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持 人:《金融时报》见习记者 左希

  特邀嘉宾: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曾刚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

  研究院兼职研究员 董希淼

  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研究院博士后 郑忱阳

  9月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以下简称“国常会”)再次就加大对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纾困帮扶力度作出重要部署。会议提出,今年再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支持地方法人银行向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发放贷款。

  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意味着地方法人银行可以向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再多发放3000亿元贷款,这对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会带来哪些利好?国家为何在此时决定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未来,地方法人银行将如何在政策引导下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近日,《金融时报》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了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以及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郑忱阳。

  主持人:您认为为什么提出再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

  曾刚:小微经济本身抗风险能力就相对较弱,再加上资金实力不够强,所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结构调整叠加疫情冲击,使其经营状况面临比较大的压力。

  由于我国的小微企业很多都集中在服务行业,而服务行业是一个受外部环境约束较强的领域,疫情的反复对其供求双方都有很大干扰,这也导致目前小微企业的恢复状况不尽如人意。同时,小微企业和小微经济又是我国GDP和税收的重要贡献者,是吸纳就业的主力军,对整个国民经济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在今年3月,国常会已经决定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进一步延期至今年年底。因此,在我看来,此次再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的决定,是在此基础上对小微企业帮扶力度的进一步强化。

  董希淼:当前,虽然我国宏观经济恢复较快,但恢复的态势还不十分稳固,内外部不确定性仍然较大,部分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依旧存在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国务院多次强调继续支持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因此,此次国常会部署加大对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纾困帮扶力度,是非常必要的,将有助于稳定市场主体的信心和预期,进一步巩固前期政策的效果。

  同时,为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支持企业的相关政策不会贸然退出,并会根据内外部形势变化和企业实际需求,出台新的支持政策,稳定企业的信心和预期。

  主持人:此次新增的是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与银行直接发放3000亿元贷款相比,有哪些优势?

  董希淼:再贷款是由人民银行给商业银行贷款、再由商业银行向客户贷款的资金。作为一种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支小再贷款具有“两个定向”“两个低于”的特点:

  “两个定向”,是指支小再贷款由人民银行定向提供给符合条件的地方性法人金融机构――包括小型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和村镇银行等四类,这些金融机构获得再贷款资金后,向小微企业定向发放贷款。

  “两个低于”,是指人民银行向符合条件的地方性法人金融机构提供再贷款时,利率在贷款基准利率上减点;金融机构运用再贷款资金向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时,利率低于同期同档次小微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

  9月7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下一步会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人民银行提供商业银行的再贷款利率是2.25%,商业银行拿到这笔贷款后,发放给小微企业,发放贷款的平均利率在5.5%左右。同时,采取“先贷后借”模式,保障资金使用精准性和直达性。这样可以充分发挥支小再贷款的引导作用,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保持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信贷增量总体稳定,在内外部不确定性因素较多的情况下稳固经济恢复态势。

  郑忱阳:与银行直接发放3000亿元贷款相比,再贷款具有诸多优势:

  一是这种模式确保了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的直达性、精准性和有效性,银行直接贷款可能会存在资金“跑冒滴漏”的问题,不能保证资金全部投向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二是人民银行释放基础货币,可以起到调控货币供给的作用,再贷款已成为人民银行基础货币供给的重要渠道;三是降低银行的资金占用,减少资金成本,为银行提供流动性,让银行留存信贷额度继续支持重点领域。

  主持人:新增支小再贷款这一政策将对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有哪些好处?

  曾刚:支小再贷款选择提供给符合条件的中小银行,主要有两方面的好处:

  一方面,从资产端投向来讲,因为中小银行包括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村镇银行等的客户绝大多数都属于中小微企业,这样能最大程度确保支小再贷款投向小微企业,保证政策工具本身的精准。

  另一方面,从资金来源端考虑,中小银行对低成本资金来源是相对更加缺乏的,而城商行更是对整个中长期贷款资金来源都普遍缺乏;农商行虽然不缺资金来源,但是其整体的资金来源成本相对较高,导致其负债成本也被拉高。

  因此,这些银行有了人民银行的再贷款之后,能够很好地缓解目前他们存在的资金成本偏高的状况,对于中小银行的发展形成了一定的支持。

  郑忱阳:再贷款的发放对象是地方法人银行,通过“先贷后借”方式,不仅为地方法人银行提供资金流动性支持,拓宽资金来源渠道,还通过定向支持政策帮助、引导地方法人银行同当地中小企业对接,让银行与企业强化联系,在巩固现有客户的基础上提高获客、拓客能力,有助于其拓展普惠金融市场。

  再贷款为小微企业提供低成本的资金,贷款利率更加优惠,人民银行有明确的利率要求,也会指导地方法人银行用好再贷款政策。由于人民银行要求再贷款的银行建立电子台账,强化对资金使用情况的跟踪监测,在提升资金运用效率的同时增强了银行的风险管理能力,有助于提高地方法人银行支持小微企业的积极性,切实提升再贷款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和效果。

  主持人:您对加大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支持力度有什么建议?

  董希淼:提升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金融服务,需加强和完善小微金融政策支持体系。如建立和完善政府、企业、银行三者参与的风险共担体系,完善政府主导的小微信贷担保体系,改善小微金融风险补偿环境;建立健全小微金融评价指标,对积极开展小微金融服务的金融机构给予一定税收优惠;人民银行等通过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以及支持金融机构发行小微企业贷款专项金融债,加大对小微金融服务的定向支持,降低金融机构服务成本。

  曾刚:从银行的角度来说,首先要重视科技创新。目前,银行在下沉服务重心方面做了很多积极的探索,这些是需要业务模式上的创新来支撑的,尤其是利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去推动。

  银行做小微业务最大的问题就是单个客户成本高,且风险较大。运用数字化平台和模式,例如场景银行、行业银行、商圈、供应链金融等,一方面能够以比较低的成本触达客户,因为一个商圈或者说一个生态,获客是批量式的,这样单个客户的服务成本可以有效降低;另一方面,在这个平台之上,银行可以获得更多数据信息资源,例如交易信息、供应链存货等各方面资金流及物流状况信息等。基于这些数据,银行可以很好地对客户进行准确的风险评估与识别,从而能够更好地进行贷后风险管理。同时,运用平台金融发展模式,银行能够有效提高风险管理效率,降低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