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预计年内PPI同比可能并不会快速回落到3%以下的水平,持续位于较高区间的PPI是否会带动CPI持续、快速上行?我们梳理了高企的PPI向CPI的传导机制,主要有推动成本、影响替代品价格以及拉动需求等三种途径;另外,价格在各工业行业间的传导情况也会影响PPI向CPI传导的效率。分析本轮通胀形势,我们预计目前较高的PPI较难向CPI传导,大概率不会引发全面的居民消费端的通胀上行,但可能会带动部分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上涨,建议关注除猪肉、蔬果以外的食品、工业消费品以及交通通信行业的价格。

  高企的PPI向CPI传导主要有推动成本、影响替代品价格以及拉动需求等三种途径。

  从统计制度的角度观察,PPI与CPI的统计内容存在着直接的重叠和间接的联系,是构成两者互相影响的重要基础,比如,PPI中的生活资料与CPI中的部分统计项目有一定的重叠,另外PPI中的生产资料价格也会间接的影响CPI其他统计项目的价格。但是由于PPI和CPI的统计范畴又存在着一些重要区别,使得两者之间的传导机制并非线性。

  我们回顾了高企的PPI向CPI传导的三种途径,一是通过推动成本,例如,原材料和加工工业的价格上涨,会推动工业消费品的成本,可能会被扩散到居民部门;二是通过影响替代品价格,例如原油价格上涨可能会带动豆粕和玉米价格上涨,从而引致肉、蛋、奶等食品价格上涨;三是通过拉动需求,PPI走高将意味着工业企业盈利能力增加,企业扩大投资或工业从业人员扩大消费,都可能会促使CPI上行。

  价格在各工业行业间的传导情况也会影响PPI向CPI传导的效率。

  在每一轮通胀周期中,前面分析的三种途径可能在不同行业间同时存在,导致整体来看,PPI向CPI的传导关系较为复杂,以至于在不同时期PPI向CPI的传导展现出不同的特点。整体PPI高企,并不意味着所有工业行业价格的全面攀升,我们认为有两方面因素,将影响每一轮通胀周期中各工业行业之间的格局,

  其一,是形成通胀周期初期的动力来源,例如在输入型通胀中,上游价格的涨幅将明显高于下游行业的涨幅,而在由宽松的货币环境或旺盛的实体经济所引发的通胀周期中,上下游价格的涨幅或体现出一致性;

  其二,是各行业受竞争格局影响而形成的对下游的议价能力,在通胀上行的过程中,如果企业选择延后支付货款,则可以平抑通胀压力,我们采用工业各行业的应收账款增速与营业收入增速的比值来衡量各行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可以看到农副食品加工业、食品制造业、纺织业以及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竞争较为充分的行业对下游的议价能力相对偏弱,通过这部分行业价格向CPI端传导可能较为困难。

  考虑当前PPI各行业间的格局,本轮通胀较难向CPI传导,尽管可能通过若干途径带动部分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上涨,但预计大概率不会引发全面的居民消费端的通胀上行。

  本轮通胀周期中,涨价主要集中在上游行业,从本轮通胀周期的低点(2020年5月)至今,PPI累计上涨约9.4%,从行业维度观察,价格涨幅超过这一标准的共有9个行业,全部集中在上游行业,例如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等行业,截至6月份,下游价格上涨并不明显,甚至部分高技术制造业可能由于技术革新较快、产业竞争格局加剧,累计价格变动出现了负增长。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预计本轮通胀较难向CPI全面扩散,但是还是有可能通过若干途径带动部分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上涨,建议关注以下三方面,一是,剔除猪肉、鲜菜鲜果等项目以外的食品项价格;二是,工业消费品价格可能还会上行一段时间,但幅度或相对有限;三是,年内原油价格或维持高位,则会通过推升交通、通信价格影响CPI。

  来源:中信证券(行情600030,诊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