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冻,冰雹,高温是本次新疆红枣减产的关键原因,此外因为种植收益偏低,因此在阿克苏等地改种发生的较为普遍。目前正值红枣生长的果实发育期,坐果的现状看,阿克苏地区的减产是确定的。新疆的红枣主要分布在阿克苏和喀什,这两个地区占新疆总产量的75%左右,即占全国总产量的37%。

  研究员的题记:结束了宁夏之行,品尝了贺兰山麓独特的盐池滩羊,探索了塞上江南的百万羽蛋鸡养殖企业;本周,我们开启穿越天山的新疆之旅,向棉田和枣林进发。

  文章主线:

  –红枣减产大局已定

  –主产地阿克苏减产幅度达40%

  –关于行情预判的三个关键词

  –被动跟涨的花生

  这次旅程的第一站,在乌鲁木齐市区,我们同新疆当地某红枣相关企业的负责人进行了座谈。该企业主要以收购、贸易、物流为主,年收购红枣30万吨,贸易量占全疆产量的25%左右。

  我国的枣分为鲜食、干果、蜜饯、混用四大类品种,郑商所交易的主要是干果大类品种中的灰枣。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红枣产量约在700万吨左右,这一数据为鲜果数据,而林业统计年鉴数据显示我国红枣产量在528万吨(2019年),这一数据也没有对红枣水分做严格要求,因此整体干制红枣的产量比实际官方数据给到的更少一些。

  尽管从统计数据来看,新疆占据50%左右的红枣产量,但实际上全国263万吨的红枣中,绝大部分干制红枣都来自于新疆。

  为什么说本年度红枣大局已定?

  考量年度木本植物的产量,花期和挂果期就是最重要的时期,而花期的时间窗口已经关闭,因此我们说,本年度红枣没有在当前的挂果数量上继续增长的可能。

  更细节地来说,从5月到6月中旬,平均温度达24度以上,枣树就会不停开花。不同时间开的花,所形成的果到最后落果的时间段,所生长的时间是不一样长的,对应也就形成不同品质或者等级的果子。

  5月份开花接出来的果一般都会因为气温、大风或冰雹的影响,无法保住,但一旦能够保住,那就是特级果。6月初开花结成的果一般能对应一级果,6月中旬则为二级果,后期就是等外果,以及不能交割的劣质果了。

  当前已经是7月中下旬,因此,我们说“减产大局已定”。

  关于减产幅度:

  按林业统计年鉴的数据,新疆红枣产量约占全国的50%,其中阿克苏的产量占全疆的44%。从我们的调研了解,阿根苏红枣的平均减产幅度35%左右,这相当于全国产量的7.7%,此外在除了阿克苏的其他地区,小幅度的减产也是客观存在的,我们粗略预估今年全国红枣产量同比降幅或在15%左右。此外,我们调研发现砍树并非主流,国家退耕还林的需求保障了枣树的生长。

  完全调研难度较大,具体减产数量实在不用去精确追究,下树之前市场情绪有望继续放大,具体减产情况我们在本周四、五会到相应产区进行调查。除了当前所受到的花期坐果问题,本年度新疆降水偏多的可能性还有可能导致果实膨大期出现过量水分导致的果实膨大开裂。

  2018年的苹果和2021年的红枣――阿克苏减产40%大局已定?

  数据来源:CFC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研究

  价格发现是期货市场的主要功能,目前红枣期货持仓9.3万手,按7%的保证金比率估算,单边持仓仅保证金3-4亿,这解释了合约价格波幅的原因。

  我们调研了解到新疆红枣的种植成本为2000-2500元每英亩,但单产的差异很大,新疆红枣平均单产5.9/公顷,但兵团和地方单产差异显著,分别为14/公顷和3.5/公顷。按此推算,红枣的种植成本约为5800元,销售价格多为7-7.4元每公斤,但要达到交割品关于含水率,杂质,千克果粒数等指标要求,我们调研后仓单成本应在8200元每吨以上,因此我们理解在前期价格大跌之后,实际给出了安全边际。因为减产预期在新季,红枣11月左右下果,因此盘面激烈反馈减产预期的是CJ2112合约。

  CFC农产品团队:有人说比认知现状更重要的是周期视角,处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元认知,也就是底层的知识和长期的视角比知识更为重要。

  核心词有三个:破不了的蛛网周期,木本植物超凡的生长能力和没有刚性的食用消费

  枣树的生长周期高达100年,当迈过了主干延伸期和生长结果期这小20年的时间,枣树能迎来近50年的盛果期,但我国的红枣产量从280万吨到560万吨实际是在过去12年里完成的,,这意味着我们仍能大概率迎来稳定的产量增长。

  2018年的苹果和2021年的红枣――阿克苏减产40%大局已定?

