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晚间,上交所披露科创板上市委2021年第66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旷视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旷视科技”)于科创板上市首发获通过。

  作为国内AI“四小龙”之一,旷视科技上市进程一直备受关注。2019年8月,旷视科技曾向香港联交所提交IPO申请,之后市场上曾经分别传出聆讯失败与成功的消息,旷视一直未予正式回应。直到2020年的2月,港交所网站显示,旷视科技的聆讯资料状态变为“已失效”。此后,旷视科技转战科创板。2021年3月,该公司科创板IPO申请获得受理。

  在2021年9月9日上午的审议会现场,科创板上市委员会要求旷视科技结合主要客户不稳定,集中度不高,且为非行业龙头的情况,进一步阐述公司的核心技术竞争力和未来发展前景等问题。此次审议结果显示,旷视科技并无需进一步落实事项。至此,旷视科技的上市长跑也终于迎来曙光,如若进程顺利,旷视科技也有望成为“AI四小龙”中第二家登陆科创板的公司。在此之前,云从科技的首发申请已经获得通过。

  旷视科技9月2日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显示,按1股/1份CDR的比例进行转换,旷视科技计划发行CDR募集至少60.18亿元资金,用于建设北京的基础研发中心、AI视觉物联网解决方案及产品的开发与升级、物流智能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的研发与升级、传感器研究与设计,并补充流动资金。

  三位学霸创始人

  旷视科技的成立在AI计算机视觉的四家独角兽中当属最早。2011年,旷视科技由三个年轻人正式创立,创始人为印奇、唐文斌、杨沐,三人都曾就读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实验班(“姚班”),也是三位知名学霸创始人。

  目前,印奇为旷视科技CEO。1988年出生于芜湖的印奇,201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姚班,随后赴哥伦比亚大学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也正是在这里,印奇和旷视科技的其余两位创始人唐文斌、杨沐相识。

  唐文斌则是被保送进入清华大学,同时也是2009 首届“Yao Award”金牌获得者;杨沐曾经更是获得过国际信息编程奥林匹克比赛的金牌。年龄相仿,又都是计算机爱好者,让三人顺利走到一起。

  在成立旷视之前,三人联手做的一款游戏《乌鸦来了》曾经冲到中国区苹果APP Store游戏排行榜前五名。虽然游戏的成功给予了创始团队极大的信心,但创始团队并没有打算在游戏行业继续深耕,他们依然坚定要回到初心――人工智能。或是在这样的想法激发下,旷视科技成功诞生。

  与此同时,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传奇故事一样,伴随旷视科技业务不断发展的是不断增长的资本引入。旷视科技最近一轮融资发生于2019年5月8日,由阿里巴巴领投,融资额高达7.5亿美元。据招股书,IPO前,蚂蚁集团为旷视大股东(15.08%),与淘宝共同持旷视科技29.41%的股份。除阿里系外,旷视投资方还包括创新工场、富士康、联想集团等。但联想、创新工场等股东目前并未在旷视持股股东之列。此前旷视曾回应称,这是由于VIE架构调整的缘故。

  截止招股书(上会稿)签署日,印奇、唐文斌、杨沐为旷视科技实控人。旷视采用AB股架构,三位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合计持有2.41亿股A类股,占已发行总股本的16.83%,其中印奇持股比例为8.21%,唐文斌持比例为5.9%,杨沐持股比例为2.72%。占全体股东可行使表决权的70.28%。

  上半年亏损超18亿

  不过,与大多数AI企业一样,旷视科技面临着一定程度的亏损,且毛利率波动明显。

  目前,旷视科技的主营业务是智慧城市项目,近三年来,城市物联网产品的收入比重基本维持在65%左右。消费物联网业务占比则呈现明显下降趋势,从2018年的超过30%下降至去年的18%左右,布局较晚的供应链物联网业务占比则不断加大,由5.40%增长至15.71%。

  其中,由于消费物联网解决方案的成本以软件为主,2018 年以来,旷视科技消费物联网毛利率均维持在 81%以上,作为旷视科技的传统核心业务,该板块也为旷视科技毛利主要贡献者。

  具体来看,旷视科技消费物联网解决方案业务分为云端 SaaS 类和移动终端类两大块,云端 SaaS 类服务的成本主要是提供公有云服务的运行成本,2020年度毛利率80.10%。而移动终端类业务主要采用软件授权形式,允许客户将公司提供的相关算法软件或软件包装载在约定型号的智能设备上使用,以此收取技术和软件授权使用费,因此整体毛利率较高,在2018年达到97.21%,2020年也为公司所有业务最高水平,为83.50%。

  旷视科技科创板IPO过会:拟募资60亿,今年上半年净亏损超18亿

  图源:旷视科技招股书

  相比之下,其它两大板块业务毛利率相对较低,波动更加明显,也使得旷视科技综合毛利率由2018年的 62.23%下滑近一半至33.11%。同期,旷视科技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毛利率由2018年的57.10%“腰斩”至26.13%,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毛利率由2018年的12.85%下滑超55%,至5.76%。

  对此,旷视科技也表示,城市物联网以及供应链物联网提供软硬一体的全栈式解决方案,成本结构中硬件成本占比较高,因而毛利率相比偏低。而报告期内,企业综合毛利率波动较大,则主要是因为主要和公司业务在拓展到不同的行业和地区时,客户构成的差异以及需求的不同,造成产品服务要求不同。

  旷视科技尚未盈利。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8.54亿元、12.60亿元、13.91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8亿元,66.39亿元和33.27亿元。截至2020年末,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47.31亿元。

  今年上半年,在营收同比大涨情况下,旷视科技也仍未能实现盈利。招股书显示,2021年 1-6月,公司营收为6.69亿元,较 2020同期增长91.27%,净亏损则达18.58亿元。对此,旷视科技表示,主要系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研发费用金额较大以及股份支付费用较高所致。(北京时间财经 吴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