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USDA的九月月度供需报告只有两天的时间,市场对于新季报告的各项目预测也陆续出炉。目前市场焦点主要关注在了新季的作物单产之上,尤其在8月报告中USDA给出了超低单产,而8月又经历了风调雨顺的天气之后,市场对于单产的调整充满期待。

  但单产并不是影响新季供给端多寡的唯一变量,另一大影响因素其实是种植面积

  从FSA公布的注册面积出发,我们聊聊其与NASS的数据差异和对九月报告面积变化的预测。

  USDA在9月1日表示, NASS将在九月月度供需报告中重审美国玉米、高粱、大豆和甜菜作物播种面积和收割面积数据,并将对预估值作出调整。这一表态非常反常,以往来说,九月报告只会调整种植时间较早的棉花和稻谷,而较晚种植的玉米、大豆和高粱等在十月报告才会进行调整。

  对于本次面积的调整方向和幅度,目前有两大影响因素。

  一是今年良好的种植利润与较低的种植面积中间的预期差。

  FSA的注册面积对USDA九月报告有何指导意义?

  来源:CFC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研究

  6月底种植面积报告中给出的大豆种植面积较市场前期预期足足减少了140万英亩,玉米也较市场预期减少了110万英亩。在今年这个十年一遇的种植利润大年里,蛛网模型理论的失效极大的出乎市场预料,同时也为本次调整开辟了空间。

  二是FSA注册面积的影响,这也是本文的重点。

  FSA注册面积是什么?

  FSA是USDA负责农场服务的部门,其负责的农产品补贴计划要求农民如实申报其种植的不同作物面积以获得国家补贴,计划的详情参见我们以前的文章:【建投分享】什么是美国的农产品补贴计划?

  农民为申请补贴计划申报的面积即为FSA注册面积的主要来源。在类别划分上,FSA将种植面积数据按照FSA将已种植但种植失败的面积与已种植可产生作物的面积分开记录,两者之和即为总的作物种植面积。

  和大多数月度数据一样,FSA的注册面积数据要逐月调增,但由于其指向的是农民报告的种植面积,其只会逐月出现递增,而不是减少。实际上,FSA在八月第一次公布的种植面积与次年一月最后一次公布的面积数据差额往往并不小。

  FSA的注册面积对USDA九月报告有何指导意义?

  来源:USDA

  如图可见,玉米大豆的最终注册数据要较八月第一次申报时普遍高出100万英亩左右,而2013-15差距更大一些,2020年主要是由于疫情影响导致前期统计数据不足,终值与初值的差额也创下了历史新高。

  注册面积的前后统计差距也意味着八月统计出的FSA数据有效性有限,尤其是在疫情同样未止的2021年。实际上,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月度供需报告的面积统计上,疫情之下今年并不适合提前至九月公布种植面积的增减变动,USDA的反常做法背后的动机值得考虑。

  FSA注册面积与USDA月度报告公布的面积有何差异?

  首先,两个面积数据各自来源的机构并不相同。FSA公布其项目注册面积,而USDA月度供需报告面积则来源于农业统计机构NASS。

  其次,两家机构统计的方法和口径也决定了数据之间的差异。FSA注册面积的主要来源是农民为申请补贴计划申报的面积,而NASS会根据自己调查的结果、作物的卫星图像,并考虑FSA报告的种植面积,对作物的种植面积和收获面积进行调整、估算、确定。

  因此,两者报告的种植面积存在差异是一定的。具体看,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显著区别:

  1、并不是所有生产者都会参加FSA的农作物种植补贴计划并向FSA报告他们的种植面积,而NASS的估计值代表了所有的种植面积,因而一般来说NASS报告的种植面积将始终大于向农业服务局报告的种植面积。

  2、对于种植面积数据,FSA分开记录了已种植但种植失败的面积和已种植但有收成的面积,而NASS将这两类都包括在种植面积中。而在FSA报告的种植失败面积,会被NASS用以确定收获面积,但两者并不相等。

  3、对于覆盖作物面积的认定也使得两个机构的种植面积数据并不相等。例如,如果农民将玉米作为覆盖作物种植,那么NASS将把它包括在玉米种植面积中。但FSA对于覆盖作物有专用的统计条目,因此这部分玉米种植将被FSA记录在“覆盖作物”面积中,而不是记录在玉米种植面积中。这也使得FSA各类作物种植面积要少于NASS的面积数据。

  已出炉的FSA注册面积数据对我们判断九月报告中面积的增减有何指引?

  目前,FSA八月注册面积数据已经公布,虽然存在一定局限性,但其仍是我们衡量新季面积变化,尤其是在九月报告中的变化时需要重点考虑的对象。

  FSA的注册面积对USDA九月报告有何指导意义?

  来源:USDA, CFC农产品研究

  从八月供需报告和FSA注册面积出发计算,玉米、大豆、棉花的NASS数据分别较FSA注册数据高出了238、227、75万英亩。

  而回溯历史,除去差距明显的2013-15年和统计不及时造成数据差异过大的2020年,玉米、大豆、棉花的正常年份机构数据间差额在364、208、38万英亩。也就是说,理论上按照FSA八月注册数据计算,八月月度供需报告中预测的大豆、棉花的种植面积偏高,而预测的玉米面积偏低。

  因此,从FSA注册面积去推,本月应当调增玉米种植面积120万英亩,调减大豆种植面积20万英亩,调减棉花面积30万英亩。

  结论

  综上所述,本次提前至九月报告调整作物种植面积的行为并不算合理。在确定调整的基础上,考虑到农民申报给FSA的面积数据,九月报告对玉米面积应当调增,而对大豆棉花面积应当调减。

  但仍有些问题也值得考虑,利润对面积的刺激作用可能仍有待发挥,而今年的疫情或许也导致了FSA八月统计出的注册面积偏低。从这个角度去看,大豆、棉花的数据差异可能才是正确选项,九月报告不应出现面积下降,而玉米相应面积增加幅度会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