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记者蔡嘉

  A股IPO排队已经三年多,厦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农商行”)上市之路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

  事实上,一直以来,厦门农商行就面临着股权频繁变动及重要股东质押率较高的问题。截至2020年末,厦门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中,第五至八大股东的质押率分别达到94.79%、94.23%、99.63%、93.43%。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截至6月18日,阿里拍卖平台中涉及厦门农商行的股权拍卖共有334笔,其中已经结束278笔,即将开始的拍卖共有52笔,主要集中在今年7月份。但目前,上述拍卖均显示报名人数为0。

  股权拍卖遇冷,也或与厦门农商行的业绩表现相关。2020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归母净利润,下同)33.5亿元、8.29亿元,同比减少8.62%、29.7%,全年盈利数基本回到五年前水平。

  而在资产结构的调整下,有别于改制初期总资产高速增长的势头,厦门农商行的资产扩表速度明显放缓,近三年“原地踏步”。年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末,该行的总资产分别为1312.43亿元、1274.43亿元、1309.33亿元。

  股权频繁变动重要股东质押率较高

  脱胎于厦门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厦门农商行最早成立于2006年,此后引入四家厦门市国有企业股东,2012年进行整体改制后挂牌开业。

  早在2017年12月,厦门农商行首次报送了IPO招股书申报稿,2018年6月初证监会出具反馈意见,同月该行第二次报送招股书申报稿。直至目前,距离首次报送已经过去三年半,厦门农商行IPO一直未有实质性进展。

  而同在2017年报送招股书的同城银行厦门银行(行情601187,诊股),在去年7月份通过首发审核,10月份上市,成为去年A股首家上市银行。

  与大多数农商行相似,厦门农商行股权结为分散,且在历史背景下该行股权变动问题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此前厦门农商行曾在招股书中披露,2015年初至2017年末,该行曾发生1621笔股份变动,涉及股份数9.64亿股,占该行当前总股本的25.82%。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阿里拍卖平台,截至6月18日,涉及厦门农商行的股权拍卖共有334笔,仅今年内的拍卖就有55笔。目前已结束278笔,其中多笔股权拍卖的当前价低于评估价。

  而即将开始的拍卖共有52笔,涉及该行股份数量在38万股至62万股不等,开拍时间主要集中在今年7月5日、15日和20日三个时间段。不过,上述52笔即将开始的拍卖,截至记者发稿前显示报名人数均为0。

  不仅如此,一直以来厦门农商行都存在股东高比例质押股权的现象。此前厦门农商行曾在招股书中披露,2017年末该行共有47户股东进行股份质押,涉及股份数约为7.39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19.78%。

  截至2020年末,厦门农商行总股本37.34亿股,股东总数3935户,其中法人股102户,自然人股3833户。

  十大股东中,前四大股东厦门象屿(行情600057,诊股)资产、厦门港务(行情000905,诊股)控股集团、厦门国际会展控股、厦门国贸(行情600755,诊股)金融控股均为国有企业,持股比例分别为8.01%、6.96%、6.95%、5.81%。第五至八大股东福建奥园集团、中融新大集团、厦门宏信伟业投资、厦门誉联集团分别持有该行4.88%、4.72%、2.88%、2.81%股份,但四名股东的质押率分别高达94.79%、94.23%、99.63%、93.43%,股份质押数量合计为5.44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14.57%。特别是中融新大所持有的该行共计1.76亿股,已被全部冻结。

  此前证监会在2018年出具的反馈信息中,首先就对就厦门农商行股东持股的规范性进行问询,要求该行说明大量社会自然人股东的入股背景、过程及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相关股权质押和冻结是否存在导致该行股权发生重大变化的风险等。

  去年净利润下降29.7%扩张速度放缓

  IPO进度停滞不前,除了股权频繁变动,与厦门农商行的盈利能力下降不无关系。

  招股书披露,2014年至2017年,厦门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9.35亿元、28.34亿元、30.56亿元、29.82亿元,归母净利润6.96亿元、9.09亿元、10.25亿元、10.06亿元。其中,2017年该行的营收和净利润就已经出现小幅下降。

  年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厦门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94亿元、36.66亿元、33.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15亿元、11.79亿元、8.29亿元。

  可以看到,在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业绩双增之后,2020年厦门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减少8.62%、29.7%,全年盈利数基本回到五年前水平。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一直高度依赖“吃利差”的厦门农商行利息净收入29.23亿元,同比减少近7%,占当期营收的比例超过87%。

  非利息收入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已连续两年为负数,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1.16亿元、-1.31亿元。

  较高的信用减值计提力度则使得厦门农商行利润空间压缩。2019年和2020年该行的信用减值损失分别为10.47亿元、11.02亿元,占各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67.33%、90.65%。

  而在实施新会计准则之前,2015年至2017年,厦门农商行的资产减值损失金额分别为6.08亿元、6.3亿元、5.78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进一步发现,相较于改制初期高速扩张而言,近几年厦门农商行资产扩表速度已经明显放缓。

  2014年末,厦门农商行的总资产为625.65亿元,2017年末达到1274.92亿元,三年间翻了一倍多。

  但在2018年至2020年各报告期末,厦门农商行的总资产分别为1312.43亿元、1274.43亿元、1309.33亿元。以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总资产来看,厦门农商行的资产规模在这三年间可以说是原地踏步。

  这也与厦门农商行的资产结构调整有关。彼时,厦门农商行曾在招股书中介绍,自2017年以来该行资产总额增长速度有所下降,主要是因为该行调整了资产结构,增加贷款投放服务实体经济,同时积极落实监管机构降杠杆政策,降低了非信贷资产的增长速度。

  2015年末,厦门农商行的贷款总额为268.9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不足三成,2017年末提升至414.63亿元。2018年至2020年末,该行的贷款总额分别为503.97亿元、567.88亿元、651.79亿元。

  其中,2020年末厦门农商行的贷款总额较2015年时增长了1.42倍左右,占总资产的比例提升至49.78%。

  贷款规模快速增长,但厦门农商行的信贷资产质量保持在优良的水平。2015年至2017年末,厦门农商行的不良率分别为1.4%、1.37%、1.36%。2018年至2020年末,该行不良率继续下降至1.17%、1.01%、0.94%,连续五年下降。但贷款拨备覆盖率出现波动,近三年分别为265.83%、301.74%、259.07%。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加权风险资产规模的提升,厦门农商行的资本充足水平有所降低。2018年至2020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21%、12.9%、12.45%,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43%、10.78%、10.4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42%、10.77%、10.43%,去年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责编: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