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正则/作者 午月 映蔚/风控

近年来,通信技术更新换代速度加快,新技术层出不穷,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2.92亿台,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占比约为25%。下游发展的同时带来挑战,深圳市鸿富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富瀚”)所处行业为充分竞争市场,且下游客户对消费电子功能性器件要求不断提高,其或面临“四郊多垒”的竞争格局。

观其上市背后,鸿富瀚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存在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矛盾、土地使用权的土地面积与官方公示数据“对不上”等异象。此外,报告期内,为鸿富瀚贡献超三成收入的大客户与其合作期限将近,且期间自建生产线或将达产,鸿富瀚未来或面临订单萎缩的风险。双方未来合作是否存在变数?雪上加霜的是,作为苹果供应商,鸿富瀚曾多次“踩线”苹果供应商行为准则,其未来是否存在被重要客户移出供应链风险?均尚未可知。

一、社保缴纳人数与官宣“对不上”,监事高管任职履历信披现疑云

在招股书中,鸿富瀚董监高承诺,其招股书及其他信息披露资料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按照诚信原则履行承诺,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然而,鸿富瀚在招股书中披露的2020年社保实缴员工人数,与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或“大相径庭”。

据鸿富瀚签署日期为2021年9月28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鸿富瀚及其子公司已为1,248名员工实缴社保,仅有59名员工因为新入职、年龄超过规定参保年限、个人异地缴纳等原因未缴。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在2021年4月19日,鸿富瀚填报了2020年度报告,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其社保缴纳人数为0。截至查询日期2021年6月20日,该年度报告并没有进一步更新。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20年,鸿富瀚母公司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279人、304人、236人、239人、0人。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9月28日,鸿富瀚共有10家境内子公司和2家境外子公司。

据招股书,鸿富瀚的境内子公司分别为淮安市鸿富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淮安鸿富瀚”)、东莞市鸿富瀚浩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鸿富瀚浩”)、秦皇岛鸿富瀚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秦皇岛鸿富瀚”)、东莞市鸿富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鸿富瀚”)、梅州市鸿富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州鸿富瀚”)、梅州市嘉颖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州嘉颖”)、淮安市鸿锦豫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淮安鸿锦豫”)、深圳市鸿富瀚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富瀚软件”)、苏州鸿锦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鸿锦瀚”)、福州嘉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州嘉源”)。

同时,鸿富瀚还有3家分公司,分别为深圳市鸿富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龙华分公司(以下简称“龙华分公司”)、深圳市鸿富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松岗分公司(以下简称“松岗分公司”)、淮安市鸿富瀚科技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分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淮安鸿富瀚社保缴纳人数为213人,东莞鸿富瀚浩社保缴纳人数为252人,秦皇岛鸿富瀚社保缴纳人数为121人,东莞鸿富瀚社保缴纳人数为70人,梅州鸿富瀚社保缴纳人数为81人,苏州鸿锦瀚社保缴纳人数为5人。而梅州嘉颖、淮安鸿锦豫、鸿富瀚软件、福州嘉源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龙华分公司、松岗分公司、苏州分公司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0人、0人、5人。

据《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2020年,鸿富瀚的境内子公司和分公司合计缴纳的社保人数为747人,远低于招股书披露的同期社保缴纳人数。

可以看出,2020年,鸿富瀚及其境内子公司和分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共为747人,与招股书披露的1,248人存“出入”。为何鸿富瀚母公司社保缴纳人数骤降至0人?不得而知。

此外,鸿富瀚高管与监事历史任职单位的公司名称信披现疑云。

据招股书,邓佑礼为鸿富瀚的监事会主席,任期为2020年11月至2022年11月。在2010年11月至2013年4月,邓佑礼任深圳市安费诺(东亚)有限公司机器视觉主管。

而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并未存在一家名为“深圳市安费诺(东亚)有限公司”的企业,存在一家名为“安费诺东亚电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企业,且该企业历史上并未变更过名称。

上述异象并非一处。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9月28日,2019年11月至今,刘巍任鸿富瀚的财务总监。2001-2004年,刘巍任郑州岳华会计师事务所项目经理。

然而,据市场监管理局公开信息,仅有一家名为“河南岳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企业。

据证监会2015年修订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招股说明书》第五十八条,发行人应披露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简要情况,主要包括姓名、国籍及境外居留权;性别;年龄;学历;职称;主要业务经历;曾经担任的重要职务及任期;现任职务及任期。

