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前三季度,国内基本金属期货价格除沪铅小幅回落外,其余品种均不同程度地呈现上涨之势,其中沪锡以44.76%的涨幅居首,沪铝以32.42%的涨幅紧随其后,接下来则分别是沪铜、沪镍、沪锌。

  新世纪期货大类资产资深研究员黄臻表示,今年基本金属的上涨始于3月末至4月初,虽然各品种的基本面有所不同,但共振上涨都脱离不了碳中和与碳达峰的大环境以及能耗双控这把利剑。自年初以来,在碳达峰与碳中和目标的指引下,特别是在碳达峰与碳中和写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并提出要在今年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的大背景下,国家发改委加强了对各省的能耗双控考核,通过每季度发布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来压实各地的双控责任。

  前三季度,基本金属总体呈现上涨之势,接下来,四季度又将会如何演绎呢?

  铜:供应持续收紧,需求稳步增长

  今年2月初,沪铜迎来一波强势上涨行情,2月底至4月中旬,沪铜呈现振荡走势,之后又开启一波反弹行情,主力合约年内最高价格达78270元/吨,之后有所回落。今年沪铜行情走势较为复杂,但总体呈现上涨走势。

  黄臻表示,除了能耗双控与限电限产因素推高铜价外,中美欧三大经济体持续货币宽松政策、中国与美国加大财政刺激力度、南美智利与秘鲁发生罢工事件、因疫情导致的铜精矿与废铜进口的持续紧张、国内冶炼厂的提前检修等因素亦是推升今年铜价上涨的因素。“虽然从二季度末开始受德尔塔病毒在全球加速蔓延导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市场的需求忧虑上升令铜价回落,但在供应持续收紧、需求依然维持稳定的情况下,铜价在技术性回调后便重返上行通道。”

  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有色贵金属组分析称,从宏观面来看,美联储无限QE天量放水,叠加美国政府数轮刺激政策的财政赤字货币化,大宗商品处于流动性极度宽松的环境。从基本面来看,全球疫情分化导致结构性短缺,铜矿主产区拉丁美洲成为疫情“暴风眼”,多数铜矿面临停工和交通封锁,导致去年矿产量大幅不及预期,加工费一度腰斩。而全球主要铜消费国中国率先复工复产,叠加海外需求转移至国内,铜消费景气度高涨。

  展望后市,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有色贵金属组认为,随着Taper预期逐步明朗,大宗商品“放水牛”或将迎来最后阶段,但中美财政政策的刺激预期,以及碳中和背景下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对铜需求的有效拉动,将为铜市下方空间带来强势支撑,预计四季度铜价以偏强振荡为主,但仍需警惕“黑天鹅”事件突发造成铜价闪崩。

  黄臻认为,从供应端来看,在全球矿端供应干扰仍将持续的情况下,国内冶炼产能受制于各地限电限产细则的落地而存在收缩预期,而马来西亚提出废铜出口标准加剧国内废铜供应紧张的同时增加精铜替代废铜的需求,从而使得精铜供应更加趋于紧张。从下游的表现来看,虽然各省的限电限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下游铜杆、铜管、铜板带箔、线缆与漆包线等加工业的需求,但在新能源车的产销持续高歌猛进、国内电网投资赶进度预期增强、专项债加快发行、精铜替代废铜的需求增加的情况下,叠加当前正处于传统的消费需求旺季,总体需求仍将进一步回暖。“在供应持续收紧而需求稳步增长的情况下,虽然铜价短期之内出现回调,但从中长期来看仍将继续稳步振荡上行。”

  铝:产能受限,成本上移

  年初以来,沪铝价格一路上行,并不断创下新高。

  黄臻认为,能耗双控与限电限产是背后推手。受各地限电限产政策的影响,电解铝行业从上游到下游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分省份来看,山东、江苏和广东三省受影响的主要是下游行业,而云南、广西、贵州、新疆、青海、宁夏、内蒙古、辽宁则主要集中于上游的电解铝与氧化铝行业。

  据百川资讯统计,截至9月2日,2021年中国新建电解铝产能已投产58.5万吨,预期年内还可投产142万吨,预期年度最终实现产能累计200.5万吨。同时,百川资讯预计,河南、甘肃、山西、青海等地111.5万吨产能将在2021年内复产。在碳中和政策影响下,内蒙古多家电解铝厂因碳排放问题计划减产。除了电解铝新增与复产产能进一步收缩外,今年以来,电解铝主要原材料氧化铝、预焙阳极价格也出现了较大幅度上涨。根据测算,受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影响,年初至今,电解铝生产成本已上涨了28%至14342.75元/吨,而总成本则上涨23%至16542.75元/吨。按当前长江铝现货价格来测算,按生产成本来计,当前电解铝企业的生产利润已接近8600元/吨,创有记录以来的最好水平。

  对于后市,黄臻认为,从供应端来看,随着各地能耗双控力度的加强,以及限产限电政策的落地实施,国内电解铝产能将进一步受限。与此同时,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亦使得电解铝成本稳步上移,这将对电解铝价格形成强劲支撑。从需求端来看,虽然当前铝下游的加工行业受各地限电限产政策的影响而有所放缓,但终端需求依然保持旺盛之势,特别是新能源车的产销两旺将进一步拉动铝型材需求的大幅上升,叠加当前已进入传统的消费旺季,因此,整体需求仍将保持增长之势。在供应持续受限而需求稳步增长的情况下,铝价虽短期之内出现回调,但从中长期来看仍将继续稳步振荡上行。

