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汇“废太子”事件发生一月有余,逐渐平息之际,万洪建自曝内幕再次搅动舆论。

  6月17日,万洲国际(00288.HK)宣布免去万洪建包括董事会副主席、副总裁、执行董事在内的所有职务。万洪建是万隆长子,31年前即已跟随父亲万隆左右,一直被外界视作接班人。万洲国际给出的罢免理由,毫不遮掩:万洪建对公司财产做出不当攻击行为,无法履行其作为董事的才能、审慎及勤勉行事的职责。

  万洲国际是全球最大的猪肉食品企业,2020年的肉制品销量为327.6万吨,收入达255.89亿美元。万洲国际通过旗下罗特克斯控股双汇发展(行情000895,诊股)(000895.SZ)。万隆已过杖朝之年,在万洲国际身兼董事长、行政总裁两职。这一免职信息被外界迅速演绎成“废太子”事件,父子矛盾公开化。

  万洪建在近日终于发声。他在朋友圈发文称,6月3日,他向父亲就高管任免提出个人建议,遭万隆训斥。万洪建情绪激动,以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宣泄愤懑。随即,万洪建被保镖摁倒在地,满头血迹,而万隆则要求拍照取证。

  万隆父子之争是一面镜子,映照出当代中国家族企业的传承困境。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中国有逾2700万家民营企业,其中超过80%为家族企业。普华永道发布的《2021全球家族企业调研――中国报告》显示,在接班人问题上,仅有19%的中国内地家族企业拥有健全清晰的继任计划,49%的内地家族企业没有新生代参与企业运营。

  7月19日,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时代周报记者称,第一代民营企业家逐渐老去,普遍面临接班人难题。“不少民营企业家只有一个子女,接班人问题更加凸显。企业经营环境瞬息万变,企业传承面临巨大压力。”江瀚说。

  “全球华人家族企业的家长制特征明显,大家长逐渐退居幕后,对企业价值带来的负面影响难以避免。”厦门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罗进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人家族企业多处传统行业,代际传承之际正值转型之时,这客观上增加了传承难度。

  接班变宫斗

  今年52岁的万洪建伴随父亲左右多年。1990年大学一毕业,他就已进入双汇,从熟食车间工人做起,后逐步转岗到销售部门。

  1993-2010年,万洪建在双汇发展担任外贸处副处长;2012-2015年,他历任双汇发展控股股东罗特克斯副总经理、国际贸易部总监等职;2016年,万洪建升任万洲国际副总裁,负责国际贸易业务。

  2018年,万洪建终于进入董事会,兼任万洲国际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眼看接班有望,突如其来的罢免公告让外界大跌眼镜。

  强势父亲老当益壮,亲力亲为,正值壮年的儿子难得自主权。“我跟我爸没有权力斗争,跟着他工作三十多年了。我其实一直在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即使抗争,万洪建也显得卑微,“我拿什么和他进行权力斗争呢?我没有任何资本、力量、可以借用的第三方势力,来跟他进行斗争”。

  万洪建承认,他与父亲在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研发培育中式产品等事务上一直存有分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将父亲称为“万隆先生”,“一手缔造了这家企业,但他多年固有的一成不变的思维与行为方式却又成为了企业发展的最大障碍”。

  万隆1940年出生于河南漯河,高中没毕业就去当兵。28岁,万隆退伍复员来到了漯河肉联厂,凭借铁腕手段,从办事员一路高升至厂长。在任职厂长后的三十多年里,万隆将这个连续亏损26年、固定资产不足500万的国营小厂,发展成为市值超千亿、规模全球第一的“肉业帝国”。在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万隆以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2亿元)的财富上榜,成为漯河首富。

  81岁的万隆仍是万洲国际的核心人物,毫无退休迹象,被外界视为一代创始人“不放权”的典型。

  中国家族企业问题研究资深专家周锡冰在《中国家族企业为什么交不了班》一书中写到,中国家族企业的创始人往往愿意将家族企业方向盘握在自己手中,就算交班也要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情况下才肯放手。

  “中国企业的威权文化通常是父母说了算,孩子永远是孩子,不放权也是不放心孩子。”周锡冰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放权对家族企业而言,不是机会而是灾难,“一代不放权,二代看到需求变化却无权动摇决策,企业容易滑向衰败”。

  他表示,时代在变化,消费者的需求也在变化,这些变化会影响企业决策制定和转型,“而老一代难免保守,难以顺应时代变化”。

  二代不如一代?

  家文化根深蒂固,职业经理人制度不完善,子承父业仍是国内家族企业传承的主流模式。

  周锡冰认为子承父业仍是最优选择,“职业经理人体系和制度还不成熟,家族成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普遍优于职业经理人,更注重企业的长期稳定发展。”江瀚并不认同这一观点,“家族逐渐退出企业直接经营管理,通过如信托基金的形式掌握企业股权,而把管理交给职业经理人,这样的企业反而有更持久的生命力”。

  2012年被学界称为“家族企业传承元年”,中国内地家族企业开始进入代际传承高峰。然而,上海交大这一年的调查研究却表明,182家行业领先的中国家族企业中,只有18%的二代企业家愿意并主动接班。

  周锡冰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目前,中国家族企业交接班较多面临一代不放权和二代不想接班的困扰。“有些‘创二代’想接班,但又不想承接上一辈的业务,想干自己的。”周锡冰说。

  伴随时代环境和个人观念的转变,二代接班的意愿也在发生变化。罗进辉经过研究和观察发现,近10年,二代接班意愿已有明显好转。在罗进辉担任独立董事的两家家族企业中,二代都是澳洲留学回国后出任CEO职务,“我相信这不是简单巧合,而是新趋势”。

  罗进辉认为,父辈年事已高,接班已没有犹豫时间。职场竞争压力大,仅靠个人能力很难像闯出“一片天”,二代逐渐认识到这一现实。

  利润下滑、财富消散也是家族企业在代际传承中备受关注的问题。2012年,香港中文大学会计学院及财务学系的联席教授范博宏调查发现,250家企业在传承的5年中,公司股价下滑将近60%,并且在传承后三年间也没有回升,财富消散效应明显。他认为,这表明传承的价值消散并非短期波动,而是长期损失。

  2013年,据福布斯调查,在中国家族企业中,二代接管的家族企业经营业绩普遍不如一代掌权的企业。尽管企业规模仍保持扩张,主营业务收入复合增长率几乎达到一代掌管时期的两倍,但是2.5%的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远低于一代操控大局时的9.9%。

  据《2021全球家族企业调研――中国报告》,受疫情影响,2020年,54%的中国内地受访家族企业利润有所下滑,27%的中国内地家族企业存在额外资本补充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