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

  时隔三年再战IPO,浙江恒威电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恒威电池)旧疾复发。

  2017年,恒威电池首次闯关IPO,但在2018年3月,公司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文件,原因是业绩滑坡。

  这一次,恒威电池IPO依旧很悬。近三年,公司经营业绩快速增长,但公司预计,今年三季度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可能会出现下降。

  恒威电池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家族成员合计持有公司93.11%股份。2017年前后,家族成员先后向恒威电池拆借资金高达4.96亿元。

  恒威电池主要生产锌锰电池,即碱性电池和碳性电池,本次拟通过IPO募资进行大举扩产。令人担忧的是,恒威电池碳性电池产能利用率不高,扩产后的产能消化将成难题。

  在全球市场上,金霸王、松下等国际巨头占据锌锰电池主导地位,恒威电池是一家贴牌生产商,境外销售收入占比超过90%。在国际贸易环境日趋复杂情况下,公司海外销售的不确定性增大。

  前三季度净利润预降

  正处于IPO关键期,恒威电池的经营业绩或再次变脸,成为其IPO障碍。

  这是恒威电池第二次IPO,前次IPO为2017年。

  证监会官网显示,2017年12月12日,恒威电池向证监会报送了上市申请文件,并进行预披露。当时,公司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

  然而,2018年3月12日,仅过三个月,恒威电池向证监会撤回了上市申请文件,令市场颇为诧异。

  近两年,资本市场深化改革持续推进,A股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创业板推行注册制,IPO持续常态化。

  2020年10月12日,首次IPO终止两年后,恒威电池再次向A股市场发起冲刺。这一次,上市目的地是创业板。

  有意思的是,首次IPO失败,时任的财务总监、董秘杨菊辞职。2020年,公司再战IPO,又将杨菊请回,让其“官复原职”。

  在最新披露的招股书中,针对此前预披露才三个月就终止IPO的异常行为,恒威电池解释称,前次申报报告期内业绩波动及自身发展战略调整,经过保荐人与公司及其他中介机构深入沟通,决定撤回前次首发上市申请文件。

  根据恒威电池解释,前次IPO终止的原因是业绩波动。事实确实如此,2014年至2017年6月,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4979.74万元、6705.52万元、6076.25万元、2515.45万元,2015年较2014年大幅增长,2016年出现下降。当时,公司预计2017年会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根据最新招股书,2017年全年,恒威电池实现的净利润为4820.47万元,较2016年出现明显滑坡。

  对于本次IPO,恒威电池称,前次撤回涉及的相关问题已得到解决,前次申请首次公开发行终止审查不会对公司本次发行上市申请造成实质性影响。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6亿元、3.22亿元、4.86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0.59亿元、0.65亿元、0.96亿元。这三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表现为稳步增长,其中,2020年,二者的同比增速分别为50.84%、47.80%,有加速增长迹象。

  今年上半年,恒威电池实现营业收入2.41亿元、净利润4248.34万元,同比分别增长32.14%、21.25%,不过,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4005.55万元,同比增速仅为8.90%。

  公司预计,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3.80亿元至4.30亿元,同比增长8.05%至22.27%,净利润为6400万元至7400万元,同比变动-4.37%至10.57%,扣非净利润6200万元至7200万元,同比变动-7.19%至7.78%。如果这一趋势延续,预计全年业绩有较为明显下降。

  去年10月12日递交上市申请并进行披露,目前,恒威电池已经完成了三轮问询。如果业绩变脸,或将影响其IPO进程。

  IPO前忙分红实控人分走超90%红利

  实际控制人对公司控制度颇高,也是恒威电池的一大风险。

  恒威电池创立于1999年1月,由朱墨农、汪剑平、钱其美共同出资设立,设立时注册资本86万元。其中,朱墨农系汪剑平之母。

  目前,恒威电池法定代表人为汪剑平,实际控制人汪剑平家族6人,即汪剑平、徐燕云、汪骁阳、汪剑红、傅庆华、傅煜。汪剑平与徐燕云为夫妻关系,其子为汪骁阳。汪剑红为汪剑平之妹,汪剑红与傅庆华为夫妻关系,其子为傅煜。汪剑平家族直接间接合计持有恒威电池93.11%股份,为其共同实际控制人。

