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北京,记者 张晓)讯,财政部周二公布数据显示,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17,116亿元,同比增长21.8%。全国税收收入100,461亿元,同比增长22.5%;非税收入16,655亿元,同比增长17.4%。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4,624亿元,同比增长23.2%;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62,492亿元,同比增长20.6%。

  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指出,后期全球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国内经济恢复不均衡、基础不稳固问题依然存在,再加上去年下半年基数抬高,提高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并提前享受新增减税政策减收体现在今年下半年,预计今年下半年全国收入增幅将比上半年明显回落。但上半年收入完成进度较快,预计能完成全年预算收入目标。

  在财政支出方面,数据显示,1-6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21,676亿元,同比增长4.5%。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15,216亿元,同比下降6.9%;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6,460亿元,同比增长6.4%。

  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对财联社表示,从支出看,财政支出结构持续优化,从基建到民生的转变在延续,服务国家重大战略。社保、医疗和教育等支出增速较高,农林水、城乡社区支出为负增长。预计下半年国内经济增速有放缓风险,叠加大宗商品价格将逐渐回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或呈前高后低走势,同时地方专项债形成的支出增速将有明显提高。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财联社表示,上半年财政收支数据具有明显“预留空间”特征,表现为财政收入高增,而支出增速较缓,支出进度是多年以来最慢的。这种“收支增速错位”主要源于上半年经济大幅反弹,对财政稳增长的需求下降;而下半年经济修复势头或边际放缓,政策需要为稳增长预留支出空间,这也是上半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进度显著延后的直接原因。

  不过东吴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陶川认为,地方债务约束较大,另外发改委已经开始向地方下发通知,对明年的专项债项目进行提前部署,从中央角度在债务约束下保证明年的经济和基建可能更加重要。政策关键可能还是保就业,不要高估财政政策发力的空间。

  地方债发行节奏偏慢,适当放宽地方发行时间要求

  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全国地方已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14,800亿元,其中一般债券4,656亿元、专项债券10,144亿元。预算司副司长项中新指出,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进度较去年有所放缓,主要是今年专项债券恢复常态化管理,适当放宽地方发行时间要求,这样既不会影响重点项目建设进度和资金需求,也可以有效避免债券资金闲置。

  项中新介绍称,今年财政部从项目成熟度、合规性和融资收益平衡等角度,加强对地方申报专项债券项目的把关,要求各地围绕重点领域和国家重大战略做好项目储备,按照“资金跟着项目走”的原则,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重点项目建设。明确不安排用于租赁住房建设以外的土地储备项目,不安排一般房地产项目,不安排产业项目。

  另外财政部还通过完善信息化手段,对专项债券项目实行穿透式监测,及时掌握项目资金使用、建设进度、运营管理等情况,实现对专项债券项目全生命周期、常态化风险监控,防范法定债券风险。下一步,将指导地方合理把握发行节奏,做好信息公开,发挥专项债券资金使用效益。

  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认为,伴随债务压力加速显性化,地方债相关监管明显加强,传统负债驱动型投资动能明显弱于以往。2020年以来,地方债监管逐步完善,地方债资金运用更加注重质效。同时,存量债务不断累积下,债务付息支出不断上升,叠加社会保障等其他刚性支出,掣肘财政支出腾挪空间,进一步降低地方政府负债驱动投资的动能。

  赵伟预计,未来地方债或告别高增长,新券额度可能逐步下降,分配或更加注重项目质量等因素。政策“调结构”、“防风险”背景下,地方债增长或逐步放缓,新券额度可能逐步下降;伴随“零基”预算等改革逐步落地,地方债额度分配或更加注重项目质量、绩效等。

  兴业证券宏观经济团队认为,随着经济增速渐向中长期回归,且存量债务化解等“历史遗留问题”也或在下半年继续推进,信用风险压力可能上升,下半年财政政策留有发力空间,但财政政策的扩张或也将相机决策、与经济增速相配合。

  继续执行制度性减税政策

  税政司副司长魏岩介绍称,今年财政部继续执行制度性减税政策,同时阶段性的减税降费政策有序退出。对2020年出台应对疫情的阶段性减税降费政策,分类调整、有序退出。适时延长小规模纳税人减征增值税等政策执行期限,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对涉及疫情防控保供等临时性、应急性政策,到期后停止执行。

  此外,在落实好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降费政策的同时,进一步加大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税收减免力度,加大对制造业和科技创新支持力度,继续清理规范收费基金。下一步,将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着力优化落实机制,持续发挥政策效应,让企业能有更多获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