  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有色贵金属组表示,未来需要关注限电时间的长短,如果持续限电,将对铝价形成一定压制作用。短期来看,依然是供给端受限电影响更为强烈。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铝价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维持强势。

  锡:多因素共振,价格创历史新高

  年初以来,沪锡开启一波凌厉上涨行情,价格不断创出历史新高,9月27日,沪锡价格盘中最高达290510元/吨。

  黄臻表示,除了国内的能耗双控与限电限产因素推高锡价外,自年初缅甸佤邦疫情加剧紧急封城使锡矿运输受到扰动以来,矿端的供应事故频出:一季度银漫锡矿因生产事故意外停产,华锡集团检修及印尼锡锭出口大幅下降,二季度开始国内的环保督察和限电,马来西亚冶炼集团因为疫情的原因停掉部分冶炼装置,三季度马来西亚冶炼集团计划复产的消息一度冲击市场,但国内云锡检修,整体供应依然偏紧。此外,自年初以来,缅甸局势一直处于动荡之中,这也加剧了全球锡的原料供应紧张形势。

  世界金属统计局(WBMS)最新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1―7月,全球锡市场供应短缺2100吨,精炼锡产量较去年同期增加3.3万吨,表观需求较去年同期增加8%至23.43万吨。2021年7月全球精炼锡产量为2.55万吨,消费量为2.52万吨。

  展望后市,黄臻认为,一方面,自年初以来全球锡供应紧张形势仍将持续;另一方面,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的形势,全球半导体销售额大增使得汽车、家电及3C产品热卖进一步推高了锡消费的回暖。“在供应持续收紧而需求回暖的情况下,锡价短期虽出现回调,但从中长期来看仍将稳步振荡上行。”

  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有色贵金属组认为,国内基本面有变化的预期,锡价出现转弱的短期趋势,下方仍需关注26.83万元/吨的10日均线和25.81万元/吨的20日均线,近期需要重点关注现货价格的变动,现货价格对期货价格具有较强的指引作用。云锡和华锡复产对现货紧缺程度的缓解需要进一步观察,但锡市供不应求格局依旧,沪锡供需基本面尚未完全改变,即使走弱亦不会出现大幅下跌。未入场者建议暂时观望以待行情明确,单向投机者注意风险管理,买入保值企业及时加强原料成本控制和利用期货市场助力现货采购,24万―25万元/吨为下半年下方核心支撑位。

  镍:走势跌宕起伏,但总体重心上移

  年初以来,沪镍价格走势跌宕起伏,但总体重心上移,涨幅超过10%,最低点在3月初,一度跌至118000元/吨附近,而最高点在9月上旬,一度高达155140元/吨,振幅高达31%。

  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有色贵金属组分析称,今年以来,沪镍价格上涨,从宏观角度看,是受到了全球充裕流动性和经济复苏的支撑,而从镍自身情况来看,则是受到结构性供应紧张的支撑。新能源电池需求上涨,而原料硫酸镍供应不足,引发镍结构性上涨,但年初时镍有今年镍生铁产能增长将引发镍整体过剩的矛盾。3月份时,青山宣布10月将交付火法冶炼高冰镍给电池制造企业,镍的过剩环节向紧缺环节有望打通路径,镍价格因此大幅下挫。但从后续发展来看,印尼和菲律宾疫情以及全球海运形势,令镍矿石价格高企,而镍生铁产能释放滞后,且不锈钢国际价格上涨,上半年生产超预期,镍生铁产不足需,镍价重心振荡上移。而硫酸镍的供应不足也带来了存量的LME镍豆库存持续去库情况,镍库存低迷延续。不过,下半年的国内能耗双控对于不锈钢产量影响较大,减产幅度较大也影响了镍的需求,供需紧张形势逐渐有所变化,镍价高位显著回落。

  对于后市,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有色贵金属组认为,镍需求受到不锈钢生产变化影响较大,未来或需继续关注国内不锈钢整体生产形势变化,减产叠加印尼镍生铁产能释放阶段形成不利影响,但若经济形势仍在复苏之中,需求继续保持增长,仍会继续对镍价形成支撑,且镍低库存的情况仍会继续形成支撑。此外,镍矿石价格整体高企,也限制镍价调整的深度,预期镍价未来一段时间会保持宽幅振荡格局,重心较高位略有下移。

  南华期货(行情603093,诊股)表示,从宏观层面上看,美联储9月利率决议并未对市场产生较大的扰动,因此镍价在11月之前或继续以基本面主导为主。精炼镍的供给在第四季度也并不会有太大变化。不锈钢的产量则会在10月和11月受限产政策影响而出现环比降低,镍价或小幅承压,不锈钢则有一定的上涨动力。12月因各省GDP的压力,限产政策或逐步放松,镍的交易逻辑将完全回归,届时镍价或上涨至前期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