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银行(行情601997,诊股)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减少9.43%,这是该行上市以来半年报营收首次同比负增长;截至8月底,该行A股股价年内已跌超13%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已然

  截至8月末,A股41家上市银行已悉数交出2021年上半年的成绩单,其中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阳银行,601997.SH)因营业收入下滑而受到市场关注。作为中西部第一家A股上市银行,贵阳银行2016年上市后的经营业绩较为稳健,但今年来营收持续下滑着实让人吃惊。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贵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72.70亿元,同比下降9.4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22亿元,同比增长3.23%。

  与此同时,上半年贵阳银行信用减值损失减少 8.74 亿元,同比大减29.48%;期末逾期贷款145.92亿元,较年初大增86.16%。

  另外,贵阳银行行长夏玉琳5月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董事、行长等职务,7月,盛军接任;8月9日,同样因工作调动原因,张伟辞任该行董事、副行长职务。

  《投资时报》就上述营业收入负增长、信用减值损失大幅减少、逾期贷款大增以及高管频繁变动等问题向贵阳银行发送了沟通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营收同比下降

  

  贵阳银行2021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72.70亿元,同比下降9.4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22亿元,同比增长3.23%。

  横向比较来看,根据Wind数据,A股上市银行中,上半年营业收入下滑超过9%的只有6家,归母净利润增速低于贵阳银行的也只有5家。贵阳银行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增速均排名倒数。

  纵向来看,贵阳银行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均降至上市以来同期最低,同时营收也出现上市以来同期首次负增长。若从单季数据来看,该行营收已连续两个季度同比下降,今年一、二季度分别下降14.7%、3.8%。

  贵阳银行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主要是利息净收入和投资收益下降所致。

  今年上半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为64.10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 2.13 亿元。对此,贵阳银行在半年报中表示,由于积极落实减费让利,部分存量贷款执行利率有所下降,加上存款定期化趋势,导致净息差有所收窄。所以,最终的结果是一方面因为日均生息资产规模增长,使利息净收入同比增加约 3 亿元;另一方面净息差下降使得利息净收入减少约 5 亿元。

  上半年该行投资收益为4.1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 5.86亿元,同比减少58.61%。主要是受债券市场利率波动影响,交易性金融资产取得的收益及其他债权投资处置损益减少而导致。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下滑的同时,归母净利润却同比增长,净利润增速为何高于营业收入增速?

  从半年报中得知,贵阳银行2021年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减少8.74亿元,使该行营业支出同比下降 17.50%,营业支出下降幅度远大于营业收入。实际上,该行上半年拨备前利润同比下降12.55%。

  对于为何信用减值损失大幅减少,贵阳银行在半年报中解释称,主要原因是2020年疫情期间加大了贷款的拨备计提力度和不良贷款处置力度,目前贷款资产质量趋于稳定。

  贵阳银行2021年上半年主要会计数据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逾期贷款大增

  

  贵阳银行今年半年报中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该行逾期贷款为145.92亿元,较期初大涨86.16%。其中逾期90天至360天(含360天)的贷款中,保证贷款较年初大增261.47%;附担保物贷款中的抵押贷款较年初上涨178.41%,质押贷款较年初大增约38.6倍。

  同时,截至6月末,逾期 60 天以上贷款余额与不良贷款比例为 117.88%,逾期 90 天以上贷款余额与不良贷款比例为 109.7%。

  按监管政策要求,商业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贵阳银行该比例明显偏高。贵阳银行称,主要原因是个别客户贷款逾期超90天,该行按照债委会一致行动要求,维持其资产质量等级不下调。对于该部分贷款,贵阳银行表示已全额计提拨备,同时,将积极参与债委会相关工作,按照统一步调开展风险化解工作。

  今年,全球疫情持续演变,信贷资产质量管控形势严峻,贷款逾期可能性加大,这将对贵阳银行的风险管控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高管频繁变动

  

  2021年上半年业绩不理想、今年前8个月股价下跌超13%的贵阳银行,近期再爆人事变动。

  近年来,该行高管变动频繁,近四个月该行行长、副行长相继离任。根据5月20日公告,该行任职还未满两年的行长夏玉琳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董事、董事会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委员及行长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该行任何职务。

  7月,盛军担任贵阳银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获中国银保监会贵州监管局核准。这已经是该行自2018年以来的第四任行长。此前,2018年11月和2019年6月,李忠祥和罗佳玲先后因工作调动辞去该行行长职务。

  8月9日,该行董事、副行长张伟亦向董事会递交辞职报告,辞去贵阳银行董事、董事会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委员、副行长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该行任何职务。

  高管团队频繁调整会给贵阳银行带来何种影响?新行长上任能否让贵阳银行突破瓶颈?考验,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