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池渊/作者 欢笙 映蔚/风控

对于资本市场,北京海天瑞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天瑞声”)或并不“陌生”。此番已系其第二次冲击科创板。2019年4月9日,上交所受理了海天瑞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文件,时隔不到4个月,2019年7月26日海天瑞声申请“撤单”,前次上市征程“戛然而止”。

而此番再闯关科创板背后,近年来,海天瑞声的资产负债率逐年走低且低于同行均值,同时其并无有息负债,且截至2020年底其账上“趴”着逾3亿元,其或并不“差钱”反募资1亿元用于“补血”。海天瑞声在2019年及2020年“扎堆”申请了超七成专利,而且其10项专利曾被提出宣告无效请求。此外,其1项在2020年申请的发明专利曾因不具创造性被驳回,加之其软件著作权数量在同行中或不具备优势,海天瑞声研发创新能力或遭拷问。

一、资产负债率逐年走低且账上“趴”逾3亿元,募资1亿元“补血”合理性存疑

此番上市,海天瑞声拟募集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然而海天瑞声或不“差钱”,其募资“补血”的合理性存疑。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6-2020年,海天瑞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84亿元、1.19亿元、1.93亿元、2.38亿元、2.33亿元。同期,海天瑞声的净利润分别为1,028.93万元、3,407.87万元、6,713.07万元、8.158.68万元、8,208.1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7-2020年,海天瑞声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41.37%、61.8%、23.31%、-1.76%,其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31.21%、96.99%、21.53%、0.61%。

可以看出,2020年,海天瑞声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速双双放缓。

另一方面,海天瑞声的资产负债率走低,且低于同行均值。

据招股书,海天瑞声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为荣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科科技”)、彩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讯股份”)、上海天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玑科技”)、深圳四方精创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方精创”)、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生电子”)、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用友网络”)、万兴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兴科技”)、上海泛微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微网络”)。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6-2020年,海天瑞声的同行业可比公司荣科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8.68%、32.7%、39.43%、31.4%、28.86%,彩讯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1.71%、12.99%、23.65%、18.06%、15.72%,天玑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4.08%、10.12%、9.7%、9.01%、10.85%,四方精创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5.06%、19.44%、14.51%、7.93%、6.9%,恒生电子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4.65%、43.85%、45.07%、41.46%、49.48%,用友网络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7.44%、51.97%、49.73%、52.71%、49.57%,万兴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9.54%、21.13%、15.9%、22.44%、22.18%,泛微网络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28%、52.48%、53.49%、51.84%、50.35%。同期,海天瑞声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1.46%、24.04%、21.76%、12.01%、8.25%。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6-2020年,海天瑞声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29.68%、30.58%、31.44%、29.36%、29.24%。

不难看出,2017-2020年,海天瑞声的资产负债率逐年下降,且均低于同行资产负债率均值。

不仅如此,2016-2020年,海天瑞声无有息负债。

据海天瑞声签署日期为2021年5月7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签署日期为2019年7月19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19版招股书”)及签署日期为2021年2月2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21年2月版招股书”),2016-2020年,海天瑞声均无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6-2019年,海天瑞声的财务费用分别为-26.07万元、-2.81万元、112.72万元、149.82万元、215.13万元;其中,利息费用分别为11.39万元、0元、0元、0元、0元,利息收入分别为29.72万元、30.13万元、7.2万元、6.24万元、13.38万元。

也就是说,2016-2020年,海天瑞声均无有息负债,且均有利息收入。

此外,截至2020年底,海天瑞声账上“趴”着逾3亿元,且其在2019年进行现金分红2,200万元。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6-2020年,海天瑞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07.16万元、3,461.36万元、6,427.8万元、8,336.33万元、5,117.67万元。

据招股书、2021年2月版招股书及2019版招股书,2016-2020年,海天瑞声的货币资金及银行理财分别为0.19亿元、0.88亿元、1.3亿元、3.19亿元、3.71亿元。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6-2020年,海天瑞声的未分配利润分别为210.34万元、944.14万元、6,977.87万元、12,101.32万元、20,309.42万元。

与此同时,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6-2020年,海天瑞声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1,914.29万元、1,301.73万元、4,669.16万元、16,325.52万元、4,026.38万元。

据招股书及2021年2月版招股书,2017年7月13日,海天瑞声召开股东大会,同意以截至2017年6月30日可供分配利润中按照发行人2015年11月30日的股东出资比例分别向股东贺琳、唐涤飞分配股利1,200万元、300万元。2019年11月5日,海天瑞声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同意基于2019年6月30日累计未分配利润进行现金分红2,200万元,各股东按持股比例分配。

然而,据招股书,此次上市,海天瑞声拟募集资金7.66亿元,其中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目的是进一步落实发展战略,实现发展规划,满足其业务拓展及运营管理需求。