据2020年6月12日深交所发布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其申报数据的真实、准确、及时、完整。

可见,监事与高管历史任职单位的公司名称与官宣存出入,鸿富瀚招股书信披质量或该“打上问号”。

二、土地使用权面积与官方数据“对垒”,缺口逾四千平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鸿富瀚子公司一项建设项目用地处于抵押状态,且该建设用地所在地块的土地面积与官方数据“打架”。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出具日,鸿富瀚及子公司共拥有5项土地使用权,其中,子公司梅州鸿富瀚拥有1项权证编号为“粤(2020)大埔县不动产权第005999号”的土地使用权,土地面积为28,809平方米,土地位置为大埔县湖寮镇新工业小区,规划用途为工业用地,使用权类型为出让,权利限制为抵押。

据大埔县政府2020年1月17日发布的引援自大埔县环保局的《梅州市鸿富瀚科技有限公司厂房建设和电子导热、光学材料生产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以下简称“环评报告”),“厂房建设和电子导热、光学材料生产”项目建设主体为梅州鸿富瀚,建设地点为大埔县湖寮镇山子下村大沙坝(县城工业小区),占地面积为28,809平方米。

即环评报告披露的梅州鸿富瀚占地面积为28,809平方米的项目建设地点,是否系招股书披露的梅州鸿富瀚拥有的土地面积为28,809平方米的地块?

而问题不止于此。鸿富瀚该项土地使用权的土地面积,与官方信息“打架”。

据招股书,2019年8月2日,大埔县自然资源局《大埔县自然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2019011)显示,梅州鸿富瀚竞得PM-D19064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成交价为932.4万元。2019年11月5日,梅州鸿富瀚取得大埔县自然资源局颁发的编号为“粤(2019)大埔县不动产权第0005999号”的《不动产权证书》。

也就是说,PM-D19064地块对应的产权证号为“粤(2019)大埔县不动产权第0005999号”,即梅州鸿富瀚拥有面积为28,809平方米、权证编号为“粤(2020)大埔县不动产权第005999号”的土地使用权,系成交价为932.4万元、编号为PM-D19064的地块。

据自然资源部不动产登记中心主办的中国土地网数据,2019年7月2日发布的“大埔县自然资源局发布《大埔县自然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拍卖出让公告》(梅市公资土字【2019】第23号)(以下简称“拍卖公告”)”,大埔县自然资源局决定以拍卖方式,出让宗地编号为PM-A19063及PM-D19064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拍卖公告显示,坐落于大埔县湖寮镇大沙坝现场工业小区内的宗地编号为PM-D19064的宗地,宗地总面积为33,300平方米,该地块的起始价为932.4万元。

这意味着,官方公示PM-D19064地块的宗地面积为33,300平方米,而招股书显示,该地块的面积为28,809平方米,二者相差4,491平方米,信披真实性迷雾重重?而二者相差的逾4千平方米的面积“去哪儿了”?令人费解。

三、供应商撑起逾千万元采购额,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已撤销

需要指出的是,鸿富瀚一家前五供应商,累计撑起其逾千万元采购额,但该供应商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已被撤销。

2019-2020年,东莞市富宝精密模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宝精密”)分别为鸿富瀚的第五大和第四大供应商,鸿富瀚对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83.15万元、938.39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2.49%、2.82%。

不仅如此,2020年,富宝精密同时还是鸿富瀚的第二大外协加工商,双方交易金额为24.9万元,占同期鸿富瀚外协加工总金额的比例为19.62%。

此外,富宝精密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已撤销,其认证范围涵盖对鸿富瀚销售产品。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全国认证认可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截至查询日2021年9月30日,富宝精密共有两项认证信息,分别为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和质量管理体系认证,两项认证信息均已失效。

其中,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已于2020年5月30日到期;而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已于2020年4月5日到期。两项认证均没有重新获得授权,目前均处于撤销状态。

据商务部公开信息,质量管理体系认证是为了促进国际贸易而发布的,是买卖双方对质量的一种认可。通过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已经成为企业产品质量、工作质量的一种证明。

而全国认证认可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显示,2017年4月6日,富宝精密首次获得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认证资质的业务范围包括模具的生产及服务(有行政许可要求的,按行政许可范围)。2018年3月18日,富宝精密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状态从有效变更为暂停;2018年9月18日,该证书的状态进一步从暂停变更为撤销。

可见,2018年9月18日,富宝精密的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已撤销,而后2019-2020年两年时间内,鸿富瀚向富宝精密采购的产品均为“离型类原材料及模治具”,或系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范围之内的产品。

