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今年以来上游供给约束的特征

  今年以来上游供给约束可分为三个阶段。

  3月开始,主产地煤炭产量受到抑制,唐山钢厂开始限产。

  5月开始,工业用电被迫压减,电力资源明显不足。

  7月开始,上游大宗行业限产范围扩大,部分区域电力资源紧张程度加剧。

  2、上游供给约束指向当前能源格局面临短期困境

  我国西北地区有充足的煤炭资源,西南地区有丰裕的水电资源,西南和西北地区电力资源充裕。因此大量高耗能产业分布在西部地区。

  今年西北地区面临着能耗双控的压力,部分以煤炭作为原料和燃料的高耗能产业,开工率受到明显抑制。

  西南地区近年用电增速较高,但是今年遇到降雨不足,水电资源紧张,影响部分有色金属开工率。

  3、上游周期行业高景气的持续性

  当前上游行业面临着较严峻的供给约束,例如下半年粗钢压减任务较重,煤化工主产区双控目标完成情况较差,西南地区来水资源不足影响水电资源。

  这些约束很难在短期内反转,因此我们预计以钢铁、电解铝、煤化工为主的上游行业的景气度可能至少维持至年底。此外,高景气度被打断的风险可能将来自于行业政策的变化,例如2018年10月后环保限产政策的放松。

  4、未来对供给约束的关注重点

  我们认为对于上游行业的关注重点应放在电价调整、焦煤进口、双控政策调整、原煤产能释放等四方面。其中原煤产量如何在符合国家政策和安全监管的基础上有效释放,值得重点关注。

  风险提示:海外需求波动超预期;国内政策调控超预期;疫情发展超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