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消息,风华秋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华秋实”)于2021年1月22日递交的招股书届满六个月,将于今日失效,同人融资有限公司担任独家保荐人。

  风华秋实的历史可追溯至2010年成立的北京风华,该年其在北京、上海主办了名为「怒放」的摇滚音乐节,并邀请了黑豹乐队、崔健、张楚、何勇、汪峰、郑钧、朴树等知名歌手/乐队演出,最终北京站和上海站分别创下4.8万人和3.1万人的票房纪录,自此一战成名。

  凭借“怒放”建立的合作伙伴般的信任,风华秋实于2011年同汪峰签下包括唱片、演出、经纪在内的全约,并于2012年同黑豹乐队订立了独家全领域合约。其中,汪峰在四年合作期间发行了两张专辑、举办了50场巡演,并成为第一个在鸟巢开演唱会的内地歌手。而在2015年,风华秋实与鹿晗订立了一份独家音乐合约并发布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 《Reloaded》,随后陆续发布了鹿晗的其他专辑及主办了他的演唱会。

  风华秋实招股书或失效:净利润率77%,对鹿晗、腾讯有一定依赖

  风华秋实业务模式(来源:招股书)

  目前,风华秋实集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演唱会主办及制作以及艺人管理三项业务于一体,已发展成为中国以协同业务模式经营的知名音乐娱乐集团。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录制产生的收益计算,2019年风华秋实在中国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18位,占有约0.6%的市场份额;在总部设于中国的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7,占有约1.5%的市场份额。

  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录制方面,风华秋实自2011年起开始建立音乐库,并把歌曲、数字专辑、MV和视频的版权许可给各类数字流媒体平台以获得版税收入,其许可的音乐作品包括由公司制作或自其他版权持有人及音乐创作人获得的作品。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风华秋实的音乐库共有425件作品(含11件未发布作品),涵盖了摇滚、流行、流行摇滚、民谣在内的各种流派,其中391件由公司制作。风华秋实还为旗下艺人或第三方艺人录制和发行数字歌曲以及数字和实体专辑,赵照的《当你老了》、黑豹乐队的《本色》和鹿晗的《触发》等的爆火一定程度证实其的实力。

  演唱会主办及制作方面,风华秋实负责整个演唱会主办及制作,包括招揽艺人、娱乐内容创作、获取演唱会场地及相关许可、门票销售安排及舞台管理。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风华秋实分别主办及制作27场、27场及0场演唱会、表演或活动,其中2018年在北京、杭州、深圳举行的三场鹿晗巡回演唱会【RE:X】颇具知名度。

  艺人管理方面,风华秋实帮助管理及协助艺人在音乐娱乐行业内的事业发展,包括音乐作品制作、进行市场定位以维持或提升人气、培训和表现评估。于最后可实际可行日期,风华秋实分别管理10名音乐艺人及10名练习生艺人

  与太合音乐、摩登天空等同行相比,风华秋实当前体量尚属过小。招股书披露的财报期间,风华秋实的年度总营收在5000万元至1亿元之间,只有2018年达到1亿元。但其盈利能力却极为惊人,2018至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1863万元和1881.8万元,2020年1至9月净利润则攀升至4501.8万元,净利润率高达77%

  风华秋实招股书或失效:净利润率77%,对鹿晗、腾讯有一定依赖

  风华秋实收入结构(来源:招股书)

  从收入结构看,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录制为风华秋实主要营收来源,2019年及2020年1-9月贡献率分别为90.9%及98.0%;与之相对的是演唱会主办及制作业务逐渐减少。事实上,演唱会主办及制作毛利率远不及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录制,介于8.6%至31.9%之间,亦要低于51.5%至85.1%的整体毛利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风华秋实对于鹿晗、腾讯具有相当的依赖性。作为风华秋实的核心艺人,鹿晗在往绩记录期间贡献其收益的70.6%、25.5%及12.3%,来自鹿晗集团的总采购额占其总采购成本的35.8%、46.1%及22.8%。仅以2018年为例,该年鹿晗《RE:X》巡回演唱会给风华秋实带来5590.2万元的收益,占其当年演唱会收入的92%。

  风华秋实招股书或失效:净利润率77%,对鹿晗、腾讯有一定依赖

  风华秋实客户-供应商身份重叠(来源:招股书)

  此外,招股书披露,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客户X产生的收益分别占风华秋实总收益的26.2%、78.6%及70.7%。结合客户X的附注“母公司纽交所上市”、“拥有中国最大的在线卡拉OK社交小区全民K歌”,不难判断X即为腾讯音乐(TME)。

  风华秋实招股书或失效:净利润率77%,对鹿晗、腾讯有一定依赖

  来源:招股书

  两者的业务关系是,风华秋实将音乐作品和视频许可给腾讯音乐使用,供腾讯音乐的终端用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