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国新办就2021年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举行发布会。针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可能转向调整,国家外汇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有可能是渐进的,从分析看,中国应对外部变化的优势比较明显,未来美联储政策调整对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总体可控。

  在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近期,美联储货币政策何时转向调整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请问,未来如果美联储启动缩减购债计划或者开始加息,将对中国跨境资本流动造成怎样的影响?

  王春英表示,通常来说,美联储缩表、加息,都会提振美元的利率和汇率,会对国际资本流动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的跨境资本流动带来一些影响。近期,随着美国经济复苏和通胀高企,市场上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的预期也在提升。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调整的确会对外部经济体特别是新兴经济体跨境资本流动产生较多影响,但对不同的经济体,影响也会不一样。

  王春英们从几个方面作了分析,把中国的情况和很多新兴经济体从三个方面做了比较:一是实体经济角度,二是金融市场角度,三是国际收支平衡状况角度。她表示,从分析看,中国应对外部变化的优势比较明显,所以未来美联储政策调整对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还是总体可控的。

  具体来看,在实体经济层面,中国经济复苏领先优势比较明显,疫情防控形势总体平稳。世界银行6月份发布的经济数据预测,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速为8.5%,比发达经济体高3.1个百分点,比新兴经济体高2.5个百分点,在G20国家中,也是增速最高的一个经济体。近期疫苗接种快速推进,为经济稳定恢复打下非常好的基础。另外,在一些宏观指标中,也有很多的支撑因素,如消费物价指数比较稳定,宏观杠杆率也稳中有降。这些都显示中国经济基本面是稳健的,抵御外部冲击的基础是牢固的。

  在金融市场层面,人民币资产性价比较高,全球资产配置需求高于新兴经济体。目前,中国股票的市盈率与发达市场以及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相比,都是偏低的,投资价值比较高。债券也有比较好的投资回报,比如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稳定在3%左右,显著高于实施零利率甚至负利率国家的债券。同时,观察国际主权信用相关评价指标,中国的主权信用风险较低,人民币币值也是稳定的,这些都是投资价值的体现。

  王春英指出,当前,人民币资产在全球资产配置中的占比相对高于其他新兴经济体。IMF最近发布的数据,在今年一季度末,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人民币占比2.45%,规模是2875亿美元,比以前提升了。现在人民币是全球第五大官方储备货币,这体现了官方配置的一个需求。从市场机构配置需求来看,人民币债券和股票纳入主要国际主流指数以后,所占的权重在新兴经济体中也是首位。所以,人民币资产具有比较高的性价比和比较明显的成长价值。我们觉得,即使外部有一些变化,相应的投资者对这些因素也是不能不考虑的,这是不能忽视的优势。

  从国际收支层面看,中国经常账户保持长期顺差局面,从这个角度看外部融资需求还是比较低的。因为有经常账户的顺差,所以中国整体呈现的是一个对外净资产国。一季度末,中国对外净资产达到2.1万亿美元,其中储备资产始终是全球第一。民间也有大量外汇资产,可以更好地应对外部流动性的变化和对外负债的调整。同时,对外融资依赖度也就是外债水平其实是比较低的,目前外债余额和GDP的比值,低于主要的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再加上近些年人民币弹性增强,能够比较好地发挥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王春英认为,从这几个方面的分析来看,中国经济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美国财政赤字和金融市场估值都是处于历史高位,市场认为这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速度和节奏会形成一定的制约。所以,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有可能是渐进的。尽管我们作了上述分析,但还是会非常关注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也会做好应对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