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近期已落地的有关政策以及未来政策导向来看,关乎黑色链供需与调控之间的矛盾仍在继续,5月份以来,国家对大宗商品市场的运行情况尤为关注,现就近期几个大家比较关心的政策点进行串联解读,简要分析下双焦市场后期走势。

  1、国常会频频“点名”大宗商品,部署保供稳价工作。5月12日、19日、26日、6月18日、7月7日国常会以及7月13日的经济形势专座谈会上,总理连续点名大宗商品,要求做好市场调节,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用市场化办法引导供应链上下游稳定原材料供应和产销配套协作,做好保供稳价。而实际情况是,五六月份国内矿难频发,各地加强安保检查,炼焦煤资源供应量出现明显下降,供需面更加紧张。

  2、粗钢压产消息铺天盖地,各地去钢行动貌似来真的了。6月28日-7月2日,甘肃、安徽、江西召开粗钢产量压减工作座谈会,要求粗钢产量不得超过2020年,三省均提到国家层面已出台2021年粗钢产量压减工作通知,具体工作将由各省份具体组织实施,预计或将在三季度正式出台。本次粗钢压减的政策基本看不到确实的红头文件,从目前市场上的各种信息来看,全国各省基本收到的要求是粗钢总产量2021年同比不超过2020年,仅河北省据说有更多一些的粗钢同比压减任务,整体来看,今年粗钢压减目标大概率就是全国粗钢产量同比去年不超的政策导向。

  3、庆祝建党100周年前后,煤焦钢限产政策逐一落地。期间各省市纷纷出台政策要求煤矿停产保安全,部分省市煤矿停产面积空前,仅山西省就停产130多座煤矿,涉及产能接近2亿吨,同步全国范围内焦炉、高炉大幅度限产,相关平台数据已经坐实了该限产力度,炼焦煤大矿顺势将第三季度长协价格上调70-200元/吨,直接推高了焦炭的生产成本,并且具有长期性特点。据了解,七一期间停产煤矿(除前期发生事故的煤矿)在7月2日后陆续复产,但高瓦斯或有冒顶风险比较突出的矿井,现在仍在试探性生产,与前期产量高点相比,当前产能恢复不足90%,炼焦煤供应紧张局面仍在持续。

  4、7月9日央行宣布,决定于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7月13日国家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上,总理再次强调,近期实行的降准措施要体现结构性,更加注重支持中小微企业、劳动密集型行业,帮助缓解融资难题,综合施策缓解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压力。此次下调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9%,预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万亿元,此次降准也表明第二季国家经济运行不是很好,需要资金托底解困,至于资金能否控制得非常得当,精准到只为中小企业解困,有待继续观察。

  综上分析,对原燃料而言,前期供需和调控之间的矛盾剧烈又反复,大宗商品供需状况并没有明显改善,减少需求的政策并没有细则,价格上涨过快的势头未得到有效遏制,保供稳价仍然是今后一段时间重点工作,从近期推出的降准政策看,当前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同时维护安全生产稳定始终绷紧一根弦,时刻制约着供给增量,特别是自然灾害频发的三夏时期,当前的调控政策,利多与利空相互交织。关于压缩粗钢产量是当前讨论的一个热点话题,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预估会达到56885.5万吨,如果按照上调后的2020年粗钢产量(由105300万吨调整为106476.7万吨),那么今年上半年粗钢产量预估同比增长了6427万吨左右,下半年要去的基本就是这个增量,至于未来以何种形式去钢,目前还不明确,据测算,如果长、短流程共同压减粗钢产量,那么全国铁水的待减量并不高,约1400万吨左右,同比降幅在3.3%左右;如果只是由长流程减铁水完成,那么对应的就是7.6%的降幅。当前焦炭现货价格已经处于跌势中,也已经确定了为钢厂让利的趋势。对炼焦煤而言,供应面偏紧的状况没有改变,进口量也起不来,随着大矿大幅调整长协价落地,基本上把下半年焦炭的成本维度上移了一大块,若不出现极端的市场变化,炼焦煤长期高位运行会持续,也因此支撑了焦炭的回落空间,预计焦炭不会有过大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