过,由于三四线城市比重不低,未来去化可能面临压力。数据表明,截至2021年3月底,金科股份全口径剩余可售建筑面积(包括在建未售面积、竣工未售面积和待开发面积)7145.48万平方米,可满足未来3年左右的销售需求。从城市能级看,二线城市可售面积占57.31%,三四线城市可售面积占41.37%,其三四线城市占比有所降低但比重仍相对较大,考虑到金科股份部分项目位于重庆非市辖区以及三四线城市,上述地区项目存在一定的去化风险。

  这种担心并非杞人忧天。金科股份设定2021年全口径销售目标为2500亿元。如今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根据亿翰智库公布的数据显示,金科股份在今年上半年完成销售金额为1020.5亿元,仅完成全年目标的40.82%。这并非是一份让机构投资者满意的答卷。

  另外,金科股份可能面临一定的资本支出压力,也让机构投资者心存顾忌。联合资信报告认为,截至2021年3月底,金科股份主要在建及拟建项目(全口径)预计总投资3910.29亿元,已完成投资2368.70亿元,尚需投资1541.59亿元(其中权益尚需投资1080.59亿元)。虽然尚需投资规模相较于其年销售金额而言较为可控,但考虑到金科股份拿地支出等方面因素,其仍存在一定的资本支出压力。

  另外,截至2021年3月底,金科股份负债已经达到3150.41亿元。同时,同期金科股份对外担保余额为198.21亿元,占净资产的比重为27.05%,被担保公司主要为其合作开发企业。金科股份对外担保规模较大,存在一定或有负债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