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财经8月4日讯(记者 燕山 鹿凯)日前,华融信托母公司中国华融(股票代码:02799.HK)对外发布包括华融信托自身在内,多家子公司重组、出售等重大公告。消息一出迅速成为舆论焦点同时,结合此前长城信托或被出售消息,折射出“AMC系”信托公司将迎变局事实。

  信托等多家“华融系”公司迎巨变,母公司继续停牌、年报“难产”

  8月2日,中国华融一连发布5条公告,其中有关华融信托、华融消金重组、出售消息,成为各界关注焦点。

  中国华融表示,拟将持有的华融消金70%股权对外公开转让,本次股权转让将在依法设立的省级以上(含省级)产权交易机构进行,中国华融所持华融消金共计6.3亿股,股权占比为70%。首次挂牌价格应不低于经财政部备案的资产评估结果,评估基准日确定为2021年6月30日。

  与此同时,中国华融拟重组华融信托股权项目内容显示,针对华融信托存量债务情况,拟与主要机构债权人协商“债转股%2B股权转让”方式对华融信托实施本次股权重组。中国华融还表示,为便于本次股权重组顺利推进,拟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并由董事会授权董事长及董事长授权经营层或其他人士,决定本次股权重组的具体事宜,并可根据市场条件的变化进行调整,签署相关法律文件,并办理本次股权重组所必需的手续。目前,以上议案已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尚待股东大会审议批准。就上述议案审议进展等情况,中国网财经采访到华融信托,对方表示,一切以集团公告信息为准,目前并无其他信息。

  另外,中国华融在公布有关华融信托重组等公告时表示,应本公司要求,本公司股份自2021年4月1日上午九时正起已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暂停买卖,待本公司刊发经审核之2020年度业绩,并将继续暂停买卖,直至进一步通知。本公司将适时进一步刊发公告。截至目前,中国华融仍未公布其2020年经审核后年报,这意味着中国华融还将继续停牌。

  母公司2020年报未能及时公布,反映到华融信托自身,其2020年报也迟迟未见发布。据华融信托2019年年报,截至报告期末,中国华融仍以持有华融信托76.79%股份,位列华融信托第一大股东。其剩余股份分别被长城人寿(14.64% )、珠海市华策集团(7.32%)、新疆凯迪投资公司(0.74%)、新疆恒合投资公司(0.51%)相继持有。之后,中国网财经通过工商注册信息比对了解,目前其股权结构并未发生改变。

  同样据其2019年年报,华融信托董事会分别由6人和7人构成,包括董事长白俊杰、监事长孟玲虎在内,两组成员分别有4人为中国华融推荐,占绝对多数席位。另外,中国网财经通过工商信息发现,2020年12月,华融信托多名董事、监事发生变动,但由于其2020年报至今仍未公布,上述信息无法得到有效核实。

  业绩排名垫底,业务几近停滞

  中国网财经了解到,截至上月中旬,包括60家信托公司通过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披露未经审计的2021年半年度财务报表,以及陕国投在披露的2021年上半年业绩快报,已有总计61家信托公司披露2021年上半年财报数据。通过各家信托公司公布数据不难发现,上半年行业内公司实现总营收约738.1亿元,实现行业总盈利约344.65亿元;其中有六成公司未能达到行业业绩平均水平,公司业绩出现“四六分化”情况,头部公司优势凸显。而对于像华融信托几家少数甚至还未公布2020年业绩数据公司来说,情况或更加不乐观。

  2019年,华融信托实现营收8.04亿元,同比增长93.73%,但在营收实现同比较大涨幅情况下,其净利却出现大幅亏损。报告期内,其最终录得净利亏损4.12亿元,相较于前期降幅高超8.6倍。中国网财经注意到,其利息支出同比上升78.12%,以及资产减值损失出现超1.6倍上涨等营业支出数据全面上涨,都成为造成其净利暴跌原因。

  另外,上文提到关于华融信托债务重组情况,同样依据其2019年年报数据。当期,华融信托录得总负债为84.11亿元,同比增加19.76%,资产负债率约为49.01%。信托专家廖鹤凯对中国网财经表示,近50%资产负债率有些偏高了,目前,行业内平均资产负债率一般在20%以下。2020财年,华融信托,经营状况以及资产负债状况是否得到改善,同样由于其2020年报至今仍未公布,上述信息无法得到有效核实。华融信托相关人员在回答中国网财经其何时公布2020年年报提问时表示,具体要看集团统一安排。

