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国际油价暴跌,WTI原油期货基准价格一度跌至负值。2021年,在全球经济复苏,疫情受控,通胀预期不断上行,国际油价也迅速回暖,6月以来始终稳定在70美元/桶以上。

  油价之所以能有如此表现,部分市场人士认为,除了与原油市场基本面有关外,更与近期美国页岩油开发商卖出套保头寸有关。

  同时,美国的疫情有卷土重来之势。7月15日,美国新增病例数达39014例,是自5月中旬以来的最高值;7月16日,数量进一步飙升,单日新增超7.4万例,创自4月中旬以来新高,并且是当天全世界最高纪录。

  美国新冠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从6月23日的1.13万例,上升至7月16日的7.4万例,在三周的时间内翻了5倍多。在过去一周,全美50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数均在增长,目前7天平均新增病例2.63万例。这比上周7天的平均水平增加了约70%,其中38个州增长率超50%。

  昨日,欧佩克代表们表示,突破与阿联酋的僵局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网上部长级会议定于当地时间今天下午12点举行(北京时间今晚6点)。不过,一名代表警告称,并非每位部长都已确认出席会议。代表们表示,沙特、科威特、阿联酋和阿曼的部长在昨天举行了网上会议,讨论了这一问题。由于信息尚未公开,代表们要求不具名。

  美国页岩油开发商套保期货端头寸已浮亏75亿美元,下半年恐亏损200亿美元

  据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发布的数据显示,由于今年众多美国页岩油开采商在55美元/桶附近卖出套保,随着油价突破70美元/桶,如今他们套保的期货端头寸仅在上半年就遭遇约75亿美元损失。

  IHS Markit表示,若下半年油价维持在75美元/桶的价格水准,美国页岩油开采商在下半年的卖出套保头损失将扩大至125亿美元,即今年他们套保的期货端头寸总损失额高达约200亿美元。

  据了解,与其他大宗商品的原料端企业不同,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为了能顺利从银行贷款,会对未来产量进行套期保值操作。国投安信期货高级分析师李云旭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对未来产量进行套期保值已成为页岩油开采商获得银行贷款的必要条件之一,毕竟页岩油生产商负债很高,银行方面需要其提前做好套期保值,以保证未来利润。

  正因如此,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套期保值模式已非常成熟,套期保值比例大部分集中在30%至90%,且通常在上一年度就已完成本年的一部分套期保值操作。今年,在国际油价上涨的情况下,已进行卖出的期货端套保头寸势必有所浮亏,不过考虑到页岩油生产商的套保点位通常在能覆盖全成本的价位,加之开采活动整体是盈利的,“因此近期财报显示,随着油价的上涨,美国独立油气生产商的盈利状况相较去年已有明显改善”。李云旭说道。

  美国页岩油企业的经营情况取决于多方面因素,东海期货高级能化分析师李婉莹补充道,其中包括上游投资融资情况,开采勘探支出等。去年在疫情的影响下,相关企业大幅亏损,资金在综合分析了页岩油产业链的特性以及油市潜在风险后,今年对页岩油企的投资动作相对谨慎,间接影响了企业的勘探开发投入。

  对此,东证衍生品研究院能化高级分析师安紫薇表示认同。据她了解,经过油价大幅波动,页岩油生产商在去年四季度普遍对今年油价的涨幅预期较谨慎,因此在油价出现一定回升趋势时仍增加了2021年原油产量的套保额度。相关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时上市生产商对2021年原油产量套保的整体比例大致在45%,因此当油价在今年持续上涨时,生产商套保期货端也相应出现亏损。根据测算,美页岩油生产商一季度套保头寸的平均价较WTI价格偏低近10美元/桶。

  然而,新冠疫情促使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加快兑现资本支出,维持稳定的自由现金流、改善资产负债表和兑现投资者回报已成为页岩油生产商的新目标。大量的套保头寸在油价牛市中不仅会使生产商无法完全享受到油价持续上涨的红利,还会影响生产商的自由现金流。在这样的情况下,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相关企业会降低其套保额度,以便于获得市场牛市带来的全部红利,并保证自身持有更多的可流动现金。

