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上海,编辑 史正丞)讯,遭到知名做空机构浑水狙击、从伦交所摘牌,并于去年轰然倒下的中东最大私人医疗服务集团NMC Health,最近又有了新动向,公司创始人Bavaguthu Raghuram Shetty已经在纽约法院提交诉状,要求安永等多名被告赔偿70亿美元。

(来源:法庭文件)

  整件事情的背景大致是浑水在2019年末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指出NMC Health存在收购标的价值虚高、账面资金与借款双高、利润率虚高和债务水平不真实等问题。随后在2020年3月,公司宣布实际债务水平大约为66亿美元,为此前财报所陈述数据的三倍。随后这只富时罗素100指数成分股先后遭遇了被伦交所摘牌和债权人启动破产重整。

  公司创始人Shetty在诉状中表示,安永与前公司高管存在合谋关系,以至于该审计巨头对上千笔可疑交易视而不见,导致投资者损失达100亿美元。Shetty的律师表示,安永的不当行为并非职业疏忽,而是主动且故意与其他被告合谋隐瞒欺诈行为。

  由于Shetty本身与公司的关系,丑闻败露后他一直坚持自己是受害者而不是欺诈的加害者,目前也面临债权人的诉讼。

  Shetty表示,安永在审计NMC以及其他关联公司时从未对财务数据提出过问题,这也导致其未能发现任何正常审计流程中能发现的报警信号。

  原告方表示,在核证一家集团公司账户余额的过程中,安永的审计师是在没有收到相应银行对账单的前提下完成的。此外,这家审计机构在2019年9月已经做好了有关全年销售数据的表格。Shetty同时声称,公司前高管在127项个人担保中伪造了他的签名,涉及45亿美元的贷款。

  虽然这起纠纷背后的真相可能需要许多年才能厘清,但这也不是安永近几年第一次惹上麻烦,包括WeWork、德国金融科技公司Wirecard、瑞幸咖啡在财务问题事发前也均为安永的审计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