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鳗快报》文/林妍

  6月16日,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进电动”)首发申请获上交所上市委员会通过,将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该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专利失效、生产流程全面变更,如何能上科创板?历次股权转让价格公允性成疑,或涉嫌利益输送?

  对于《电鳗快报》发去的求证函,精进电动选择了回避,遮遮掩掩的态度更令人生疑。

  上科创板哪来底气

  据《电鳗快报》调查,精进电动2021年3月首轮问询函的回复中显示,公司存在两个关于专利权的未结诉讼案(目前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已经结案)。

  精进电动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显示,名称为“一种汽车电机的冷却水套”的实用新型专利,判决结果是驳回精进电动的诉讼请求,经过与类似专利的对比得出,权利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不具备专利法规定的创造性。名称为“一种电机端盖和包括该电机端盖的电机”的实用新型专利和名称为“一种电机三相出线连接装置”的实用新型发明专利,也由法院驳回精进电动的诉讼请求,维持了无效专利宣告的判决。这三项专利的时间分别是2011年、2013年、2020年。

  连续三项专利被认定为不具备专利法的创造性并被宣告为无效,足见精进电动专利上的捉襟见肘。这三项涉及的专利被认定为无效后,公司是否还存在其他的无效专利,公司在申请专利时是否仔细检查产品的创新性和原创性?

  《电鳗快报》还注意到,精进电动的募投项目,将从现有的IGBT功率器件过渡到碳化硅(SiC)功率器件,然而截至目前,精进电动从未生产过碳化硅(SiC)功率器件,也从未采购过碳化硅(SiC)。在此背景下,募投项目将导致精进电动产品生产流程、原材料供应体系的全面变革,而公司在此方面又毫无经营经验,风险是否可控?

  研发不足、专利无效,再加上生产流程全面变更,市场质疑,精进电动与成熟的科创板公司还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

  连年亏损还痛失大客户

  据观察,精进电动面临的最显著的问题是报告期内的连续亏损且未来一段时间可能持续亏损的风险。从数据上看,精进电动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间的净利润分别为-0.79亿、-2.56亿和-3.79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58亿、-2.42亿和-3.06亿元。由于精进电动生产的规模效应仍未完全释放,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存在持续亏损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精进电动连续痛失大客户,让经营雪上加霜。从招股书销售数据中也能够看到:吉利集团在2019年还以1.94亿元的采购额,是精进电动的第一大客户,2020年便从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小鹏汽车对精进电动的采购额,也从2019年的1.41亿元直线下滑到2020年的0.54亿元。

  在连续痛失大客户的背景下,精进电动是否经营遇到了严重困境?

  历次股权转让价格公允性成疑

  精进电动历次股权转让价格公允性成疑,或涉嫌利益输送。

  比如,中关村发展集团曾在之前对精进电动进行过两次增资,分别在2013年1月和2014年2月,这两次增资的价格分别为16.99美元/注册资本(106.88元/注册资本,汇率6.2913元/美元)和17.43美元/注册资本(106.88元/注册资本,汇率6.1336元/美元)。也就是说,本次中关村发展集团本次转让出去的价格比自己在几年增资入股时的价格还要低,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另外,2016年6月精进电动进行了第三次股权转让,2016年9月精进电动进行了第四次股权转让,虽然只相差了三个月,但第四次转让价格却是第三次的18倍之多。市场质疑,其中股权转让的价格是否符合公允性,也可能存在利益输送。

  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及实际控制人为余平,其合计控制精进电动67.47%的表决权。据天眼查显示,余平周边风险有232条,预警提醒也有120条。

  其中,他担任高管的精进电动新能源技术(正定)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北翔能动科技有限公司有注销备案信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多达19项、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也多达7项;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精进华业电动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精进华业电动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而被起诉……

  董事长实控多家公司且有数百条风险缠身,如此一来,怎能保证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电鳗快报》将继续跟踪报道精进电动IPO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