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观点及内容摘要

  8月,我国出口同比增长15.7%,增速较7月上涨7.6个百分点,进口同比增长23.1%,较7月上涨7个百分点,好于市场预期。8月,我国实现贸易顺差3763.1亿元,较7月小幅上涨。

  8月,在基数效应抬升的背景下,我国出口两年平均增长创二季度以来次高。受疫情的影响,在海外景气回落的情况下,我国出口增长维持强劲,除受到海外疫情带来防疫物资出口增长外,东南亚国家疫情较重致使海外订单向我国的转移替代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我国出口的增长。

  主要出口商品中,与防疫相关的纺织纱线、塑料制品出口增幅较大,显示海外疫情反弹对我国出口的拉动。与海外需求相关的灯具、家具、高技术产品出口维持较高增速,显示外需增长韧性依旧较强,仍对我国出口形成强劲的支撑。

  8月,我国对主要贸易伙伴出口增长走势分化,对美出口增长是我国出口的主要拉动因素。而在此轮全球疫情反弹中,美国经济受疫情影响较小,表现相对较好是造成我国出口国别差异的主因。

  8月,受国内生产平稳回升及大宗商品价格维持高位的拉动,我国进口同比超预期增长,对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额增长普遍加快,其中,钢坯、铁矿、原油、大豆进口量及进口额增长双双加快,考虑到8月国内铁矿、钢坯、原油价格环比均出现回落,相关商品进口的增长主要反映出国内生产恢复对进口的拉动。

  8月,我国出口增长超出预期一定程度上受到海外疫情导致的防疫产品出口阶段增加及我国供给对海外市场替代增大等短期因素的影响,而随着疫情的缓解及东南亚国家生产的恢复,防疫产品及供给替代对我国出口的拉动难以持续。而外需上,二季度以来,我国对美出口的强劲增长一直是国内出口的重要支撑,但随着美国财政补贴的逐渐退坡,5月以来,美国零售销售增长持续回落,而随着9月美国财政补贴的全面退出,美国商品消费需求预计将进一步回落,而从外贸先行指标看,至8月,我国制造业PMI新订单指数已连续5个月环比收缩,由于出口订单对出口增长有3-6个月的领先性,预计下半年外需放缓对我国出口的压力将逐步显现。

  正文

  1. 外贸增长超出预期 贸易顺差稳中有升8月,我国以人民币计价的外贸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18.9%,环比7月上涨7.4个百分点,其中,出口同比增长15.7%,增速较7月上涨7.6个百分点,高于8.4%的市场预期,进口同比增长23.1%,较7月上涨7个百分点,好于18.5%的市场预期(见图1)。8月,我国实现贸易顺差3763.1亿元,较7月3626.7亿元小幅上涨(见图2)。

  外贸数据点评:出口再超预期,外需压力仍存

  外贸数据点评:出口再超预期,外需压力仍存

  2. 多重因素推升出口 生产恢复主导进口

  8月,在基数效应抬升的背景下,我国出口当月同比增长加快,以人民币计价的出口两年平均增长13.4%,较7月提高4.3个百分点,为二季度以来次高(见图3)。8月,受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景气持续下滑,摩根大通制造业PMI回落至54.1%的2月以来低点(见图4),在海外景气回落的情况下,我国出口增长维持强劲,除受到海外疫情带来防疫物资出口增长外,东南亚国家疫情较重致使海外订单向我国的转移替代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我国出口的增长。

  外贸数据点评:出口再超预期,外需压力仍存

  外贸数据点评:出口再超预期,外需压力仍存

  主要出口商品中,从两年复合增长看,8月除焦炭、船舶、贵金属、玩具外,主要商品出口额当月同比增长均较7月出现提升(见图5),其中,与防疫相关的纺织纱线、塑料制品8月出口增幅较大,显示海外疫情反弹对我国出口的拉动。此外,与海外需求相关的灯具、家具、服装、箱包等商品出口两年复合增长率环比增幅均超过4%,自动数据处理设备、集成电路的等高技术产品出口继续维持较高增速,两年平均增速双双超过20%,显示外需增长韧性依旧较强,仍对我国出口形成强劲的支撑。

  主要贸易伙伴中,8月,我国对主要贸易伙伴出口增长走势分化,在考虑疫情期间基数效应影响后,8月,我国对美国出口两年平均增长13%,较7月上升3.7个百分点,对欧盟、日本、东盟出口两年平均增长率分别由7月的9.9%、6.2%、16.3%回落至6.4%、5.1%、14.3%(见图6)。

  8月对美出口增长是我国出口的主要拉动因素。在此轮全球疫情反弹中,相对于欧盟等发达经济体,美国经济受疫情影响较小,表现相对较好是造成8月我国出口国别差异的主因。8月在欧元区制造业PMI由62.8%下行至61.4%的同时,美国ISM制造业指数回升0.4个百分点至59.9%。

  外贸数据点评:出口再超预期,外需压力仍存

  外贸数据点评:出口再超预期,外需压力仍存

  8月,受国内生产平稳回升及大宗商品价格维持高位的拉动,我国进口同比超预期增长,考虑基数效应影响,两年平均复合增长较7月上升1.96个百分点至10.9%。主要进口商品中,8月,我国对自动处理设备、半导体、集成电路等高技术产品进口继续维持较快增长,同时,我国对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额增长普遍加快,其中,钢坯、铁矿、原油、大豆进口量及进口额增长双双高位加快,而考虑到8月国内铁矿、钢坯、原油价格环比均出现回落,相关商品进口的增长主要反映出国内生产恢复对进口的拉动。

  外贸数据点评:出口再超预期,外需压力仍存

  外贸数据点评:出口再超预期,外需压力仍存

  3. 出口支撑难持续 外需压力仍存

  8月,我国出口增长超出预期一定程度上受到海外疫情导致的防疫产品出口阶段增加及我国供给对海外市场替代增大等短期因素的影响,而随着疫情的缓解及东南亚国家生产的恢复,防疫产品及供给替代对我国出口的拉动难以持续。而外需上,二季度以来,我国对美出口的强劲增长一直是国内出口的重要支撑,但随着美国财政补贴的逐渐退坡,5月以来,美国零售销售增长持续回落,而随着9月美国财政补贴的全面退出,美国商品消费需求预计将进一步回落,而从外贸先行指标看,至8月,我国制造业PMI新订单指数已连续5个月环比收缩,由于出口订单对出口增长有3-6个月的领先性,预计下半年外需放缓对我国出口的压力将逐步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