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上海,记者 刘琰)讯,近日的一纸股份冻结公告揭开丽人丽妆(605136.SH)董事长黄韬及其妻子翁淑华两人的离婚纠纷进程,二人婚姻终究还是走向了末路。

  沸沸扬扬的“家事”再一次甚嚣尘上,不过两人股权分割方案尚未落定。法律人士指出,若黄、翁二人以平分股权结案,目前作为二股东的阿里巴巴,持股比例将几乎与黄韬持平,实控人之位花落谁家或存在一定变数。

  部分股权遭冻结

  丽人丽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黄韬部分股权遭冻结的理由,是其与配偶翁淑华离婚纠纷所致,翁淑华向法院提起财产保全申请,导致黄韬持有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

  公告披露,黄韬此番共有112万股被司法冻结,占其直接持股数量的0.84%,占公司总股本的0.28%。财联社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丽人丽妆证券部,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公司的生产经营不会受影响。

  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章卉争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民事诉讼的重要理念是“无诉无判”,原则上法院会根据当事人的请求范围做出裁判,法院冻结财产的范围也是以当事人的申请范围为限。因此法院冻结黄韬持有的112万股公司股份是基于翁淑华的申请而做出。

  章卉争进而指出,翁淑华只向法院申请冻结黄韬持有的112万股公司股份,可能是出于保障公司稳定经营及股价涨跌的考量,如果黄韬所持有的股权为夫妻共同财产,那么保证股价维持在稳定的价格,也能保证在离婚财产分割中,翁淑华所能分割的利益不缩水;第二,申请财产保全的一方涉及到预缴保全费的情况,翁淑华一方也有可能对预缴的保全费金额有所考量;第三,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时,需要申请的一方提供担保,如果超额保全或保全错误,申请保全一方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仅保全112万股股份也可能出于避免因超额或错误申请保全而承担赔偿责任的原因。

  控制权之变?

  黄、翁两人因离婚导致股权分割,撩拨投资者心弦,最后的分割方案如何敲定,直接关乎上市公司股权结构。

  丽人丽妆成立于2010年,是在黄翁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成立,两人亲历公司一步步成长壮大。

  章卉争指出,虽股权登记在黄韬一方名下,如夫妻间无特殊约定,股权所代表的利益以及收益属夫妻共同财产。但股东的身份仅为持有股权的一方所有。黄韬持有的股权除其个人名下的,还有通过其他有限合伙企业间接持股的股权也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2021年一季报显示,黄韬直接持有丽人丽妆33.36%的股份。另外,黄韬还通过上海丽仁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丽人丽妆0.12%股份,其合计持有丽人丽妆33.48%的股份。

  章卉争表示,对于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股权部分,一般的分割方式有三种,一种是对股权本身进行分割;一种是对股权的价值进行分割,通常是持有股权的一方按照股权价值向另一方进行折价补偿;还有一种是将该股权拍卖后分割拍卖款。

  但由于丽人丽妆于去年上市,发行人的股份均处于36个月的限售期之内。“强制要求股东一方支付配偶另一方股票市值一半的财产折价款在现实中较难操作。”章卉争表示。

  如果未来黄翁二人平分股权,二人的持股均不到20%,而目前丽人丽妆的二股东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巴巴”)的持股比例不低,为17.52%。章卉争指出,如果翁淑华分割黄韬所持有的一半股权后,翁、黄以及二股东阿里巴巴三者的股权份额相对比较均匀,占比均不到20%,没有哪一方有实际控制公司的优势。

  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八十四条规定的拥有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情形,三者都不具备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条件。“如果持股比例较高的其他股东举牌增持,实际控制权是有变更的可能的。”章卉争说。

  前车之鉴

  丽人丽妆董事长夫妇的感情纠纷进入公众视野是始于3月8日妇女节当天,翁淑华在微博“喊话”黄韬,控诉其长期不回家,抛妻弃子。

  翁淑华表示,自己和黄韬十几年前一同创业,但随着事业有所起色,孩子们进入学龄,在黄韬的劝说下,翁淑华成为了一名全职太太,但没想到黄韬近几年晚上不回家,也疏于照顾孩子,并暗指其出轨公司副总。

  而事发至今,黄韬从未正面回应妻子的喊话。3月的时候仅表示,当时处于年报发布前夕的特殊时期,自己处于舆论的“弱势”。而在4月的股东大会上,黄韬则表示,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丽人丽妆的经营业绩和战略上。

  实控人的“家庭问题”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并非只是“家事”。翁淑华首次在微博上喊话黄韬之后,丽人丽妆股价两天跌去17%,市值蒸发23亿元。而部分股份冻结消息一出,股价从30.60元跌至7月22日收盘的27.48元,跌幅达10.2%。

  夫妻离婚纠纷影响到公司发展的情况并不少见,有些甚至输掉IPO。

  如当年土豆网上市之际,创始人王微因为和前妻杨蕾的股权分割存在权属纠纷,赴美上市进程被耽搁半年有余,最终错过最好的上市时机,后遭优酷合并。

  世界首富贝、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索斯和妻子麦肯齐的分手则相对和平,麦肯齐只保留两人共同持有的亚马逊股权的四分之一,价值约360亿美元,贝索斯得以继续把握对亚马逊的控制权。

  A股上市公司方面,近年来实控人夫妻闹分手导致股权分割的案例也不少。2020年东尼电子(603595.SH)实控人沈晓宇与妻子张英签订离婚协议并转让1290.15万股股份至张英名下,按当时股价计算,“分手费”超过3亿元。2016年昆仑万维(300418.SZ)实控人周亚辉离婚案,仅划转股权的价值就达到70亿元。金科股份(000656.SZ)实控人黄红云的与前妻的股份交割历时四年之久,彼时也是因稳定黄红云对公司的控制权而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而埋下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