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地煤价面临政策调控,下游拉运积极性持续走高,二港和电厂库存小幅垒库。华东、华南电厂日耗下降、调进增加,存煤缓慢恢复,这意味着下游补库量开始大于消耗量,去库出现拐点。上级严控坑口涨价行为,内蒙部分煤矿下调出厂价,陕西部分煤种价格也出现下调,动力煤供需紧张趋于缓解,叠加政策高压。预计九月下旬,港口煤价也将出现高位回落。

  回顾春节期间,港口煤价较节前被“腰斩”,然而三四月份电厂机组检修结束后,下游工业用电恢复叠加国内安监、环保检查偏紧,进入五月份,港口煤价已经涨至900元/吨以上,这对于下游电厂来说难以承受。五六月份本是电厂补库绝好时机,但在煤价高企的情况下,下游采取低库存度夏的策略,消耗一部分煤炭,就采购一部分。五、六月份,下游电厂除了主打长协煤,并大力增加进口煤以外,主动招标采购市场煤的意愿不强。在七、八月份高日耗下,部分电厂存煤消耗速度加快,下游补库意愿增强,引发煤价高位震荡。直到进入九月份后,沿海八省高温未散,电厂日耗依然保持在200-220万吨之间徘徊,沿海运价指数一路走高。九月份,在电厂低库存和高日耗驱动下,下游拉运积极性显著增强。

  电厂库存方面,截止目前,无论是重点电厂,还是统调电厂,还是沿海电厂,存煤均出现小幅增加,意味每天净消耗量开始小于调入量,电厂开始垒库。一旦进入九月下旬,随着气温下降,沿海八省日耗有望持续回落,南方电厂和二港库存累库趋势有望延续。在政策调控压力之下,内蒙地区多家煤矿下调出厂价。从市场供需来看,前期新核增的产能和新批复的土地有望快速落实到位,下游日耗有望走弱,动煤供需紧张趋于缓解;叠加政策高压,动力煤价格难以继续大幅提涨。

  金九银十是工业生产的旺季,各行各业对煤炭的需求量急剧增长。印尼煤炭主产区遭受暴雨,部分煤矿生产连续性中断,印尼煤供应增量不及预期。进入九月份后,随着陕蒙局部地区煤矿煤管票趋于宽松,煤炭产量多有释放;其中,鄂尔多斯(行情600295,诊股)地区煤炭日产量回升至200万吨以上,国内动力煤市场供需两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