  也正是因为如此,过去一段时间,曾有市场人士表示,不少对冲基金在美债收益率持续走低导致通胀退潮时仍选择继续追涨原油期货,正是因为他们坚信随着页岩油开采商卖出套保头寸,油价将获得更强的支撑。

  但李云旭认为,这两者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系,卖出套保头寸一般随着产量的完成和销售平仓了结敞口,未听说有股东方公开表示削减套保规模,毕竟理论上套期保值对股东获得稳定利润至关重要。与此同时,从CFTC产业空头持仓量来看,6月27日当周由760483手降至711456手,随后两周均为增仓,而SWAP空头持仓(一定程度页岩油生产商通过第三方衍生工具保值量)较为稳定。因此,李云旭表示,很难把缩减套保规模与油价突破联系到一起。

  未来油市交易充满不确定性

  实际上,在李云旭看来,之所以近日CFTC公布的原油期货期权的净多头头寸持仓出现了较大变化,主要是因为需求逻辑已被持续交易较长时间,后续想象空间有限,供应端近期扰动明显增多,多头资金愈发谨慎,获利了结符合当下市场背景。

  对此,佘建跃表示认同。在他看来,随着7月OPEC+会议“不欢而散”,市场的交易逻辑已从过去的确定性交易转为不确定性交易。对冲基金等自然会根据自身判断对相关持仓进行相应操作。OPEC+会议“不欢而散”,本质上意味着OPEC内部出现了分歧。虽然近日有消息称,沙特和阿联酋在减产额度上限上已达成共识,但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过去OPEC组织中,沙特“一言堂”的时期已经过去。加之,未来一段时间,美伊关系、疫情等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下半年国际原油市场主要交易的逻辑将是市场的不确定性 。

  具体来说,“如果OPEC+会议达成沙特提议的8―12月每个月增产40万桶/日产量的方案,则本季度的供需缺口有100―200万桶/日水平,而四季度在不考虑伊朗原油重返市场的情况下,后续供需缺口将进一步扩大,无疑继续利好油价。但是,由于阿联酉突然提出要求调整减产基数(提高70万桶/日),导致OPEC+的7月会议无果而终。市场忧虑OPEC内讧引发价格战,从目前产油国富裕产能的角度看,供不应求到供大于求也就转瞬之间。供给侧另一个重要影响因素是美国页岩油,今年以来因为股东强调回报而缺乏投资,导致产量复苏乏力。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伊朗,其原油产量能否重归市场(100―150万桶/日增量)仍然取决于美伊漫长的斗法。需求侧,发达国家得益于疫苗普及,已经逐渐接近全面开放。因此,下半年的油价走势基本上掌控在OPEC+手中。”佘建跃说。

  对此,李云旭表示部分认同。在他看来,虽然三季度的基本面数据将证实原油需求边际走高以及库存持续去化,但从历史周期看,库存拐点并不一定和价格拐点精确对应。当前油价已进入页岩油革命后的高位区间且OPEC+闲置产能充足,在需求端数据亮眼但无法超预期,供应端潜在风险偏大的背景下,高位振荡更可能是下半年油价演绎的模式。“近期的高波动或已是对供应风险的预演,对于恐高情绪显现且超预期利好相对贫乏的市场环境,仍有回调想象空间,但需关注连续下跌后OPEC+成员国再度发声挺价的负反馈效应”。

  具体到季度表现,安紫薇认为,全球疫苗普及以及季节性的增长使得需求在三季度仍然有望维持增长的势头,但四季度可能面临回落风险。供给端目前OPEC+和美国仍然有较大的恢复空间,OPEC+预计将维持渐进式增长的大方向,美国在三季度相对增产潜力较低,油价有望在三季度维持偏强的上行驱动。四季度预计分歧将逐渐显露,供需两端边际的变化可能会出现转向,油价上行驱动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