  作为一家典型的家族公司,不仅仅是持股比例高,家族成员还控制着董事会、管理层。

  恒威电池董事会有7名成员,除了3名独立董事外,4名非独立董事中,家族成员汪剑平、汪剑红各占一名,其中,汪剑平担任公司董事长。

  恒威电池的高管层有4名成员,即1名总经理、2名副总经理、1名财务总监,这四个职位中,汪剑平出任总经理,傅庆华担任副总经理,家族成员也占了2名。

  家族企业极易出现关联交易、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侵害中小股东利益的现象。

  在恒威电池身上,曾经频繁发生关联方占用其资金行为。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朱墨农曾占用恒威电池资金高达4.21亿元(含2014年前未偿还部分)。汪剑平、汪剑红、徐燕云也曾分别占用资金0.23亿元、0.52亿元、0.20亿元。这三年,汪剑平家族占用的资金合计为4.96亿元。期间,朱墨农还向恒威电池的供应商提供2000万元借款。

  此外,备受诟病的是,恒威电池IPO之前,实控人家族忙着分红。

  2017年度-2020年度,恒威电池向股东派发股利金额分别为1.35亿元、2250万元、5250万元、5850万元,合计2.69亿元。扣除个税后,全体股东实收现金分红分别为1.23亿元、2040.12万元、4760.28万元、5304.31万元,合计2.44亿元。

  2016年底,恒威电池未分配利润2.16亿元,2020年底为0.90亿元。

  本次IPO,公司拟募资4.33亿元,其中拟将0.60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大举分红后,再募资补充流动资金,恒威电池的操作无疑有圈钱之嫌。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分红,实控人家族合计分得税后红利2.27亿元,占比超90%。

  产能利用率不高仍大举扩产

  恒威电池大规模扩产也让市场为之担忧。

  招股书显示,恒威电池主营业务为专业从事高性能环保锌锰电池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分为LR03、LR6系列碱性电池及R03、R6系列碳性电池。

  公司称,其产品广泛应用于小型家用电器、新型消费类电器、无线安防设备、智能家居用品、户外电子设备、无线通讯设备、医疗电子仪器、电动玩具、数码产品、移动照明等民用、工业领域。经过二十多年潜心研发和探索,公司已成长为一家拥有先进制造设备及核心生产技术,综合实力居行业前列的锌锰电池生产商,产品主要电性能超过IEC及国家标准50%以上。

  不过,恒威电池并不具有自主品牌,而是贴牌。公司产品超过90%出口至欧洲、北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基于此,公司与多家国际商业连锁企业、知名品牌运营商及大型贸易商建立起了长期稳定合作关系,主要客户包括DollarTree、Strand、Bexel、Daiso、ICA、Migros等。同时,公司通过Li&Fung、Kanematsu、HW-USA等贸易商将部分产品销售给7-Eleven、Lawson、Wegmans等终端渠道。

  近年来,国际贸易环境日趋复杂,贸易摩擦不断,高度依赖境外市场的恒威电池将面临较大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市场,恒威电池依赖主要客户贸易商HW-USA进行市场开拓。从2008年开始,恒威电池与之开展合作,恒威电池给予的条件较为优惠,包括账期,最长的为船期后120天。此外,恒威电池在美国自行开发客户,需要向HW-USA支付客户维护费。

  备受关注的是,本次IPO,恒威电池拟募资4.33亿元,其中,2.96亿元募资用于高性能环保电池新建及智能化改造项目。项目达产后,公司将新增碱性电池年产能3.78亿支、碳性电池年产能4.43亿支。

  届时,公司将形成年产12.48亿支高性能环保碱性电池、10.64亿支环保碳性电池的生产能力。

  恒威电池现有碱性电池产能8.70亿支、碳性电池6.20亿支。2018年至2020年,恒威电池碳性电池产能利用率57.22%、48.43%、78.82%,产能利用率并不高。

  大幅扩充产能,未来,恒威电池或将面临产能消化难题。

  此外,去年以来,同行业公司纷纷扩产,锌锰电池市场竞争将更为激烈,尤其是碱性电池市场,恒威电池能否在竞争中充分释放竞争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责编: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