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投资潮涌,风声强劲!

  当地时间7月19日,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发布报告称,其调查涵盖的五大市场全球ESG投资达35.3万亿美元,占全球总资产1/3以上,也占目前美国、加拿大、日本、大洋洲和欧洲所有专业管理资产的36%。该数值于过去两年(2018-2020年)间增长了15%,于过去四年(2016-2020年)内增长约55%。除欧洲地区外,ESG投资资产在全球范围内持续攀升。

  在中国,随着“碳达峰”、“碳中和”被确立为国家的长期战略目标,ESG也从两三年前的“看上去很美”,变成“在门口敲门”。资本市场闻声而动,而一批有社会责任感、有远见的管理机构更是早已出发,比如已经在ESG领域深耕超4个年头的华夏基金。

  投入ESG

  坚持做正确的事

  “为什么做ESG?因为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事儿,这是我们的价值观。”7月16日在华夏基金中期策略会“多资产管理分论坛”上,华夏基金ESG业务委员会主席、国际投资部、国际业务部行政负责人潘中宁在其主题演讲伊始,就表明了华夏基金对于发展ESG业务的初心。

  时间回到四年前,2017年华夏基金成为国内公募基金在ESG领域的“尝鲜者”,成为境内首家签署UNPRI的公募基金。时任华夏基金国际业务部行政负责人的潘中宁是这一事件的推动者和见证者。“作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我们十分重视对客户需求和投资观念的了解,在与国际客户的交流互动中我们认识到ESG的重要性,然后发现ESG投资与华夏基金的企业文化、投资理念共振――我们希望为投资者实现长期、可持续的收益。我们一直在思考,什么是可以为客户一直带来投资收益的。ESG为我们提供一个财务之外的视角。”

  四年后,关于ESG对于投资和企业的价值,潘中宁有了更深的理解。“ESG挣不挣钱,有没有阿尔法,这是过去几年,谈到ESG时我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其实这些问题背后都有着一个担心――追求ESG是不是意味着要舍弃收益?我认为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ESG做得好的公司,往往更能抓住新的业务。ESG做的好的公司,往往估值也会进一步升值。从投资的角度,不应该仅仅把ESG当成风险防范的手段,更多要当成阿尔法产生的方式,不仅能防范风险而且能应对未来。”

  作为行业头部基金公司,ESG对于华夏基金不仅仅是“坚持做正确的事”,更体现着华夏基金“定义资产”的能力。华夏基金总经理李一梅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我们认为‘定义资产’的能力是资产管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华夏基金作为境内规模最大、国际化水准最高的基金公司之一,理应在创设、定义、管理各种资产类别上走在最前面。我们把制定ESG标准也当作我们定义资产的一部分,正如我们定义各种ETF产品、主动权益产品、跨境资产一样,我们也致力于定义有中国特色的ESG产品。”

  深挖ESG

  探索本土化路径

  认定了ESG是一件值得长期投入的事情,华夏基金便开始马不停蹄的探索。

  除了加入UNPRI,华夏基金还是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第一批理事单位成员。2018年,华夏基金成为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支持机构,还成为首家加入气候行动100+(CA100+)倡议的中国资产管理机构,并担任其亚洲顾问委员会委员。

  在投研团队建设方面,华夏基金于2017年建立了ESG投资研究团队,团队基于中国上市公司的特点,开发出一套适用于本土市场的可持续投资研究框架。2020年,华夏基金在公司层面设立了ESG业务委员会,负责统筹管理公司的ESG投资和推广业务,成为国内最早设立公司层面ESG业务委员会的公募基金公司。担任ESG业务委员会主席的潘中宁特别强调:“做好ESG需要全体系的共识,如果没有共识就会变成形式主义,就会变成标签化投资。在华夏基金的ESG架构里,公司各个业务部门负责人都在ESG业务委员会里,这个委员会不仅是投资部门,也是销售部门、产品部门,这有利于让公司从上到下去相信,去执行,ESG就是未来。”

  现在,华夏基金已经将ESG投资理念深度融入主动权益投资、国际账户管理的各个环节,实现了全投资流程的ESG整合,从投资策略的制定,到基本面的行业研究,再到组合构建、日常风险管理,都加入了ESG考量。

