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金报记者 王建蔷

  董事长拟豪掷12亿成实控人的国民技术,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问询函。

  董事长拟豪掷12亿成实控人

  国民技术收关注函

  7月20日晚间,国民技术公告,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本次孙迎彤拟通过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取得公司控制权的主要考虑、目的。

  此外,深交所还要求公司说明本次拟向其定向发行股票的主要考虑、目的,是否有利于改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结合孙迎彤个人的财务状况等说明其是否具备足额的认购资金、具体的资金来源、资金来源是否合法合规。

  7月12日晚间披露,拟以12亿元的募资上限,向董事长孙迎彤最多发行9252万股,公司股票于次日停牌。孙迎彤是该公司创业元老,2003年就开始担任副总经理。

  2005年至今其任公司总经理,2018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国民技术2010年上市时,他已持有约394万股,除了2014年减持200万股外,基本没有将持有股份套现。

  7月19日晚间,停牌5天后,国民技术正式披露定增预案,募集资金总额9亿元至1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贷款,公司董事长孙迎彤全额认购定增股。

  具体来看,国民技术拟向孙迎彤发行9252.12万股-6929.09万股,发行价格为12.97元/股。孙迎彤目前持有国民技术2224.44万股,占总股本的3.75%,为第一大股东。其中,孙迎彤在公司2021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中被授予公司限制性股票550万股。

  发行完成后,孙迎彤持股比例为不低于13.84%且不超过16.75%。按7月20日收盘价格计算,孙迎彤或浮盈9.35亿元至12.49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国民技术的股权较为分散。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数仅占公司总股本的9.52%。

  2013年11月,公司时任控股股东将持有的7480万股、占比27.5%的股份,作价13.4亿元转让后,国民技术就一直没有实际控制人。

  这就意味着,若此次发行顺利完成,孙迎彤的持股比例将提高至13.84%至 16.74%,从而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结束公司长达8年的“无实控人”状态。

  股价提前起飞

  复牌后再次涨停

  7月20日,国民技术股价复牌。受上述董事长全额认购定增股、公司结束无实控人状态的消息利好,公司股价开盘后一路上扬,早盘接近10点时股价直接封死涨停板,当日涨幅为19.99%。截至收盘时,公司“买一”一栏仍然积压着5.94万手股票排队等待卖出。

  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公司买入席位中机构占据三席。“买一”席位为机构专用席位,当日净买入9116.53万元;“买三”、“买四”席位也均为机构专用席位,净买入额度分别为6829.08万元、5940.29万元。

  累计来看,7月20日,买入国民技术前五的席位累计净买入额度高达3.5亿元以上。

  事实上,在国民技术定增消息公开前,国民技术的股价已经抢跑。7月12日,国民技术同样以涨停封板。也就是说,国民技术仅是在停牌前后两个交易日,股价上涨了40%。

  记者注意到,国民技术这波上涨行情早在5月27日就已经开始启动,从7.51元/股一路涨至26.47元/股,期间涨幅高达251.99%,吸引了大量市场投资者的关注。而在此前,公司股价长期低迷。

  国民技术近期大涨过程中,机构、游资均参与炒作。5月31日至今,国民技术多次登上龙虎榜,每次均有机构身影。

  龙虎榜数据显示,5月28日至7月12日,国民技术五次登上龙虎榜时买入前五席位中,机构专用席位一共买入14次,买入金额合计接近5亿元,在对应交易日买入前五中占比接近40%。

  股价多次蹊跷大涨

  被深交所质疑涉嫌内幕交易

  在国民技术股价第一次大涨的5月28日、31日,正值国民技术筹划重大事项。5月28日、31日、6月15三个交易日,国民技术突然放量大涨12.4%、20%、19.98%。

  5月底的第一波大涨之前,国民技术没有披露任何利好。直到5月31日晚间,该公司才披露,公司与韩国浦项化学签订意向书,后者计划通过受让公司所持斯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或其子公司部分股权、或成立合资公司等形式,与公司在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业务领域开展合作。

  国民技术股价表现,同样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6月1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国民技术补充说明筹划浦项化学合作事项的背景相关,以及内幕信息知情人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或提供、泄漏内幕信息的情形。

  2021 年3月18日,浦项化学委派的代表一行5人抵达中国,5月 22 日-5 月 26 日,浦项化学的项目投资负责 人与公司相关代表洽谈进一步合作事宜,经过沟通,双方初步明确了 合作意向。2021 年 5月29日,公司召开总经理办公会,审议公司与浦项化学合作事项,同意签署《意向书》。

  6月3日,国民技术在回复函中称,斯诺发展总经理李惠军4 月 2 日知悉上述合作事项,并在 4 月 29 日、5月13日,分两次买入1.45万股,又在5月31日全部卖出。

  营业收入连年下滑

  2017年以来累亏超22亿元

  上市之初国民技术的主营业务包括网络支付安全、射频芯片两大领域,从2017年开始,又开始涉足新能源锂电领域,以13.3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斯诺发展70%股权,目前术主营业务包括安全芯片、负极材料销售及加工。

  然而,尽管近几年新能源汽车大火,但并没有带动国民技术业绩增长,公司经营状况并不容乐观。

  近五年来,国民技术的营业收入连年下滑。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06亿元,而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仅3.80亿元。2021年一季度,公司实现扣非净利润为-2792.47万元,同比减少55.47%。

  净利润方面,2017年以来公司连年巨亏,累计亏损超过22亿元,亏损金额达到该公司上市后盈利的3倍以上。

  事实上,自2010年4月上市以来,国民技术盈利就不容乐观。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6年,净利润一共盈利约5.4亿元,加上2019年盈利1.03亿元,合计金额只有6.4亿元稍多,仅比2017年一年的亏损金额稍多。

  诺斯实业主营业务为锂电池负极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交易过程中,国民技术与斯诺实业原实控人鲍海友签订了对赌条约,但斯诺实业并未达成,鲍海友需进行高额业绩补偿。对此公司向法院提交了强制执行立案申请,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该案的强制执行。

  此外,国民技术2017年11月29日披露,子公司前海国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5亿元,与私募北京旗隆医药控股有限公司合作成立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深圳国泰,但前海旗隆突然已经失联,国民技术随即报案。

  多处暴雷让国民技术经营艰难,公司资产负债率连年走高。2016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仅为10.03%,到了2020年末达到了46.74%。对此公司表示,“资金需求较大使得公司负债较高,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编辑:舰长

  突发!张陶彻底栽了!双开、批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