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欧盟二氧化碳排放限额、国内电价制定等因素,希腊一直是欧盟平均批发电价较高的国家之一。但今年以来,欧盟整体天然气价格持续上升,不断将希腊平均批发电价拉至新高。

  8月3日,希腊的平均批发电价高达每兆瓦时154.08欧元。一个多月之后的9月15日,希腊平均批发电价更是飙升至创纪录的172.77欧元/MWh,超过今年年初价格的3倍之多。

  电价的大幅上涨给希腊成千上万的普通家庭消费者和小型企业带来了极大冲击,导致民众生活成本和企业生产成本进一步提高。电力系统业内人士分析,高电价的周期预计将持续到2022年,政府有必要建立一个更持久的消费者支持机制。

  数据显示,2021年1月份至7月份希腊天然气发电约占发电总量的36%,是希腊最大的发电来源,而6月和7月的天然气发电占比飙升至46%和43%,8月20日当天的天然气发电占比甚至达到57%。

  因此,希腊仍以天然气发电为主,而希腊本国并没有丰富的天然气储量,全部依赖国外进口,因此国内电价对于进口天然气价格波动的敏感性非常高。

  天然气价格持续走高是希腊乃至欧洲电价维持高位的重要原因。根据希腊东南欧能源研究所(IENE)的数据,8月份希腊天然气进口价格上涨至43.8欧元/MWh,今年连续第五个月呈上升趋势,而2020年同期价格却处于历史最低点,仅为4.9欧元/MWh,即使是今年春季的天然气进口价格,也一度处于15欧元至17欧元/MWh的价格水平。

  希腊天然气价格上涨由多种外部因素造成,包括解除封锁后经济重启导致需求增加、俄罗斯调整欧盟天然气供应政策、亚洲对于天然气需求量增长等。除此之外,欧盟的碳排放配额限制、国内电价制订规则、污染税上涨等原因,共同造成希腊电价的巨幅上涨。

  今年夏季,希腊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极端热浪和持续性的大规模火灾,导致国内电力整体需求呈井喷式增长,令本就是用电旺季的夏季电力供应持续紧张。根据希腊独立输电运营商(IPTO)的数据,2021年自3月份以来连续5个月电力需求超过去年同期,2021年7月份希腊电力总需求达到5.624GWh,较2020年同期大幅增长14.1%,创下了今年以来的新高。希腊政府不得不紧急对电力系统进行调控,8月份火灾肆虐之时,阿提卡部分地区的输电系统一度关闭,各个地区进行轮流停电以错开用电高峰,缓解电力紧张。

  为应对近期电价暴涨,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在萨博会上宣布设立1.5亿欧元的能源过渡基金,该基金将抵消普通家庭消费者和中小企业电价上涨的约80%,以保持能源价格的可负担性,稳定普通民众的用电成本。该基金将不限于国家对电力的临时援助,同样用于为控制能源成本的短期和长期行动提供资金。

  此外,希腊能源监管局推出了用于动态信息和消费者支持的新电子工具“My Rae”,民众可通过此平台查询电价、税款以及能源供应条款等信息,同时能源监管局可及时获取消费者的需求、满意度反馈以及各项最新统计数据等,以便更好地对电力市场进行监管,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

  为短期稳定电价,希腊政府进行了一系列行政干预措施,但尽快转变本国发电模式、提高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大力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才是电力发展和经济发展的解决之道。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此前表示,到2030年,希腊消耗电量的三分之二将来自于可再生能源。今年早些时候,希腊公布的国家复苏计划中也明确指出,未来将把60亿欧元欧盟拨款投入清洁能源领域,并增加44亿欧元的私人投资作为补充,以加速绿色能源转型,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