由上述情形可见,从补充流动资金的目的来看,海天瑞声是为满足其业务拓展及运营管理需求,然而,2016-2020年,海天瑞声的资产负债率逐年走低且低于同行均值,同时其并无有息负债,其或并无偿债压力,且截至2020年底其账上“趴”着逾3亿元,其或并不“差钱”。然而,此番上市,海天瑞声拟募集1亿元用于“补血”,募资合理性存疑。

二、“突击”申请专利,软件著作权数量或在同行排名“靠后”

创新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动力。而此番冲击上市背后,海天瑞生在2019年及2020年“扎堆”申请了超七成专利,其或为“突击”申请。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21年5月7日,海天瑞声及其子公司共拥有26项已授权专利,包括24项发明专利授权、1 项实用新型专利授权及1项外观设计专利授权。

其中,海天瑞声在2017-2021年申请专利的数量分别为1项、4项、8项、11项、2项。

也就是说,海天瑞声上述26项专利,申请日期均集中在2017-2021年,均系报告期内及报告期后申请所得,其中2020年扎堆申请了11项专利,其是否存在“突击”申请专利的嫌疑?

而实际上,海天瑞声上述专利中的10项专利曾被提出宣告无效请求。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0年5月7日,海天瑞声26项已授权专利中,9项发明专利和1项实用新型专利曾被提出宣告无效请求,其中7项经审查后专利维持专利权有效,1项实用新型专利维持部分有效,其余2项正处于审理阶段。

除了10项专利曾被提出宣告无效请求外,报告期内,海天瑞声申请的一项发明专利还曾因不具创造性被驳回。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专利号为2020100898636的发明专利“图像分割方法、装置、电子设备及计算机存储介质”,专利申请人系海天瑞声,专利申请日期为2020年2月13日,案件状态为失效驳回。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2020年4月29日发布的,发明专利“图像分割方法、装置、电子设备及计算机存储介质”第二次审查意见通知书,该发明专利的审查结论性意见为“不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该专利申请中没有可以被授予专利权的实质性内容,如果申请人没有陈述理由或者陈述理由不充分,其申请将被驳回”。

不仅如此,海天瑞声的软件著作权数量或不具优势。

据招股书,2018-2020年,训练数据定制服务和训练数据产品为海天瑞声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报告期内各年收入占比合计均超过95%。

据《关于北京海天瑞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首轮回复函”),海天瑞声称无论向客户提供数据资源定制服务还是直接销售数据库产品,海天瑞声提供的价值均体现为最终向客户交付可用于客户人工智能算法模型开发、训练、拓展、优化所需的高质量、结构化人工智能数据资源,其掌握了人工智能数据资源开发相关核心技术,针对相关技术登记了软件著作权并提交相关专利申请,将核心技术应用于其提供数据定制服务、开发生成数据库产品的全过程,覆盖了人工智能数据资源开发所涉及的设计、采集、处理(标注)、质检各个环节。

可见,海天瑞声的核心技术应用于应用于其提供数据定制服务、开发生成数据库产品的全过程,覆盖了人工智能数据资源开发所涉及的设计、采集、处理(标注)、质检各个环节,海天瑞声针对相关核心技术登记了软件著作权,软件著作权对海天瑞声保护核心技术或具有重要意义。

然而,海天瑞声的软件著作权数量或在同行中的排名靠后。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5月7日,海天瑞声及其子公司共拥有134项软件著作权。

据荣科科技2020年年度报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荣科科技及其子公司已授权的软件著作权共712项。

据彩讯股份2020年年度报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彩讯股份及其子公司已取得软件著作权共261项。

据天玑科技2020年年度报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天玑科技及其子公司已取得软件著作权共157项。

据用友网络2020年年度报告,2020年,用友网络及其子公司已取得软件著作权125项。

据万兴科技2020年年度报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万兴科技已取得软件著作权共186项。

据泛微网络2020年年度报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泛微网络已取得软件著作权共135项。

需要的指出的是,海天瑞声同行业公司四方精创及恒生电子未在其年报中披露其软件著作权数量。

不难看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5月7日,海天瑞声共有134项软件著作权,而其8家同行业公司中,除四方精创与恒生电子未披露其软件著作权外,在另外6家同行业公司的软件著作权数量排行中,排名靠后。

由上述情形可见,海天瑞声在2019年及2020年“突击”申请了19项专利,占比超七成,而且其10项专利曾被提出宣告无效请求。此外,其1项在2020年申请的发明专利曾因不具创造性被驳回,加之其软件著作权数量在同行中或不具备优势,由此看来,海天瑞声研发创新能力或遭拷问。

此番上市,海天瑞声或将迎来一场“大考”,未来其能否受到投资者的青睐?或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