  在利润给足之后,农业蛛网仍会发挥作用。目前红枣的单产的波动区间很大,从3.5吨每公顷到14吨每公顷,这跟枣林的养护是密切相关的。因为前期收益的不好,在我们的前期调研里曾看到枣林的杂草丛生,也曾看到树的东倒西歪,但这一切会在下一年度有显著改观,对后期的产量我们并不悲观。

  10-20%的减产,按全国550-600万吨的产量计算仍是一个不小的份额,但农产品商品的需求弹性仍是偏高的,特别是注意到国内红枣消费已经不再能维持持续增长这个既有事实后,我们并不看好高价格向下游的有效传导。

  红枣和苹果产业类似,在21世纪初期出现了大幅的产量增长,但随着人口增长的停滞和消费需求增长的减缓,整体出现了供大于求的现象。不过,红枣整体产量在17年以来有所下降,主要还是在于种植收益偏低,农户弃重和改种的现象有所发生。塔里木河以北区域整体水分更多,种植红枣的质量相对一般,所以改种情况比较明显。而以南区域整体种植还是相对稳定的。尽管供给量连年走弱,但红枣产业面临的环境依旧恶劣,尤其是最近一年市场消费较差。

  2018年的苹果和2021年的红枣――阿克苏减产40%大局已定?

  数据来源:CFC农产品研究

  关于后市的预期:我们曾经在“【建投产业红枣调研】枣树被砍确有发生,种植成本或构建短期支撑”一文中提示过多头机会,但价格急速上涨之后,我们并不建议过度交易本次的减产局面,短期顺势或仍有空间和博弈机会,但要复制前期苹果市场的激烈交易或不太现实,鲜果的替代品正充斥在当前的市场。值得期待的交易机会或在后市的沽空上,包括本轮因红枣上行而被动跟涨的苹果和花生。

  附:枣树的一生

  一、主干延伸期

  此期离心生长旺盛,根系迅速扩大,虽开花但结果很少;此期短者3-4年,长者达7-8年之久。目前,规模化种植中,由于运用酸枣苗嫁接的方式,生长期通常为3年左右。

  二、生长结果期

  又称树冠形成期,此期生长仍较旺盛,分枝量增多,树冠不断扩大,树体骨架基本形成,并逐渐由营养生长转向生殖生长,但产量不高,此期一般持续15年左右,如果田园管理较好可缩短至5-10年左右。

  三、结果期

  即盛果期,此期根系和树冠的扩大均基本达到最大限度,生长变缓,结果量迅速增加,产量达到最高峰,后期出现向心更新枣头,此期一般可达50年以上。

  四、结果更新期

  此期树冠内部枯死枝条逐渐增多,部分骨干枝开始向心更新,树冠逐渐缩小。结实力开始下降,产量降低,一般此期可延续到80年左右。

  五、衰老期

  此期树势衰退,树体残缺不全,树冠根系逐渐回缩,年轮增长甚微,主要由树冠内发生的更新枝结果,产量很低,品质下降。枣树一般在80-100年左右进入衰老期。

  我们关于花生的看法:

  此外花生看着近期持续强降雨,加上种植面积的减少,产量今年似乎也不争气,也开始蠢蠢欲动。盘中涨幅达7.32%,一改往日颓势,市场情绪高涨。最终期货主力合约上涨5.13%,收于9510,创6月7日以来新高。

  从2020年花生果产量来看,河南和山东为我国花生产量最大两省,分别为33.08%和16.38%,合计占比近50%。根据我们前期调研的结果来看,由于其他经济作物收益更高(玉米、蔬菜、果树争地)以及上半年花生行情的弱势,今年全国花生种植面积减少基本已成共识(山东和河南种植面积预计减少10%左右)。今年由于前期降雨较为合适,单产预计比去年提高不少,产量未必出现大幅缩减的情况,所以当前对于新季花生产量情况还是落在了后期天气的因素之上。

  根据气象监测显示,我国中东部地区将迎来强降雨,今日花生种植大省河南多地降雨量超过10mm,包揽全国降雨量前十。河南省的土壤相对湿度已经超过90%,处于过湿的水平,不利于大多数农作物的生长,而花生本身生长特性就是怕旱更怕涝。

  目前河北、山东、东北区域春花生正处于结荚期,结荚期土壤水分过多会对荚果的发育产生不利的影响,并且还会增加病虫害的发生几率。而上述三地区的夏花生处于开花下针期,开花下针到结荚阶段是花生一生需水量多、对水分敏感的时期,以土壤含水量为田间持水量的60%~70%为宜。但是当土壤含水量达到土壤最大持水量的80%以上时,又会造成植株的旺长,开花量减少。持续的强降雨确实让花生产量在今年种植面积减少的情况下雪上加霜。

  短期来看,今年花生种植时间普遍推迟,新季花生或迟于往年8月低的上市时间,8月份可能存在一定的空档期使得短期行情提振。

  对于花生行情整体后半年的展望,我们认为在需求低迷难以提振的大环境下,花生或仍震荡偏弱运行。花生产量方面,按照目前各大主产区的长势情况,如果极端降雨天气只出现在短期,花生种植做好基本的排涝补肥等措施后,花生每亩单产的提升将抵消一部分种植面积减少对产量的不利影响,花生产量不太会出现较为悲观的情况。反观需求端,现阶段油厂的需求低迷,花生和花生油的库存都比较高,花生油也呈现走弱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