  在深入贯彻ESG理念的同时,华夏基金特别注重ESG本土化工作。潘中宁表示:“不同于外资普遍的负面清单筛选和量化指标排序,华夏基金的ESG投资源于基本面,并反馈给基本面。我们的ESG专员是内嵌到国际投资部门的,和基本面研究融为一体。我们要求每一个内部的研究员报告,都必须有ESG模块在。我们深入到主要的行业和每个公司每个业务线不同的议题,努力实现全面深入的覆盖,这种深度覆盖是外资很难达到的。我们不仅仅依赖于第三方的数据平台,而且有自己的ESG评级框架。在ESG投资实践中,国际主流的ESG评分模型中有些指标不够“接地气”,同一行业内中国公司内部的区分度不够,对实际投资指导有限。我们希望以我们长期对中国市场的理解,发掘出中国市场中特有的ESG议题和因子分析模型,也希望下沉到子行业,把通用型ESG的分析模板和不同行业个性化ESG的分析模板结合起来,让研究的“颗粒化”程度更高。”

  华夏基金的ESG实践也获得了来自全球的权威认可,公司在PRI去年年度评价中获得“战略与治理”模块全球最高等级A+评定。2020年3月底,华夏基金与欧洲战略合作伙伴NN IP共同在欧洲发行投资于中国市场ESG的UCITS基金。该基金是全球首只投资中国权益市场的跨境责任投资产品,也是首个由中国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责任投资UCITS产品。截至今年6月30日,该基金累计净值上涨111.1%,超额收益达51.44%。

  耕耘ESG

  投资值得的公司并和它们一起成长

  关于ESG在中国的未来,潘中宁信心十足。

  “ESG是过去20年全球资本市场最大的价值观变化,或者说投资范式的变化,它背后是平权思想的体现。ESG为投资提供了一个全新视野,让我们可以用一个更为广阔的角度来衡量公司的经营。二十年前,但我们谈论价值投资时,很多人也是不屑一顾,可现在谈论价值投资已经成为常态。今天我们谈ESG投资,就像当初我们谈价值投资,大家都觉得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和世界的真实状况又不太一致。但我坚信,再过一些时间,可能大家不谈ESG都不好意思,对做投资的人来说,ESG估计那时候会成为显学,属于ESG的时代才刚开始。”

  这当然不是空怀梦想,潘中宁指出,虽然ESG投资在中国的实践仍然面临重重挑战,但ESG理念值得成为核心投资哲学。“首先,受疫情爆发后全球避险情绪影响,可持续投资公募基金在2020年之后实现规模的爆发式增长。其次,基于已有 ESG评级的 A股公司进行分析显示,ESG投资理念在A股市场是中长期有效。此外,全球碳中和趋势推动ESG投资机会显现。”

  虽然道阻且长,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如果我们内心相信这是正确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让合资伙伴,被投公司相信呢?因此,过去三年里,我们团队和公司各位领导花了很多时间和中国比较优秀的上市公司做ESG的沟通,助力提高其业务发展的可持续性,探索和鼓励ESG信息披露。我们希望不仅我们的声音被听到,也能有所帮助。作为一家本土资管公司,我们在与本土公司沟通方面更有优势。我们去跟上市公司沟通时,通常做法不是批评他们,不会说你的ESG评级太低了,你很多信息都没披露,而是帮助他们找出评级偏低的可能原因,找到改进的方法。我们曾成功帮助多家大公司成功提升ESG评级,2018年以来,我们共与几十家上市公司就ESG相关问题有过深入的接触。特别是高层提出“碳中和”以后,越来多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和公司管理层更加重视ESG,我们跟上市公司沟通推进的障碍也少了,我们相信未来也会越来越好。”

  近期华夏基金也提出了自2021年起实现运营活动“碳中和”的目标。将持续通过节约用电、用纸、改进差旅等方式降低排放,辅以购买绿色电力凭证及符合标准的碳汇等举措抵减剩余排放量,自2021年起实现本机构自身运营活动的“碳中和”。华夏基金还将加强投资组合碳排放的测算工作,并敦促被投资企业加强气候变化风险管理和信息披露,计划于2025年前完成投资组合碳排放基线测算及目标设定。

  展望未来,潘中宁表示:“投资是为了什么?投资一方面是给投资人产生回报,另一方面我们要不忘初心,秉承道德,希望我们所投资的公司是给这个社会创造价值的公司,而不是用财技或各种各样的方法分别人蛋糕,我们希望把蛋糕做大,给社会带来价值,给消费者带来价值,给供应商带来价值,让我们的环境和生态更美好。我们希望投资这样的公司,跟这样的公司成长。这是作为中国头部资产管理机构,华夏基金应该做也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相信这是正确的事情,也将继续做下去!”(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