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陕西长银消费金融近期出现一条司法协助信息,其股东北京意德辰翔投资有限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并冻结所持有的长银消费金融股权,涉及数额2.52亿元,冻结期限为一年

  长银消费金融24%股权被冻结

  从冻结金额来看,长银消费金融刷新了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股权冻结记录。除了受股东影响被冻结股权,长银消费金融的母行长安银行去年也经历了董事长涉嫌违纪违法被查的困局。

  自2019年成为行业黑马之后,长银消费金融近两年比较低调,线上自营生态相比头部消费金融公司尚存差距。依托母行资源和助贷场景,长银消费金融实现一定的资产收益,若想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突破发展,并不容易。

  24%股权被冻结

  北京意德辰翔投资有限公司持有陕西长银消费金融24%的股权,投资额为2.52亿元。从股东背景来看,北京意德辰翔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投资公司,主要角色应该是财务投资者,不会对长银消费金融的经营活动造成影响。

  据公开资料,北京意德辰翔投资有限公司还间接持有上海金融发展投资基金二期(壹)(有限合伙)股份,而上海金融发展投资基金二期(壹)(有限合伙)投资了蚂蚁集团。

  近年来,持牌消费金融行业股权冻结、转让频发。前不久,中邮消费金融的股东海印股份(行情000861,诊股)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所持中邮消费金融公司1.1667%的股权。去年四月份,锦程消费金融的股东浩泽净水被法院冻结2160万元权益数额,冻结期限为3年,后因债务问题被拍卖。

  长银消费金融成立于2016年10月,是西北首家开业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2019年,长银消费金融注册资本由3.6亿元增资至10.5亿元,其中长安银行持股51%、汇通信诚租赁有限公司持股25%、北京意德辰翔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4%。

  凭借母行拆借的低成本资金,与互金平台合作助贷,加之自营业务,长银消费金融在2019年实现业绩飙升。2019年,长银消费金融营收8.8亿元,同比增长556.72%;实现净利润3.56亿元,同比增长836.84%。

  在自营业务方面,长银消费金融比较谨慎,布局的均为优质资产,对客群质量要求较高。长银消费金融旗下的循环贷产品畅开花,年化利率18%-24%;大额线下产品畅享贷,主要针对有公积金、按揭房、高学历的客群,年化利率14%-23.88%。长银e家,针对优质企业员工的现金贷产品,年化利率为7.2%-12%;长银消费金融的车主贷产品为无抵押贷款产品,贷款年化利率12%-24%,要求等额本息还款。

  长银消费金融助贷业务屡遭投诉,涉及还款、征信查询、息费等问题。早年,长银消费金融与一些助贷平台合作,助贷平台涉嫌违规殃及放款方。

  对于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而言,母行的变动会对消费金融公司的业务产生重要影响。去年十一月份,长安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赵永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今年四月份,长安银行因违反支付结算、反洗钱、征信管理规定等,被监管给予警告,并罚款420.8万元。

  生态尚不完善

  目前,消费金融公司头部机构为招联、兴业、马上、捷信、中银、中邮,这些头部机构或具备先发优势,或拥有大行股东背景,或创新模式艰苦创业。相比之下,腰部企业的资产规模、展业团队和股东优势弱于头部机构,若想在短期内跻身头部机构,可能性不大。

  腰部消费金融公司整体竞争态势呈现你追我赶的局面,这主要基因所致。腰部企业的大股东多为城商行,线下展业区域主要集中在当地,线上主要依靠助贷,各家模式大同小异。不过,随着互联网巨头接连入局腰部消费金融公司,接下来各家在场景生态上可能会拉开差距。

  以注册资本为样本,长银消费金融在腰部机构中并不具备优势。排在长银消费金融前面的有,杭银消费金融注册资本25.61亿,中原消费金融注册资本20亿,哈银消费金融注册资本15亿。注册资本是消费金融公司资产规模扩张,充分利用杠杆优势的关键指标。

  资金运作能力是阻碍规模扩张的一大因素,受限于注册资本,大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因为杠杆限制和资金匮乏体量维持在百亿左右。长银消费金融若想实现资产规模突破,须强化资本优势。

  即使有流量平台合作助贷业务,但消费金融公司依然面临自主获客、风控技术、场景搭建的困境。目前,可以看到它们均想法设法扩展场景,创新自营产品和业务。

  头部消费金融公司一方面主动扩展外部场景,与活跃的互联网场景方合作助贷,另一方面也要丰富自营产品权益,增强自营服务的触达。从长银消费金融的自营场景生态布局来看,落后于头部消费金融公司。

  长银消费金融的APP及微信平台仅有线上借还款服务,商场等场景还未上线。相比之下,头部消费金融公司已经建立完善的分期商城,即使后来者平安消费金融,也快速搭建相关线上生态。

  当前多数腰部企业仍以资金批发为主,根本谈不上精细化运营,这种粗放的模式显然在合规有序的市场环境下难以为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