  廖鹤凯补充道,资产负债率过高会对公司正常经营造成较大压力,产品发售之类的正常经营与自营资产没有直接关联的不会受到直接影响,但是会影响公司声誉间接影响产品发售。中国网财经通过华融信托官网发现,目前其在售产品分别为华融天津紫金府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三期)、华融南宁万达茂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一期)共两只产品,且推介时间均为2021.03.31―2021.04.30。对于有关产品发行是否出现停滞问题,中国网财经采访到华融信托,对方表示,目前一切经营正常。

  中国网财经注意到,经营数据迟迟秘而不宣,母公司欲对其进行重组,在反映出经营和面对较大压力同时,也从侧面反映出“AMC系”信托公司逐渐失宠事实。

  “AMC系”信托迎变局,新规未能扭转趋势

  中国网财经了解发现,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在信托业总共在业68家信托公司中,“AMC系”信托公司共有4家,除华融信托外,还包括长城信托、金谷信托、大业信托,其背后分别对应被称为国内四大AMC的华融资产、长城资产、信达资产、东方资产。无独有偶,就在不久前长城资产拟出售长城新盛信托的控股权,受让方限定国有企业,正通过某截至投行业务部门寻求受让方。对此,当时中国网财经向长城信托核实,对方北京总部告知信披联系人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据记者以截至发稿前数据统计分析,除未公布2020年业绩数据华融信托外,包括金谷信托、大业信托、长城信托在内业绩表现及综合实力均排名行业中下游,长城信托则排名行业末端;若依据2019年业绩排名来看,上述三家公司排名均优于华融信托。

  对于“AMC系”信托失宠情况,结合此前长城资产欲出售长城新盛信托,以及华融信托将重组事件,有分析人士表示,上述事件考虑因素,可能既有上述信托业绩不佳的原因,也有AMC回归主业背景。

  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发现,近年来,在监管要求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专注主责主业之下,AMC回归主业的步伐不断加快,纷纷加速“瘦身”,整合不良资产主业之外的多元化业务。除长城资产试图出售非主业资产外,此前,信达资产已减持或出售了原有2家保险公司股权。

  廖鹤凯向中国网财经解释道,随着近年来不良贷款额攀升,政策支撑地方AMC成立,四大AMC主业方面竞争加剧压力倍显,而在十余年的全面商业化过程中,众多非主业业务给集团带来的实际收益非常有限,特别是其中很大比例业务持续经营不佳亏损较大,出清非主业金融资产是新时期四大AMC生存发展的必由之路,还会持续下去。

  今年5月,为推进信托业风险资产处置,银保监会下发《关于推进信托公司与专业机构合作处置风险资产的通知》,明确信托业风险资产处置,可以与信托保障基金、AMC和地方AMC等专业机构合作,探索多种模式、以更加市场化的方式进行。信托业风险资产,包括信托公司固有不良资产和信托风险资产。

  《通知》要求,信托公司要落实风险资产处置的主体责任,积极探索风险资产处置的新方法新手段,切实提高风险处置质效。对于采取有效措施真实化险的信托公司,在监管评级、市场准入等方面,可给予适当的监管激励。

  当时,有业内人士表示,早在《通知》之前,就已经有AMC与信托公司就不良风险资产处置开展了相关类型的合作,不过由于没有明确的模式和规定,导致存在诸多乱象。一位信托公司高管认为:“出台上述文件的目的应该是,规范信托公司风险资产的处置和计提,防范虚假出表。”

  信托专家帅国让对中国网财经表示,对于AMC来说,尽管拥有丰富的不良资产处置经验,但信托业的不良资产处置与银行业的可能有所差别。一方面,信托风险资产单个项目的规模一般较大;另一方面,信托风险项目背后往往存在着复杂的地方关系及债务结构,这些都给AMC参与信托公司风险资产处置提出了挑战。

  由上述华融信托即将重组,以及长城信托将被出售事实不难看出,尽管新规推出对于AMC机构与信托公司展开更广泛业务合作创造了新的合作机会,但机会与挑战并存;且新规并未能扭转信托等非主责主业业务在AMC公司内部失宠事实。未来,中国网财经在持续关注行业发展同时,也将对上述“AMC系”信托公司发展情况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