另一方面,富宝精密官网版权信息或已过期,网站最新内容更新时间停留在2008年。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通过查阅富宝精密的官网发现,其网站上标注的版权信息为“版权所有?2013-2016东莞市富宝精密模具制造有限公司”,这意味着,该版权信息或已过期。

不仅如此,在官网公示的“企业新闻”显示,富宝精密最后一次对其企业新闻进行更新的时间为2008年4月24日。

上述情形是否表明,鸿富瀚与富宝精密合作的产品,或系富宝精密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范围之内的产品,而富宝精密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已撤销,且其官网中最新的信息,停留在2008年。种种异象之下,鸿富瀚供应商遴选机制或遭拷问。

四、贡献三成收入大客户自建FPC精密组件生产线,双方合作持续性或“生变”

报告期内,鸿富瀚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达九成,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据招股书,鸿富瀚下游客户目前主要为FPC及屏幕等组件生产商。

2018-2020年,鹏鼎控股(深圳)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制的公司(以下简称“鹏鼎控股”)均为鸿富瀚前五大客户,鸿富瀚对鹏鼎控股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29亿元、1.6亿元、2.6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7.24%、35.94%、40.16%。鹏鼎控股是鸿富瀚消费电子功能性器件及自动化业务的主要客户之一。

招股书显示,鹏鼎控股主要向苹果销售各类FPC、PCB产品。而目前,鸿富瀚向鹏鼎控股销售的FPC配套功能性器件产品,被列入了苹果的限定供应商范围,市场竞争力得到提升。

即客户鹏鼎控股对鸿富瀚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据招股书,鸿富瀚于2016年底获得鹏鼎控股的供应商认证资格后,2017年即向鹏鼎控股销售8,439.34万元,主要原因为鸿富瀚2017年成为鹏鼎控股下属公司庆鼎精密电子(淮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庆鼎淮安”)iPhone X的OLED屏幕FPC功能性器件项目主要供应商,销售收入大幅增长,当年即形成销售收入7,984.88万元。

然而,好景不长,2019年,鸿富瀚对庆鼎淮安的苹果手机类产品的FPC收入减少了3,761.02万元,实现的销售收入为5,020.89万元。同时,2019年,鸿富瀚对庆鼎淮安的iPhone XR系列存量项目销售收入仅为494.99万元。

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9年,鸿富瀚对庆鼎淮安的合计销售收入为5,515.88万元。

据招股书,鸿富瀚的消费电子功能性器件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领域。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鸿富瀚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应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领域的消费电子功能性器件。2019年,鸿富瀚智能手机终端产品销售收入下降,主要系鸿富瀚对庆鼎淮安的收入降低所致。

可见,庆鼎淮安的FPC产品订单,对鸿富瀚的消费电子功能性器件收入或存重要影响。

然而,鸿富瀚2019年对庆鼎淮安销售收入减少的背后,庆鼎淮安自建的FPC生产线逐步建成投产,未来双方合作或生变。

据签署日为2018年9月4日的鹏鼎控股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鹏鼎控股招股书”),鹏鼎控股的上市募投项目之一为“庆鼎精密电子(淮安)有限公司柔性多层印制电路板扩产项目”,此项目对鹏鼎控股子公司庆鼎淮安的柔性多层印制电路板生产线进行扩产,产品为柔性多层印制电路板(FPC精密组件),主要面向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等消费电子领域,新建后的FPC生产线年产能为133.8万平方米(1,440万平方英尺)。

同时,鹏鼎控股招股书显示,该项目的建设期为3年,第4年达产,达产当年预计可实现销售收入45.25亿元、净利润3.61亿元。

此外,据鹏鼎控股2018年年报,庆鼎淮安的“柔性多层印制电路板扩产项目”已经动工。截至2018年年末,项目进度为11.72%。与此同时,鹏鼎控股的“深圳燕川二厂建设项目”已经动工,投资项目同样涉及印制电路板。截至2018年年末,项目进度为1.53%。

据鹏鼎控股2021年半年报,截至2021年6月30日,庆鼎淮安的“柔性多层印制电路板扩产项目”的项目进度为81.79%。

可见,在鸿富瀚通过庆鼎淮安获得苹果公司的FPC订单的同时,鹏鼎控股已同时推进庆鼎淮安的自产FPC项目。

问题不止于此,《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发现,鹏鼎控股还对深圳第二厂区的FPC生产线进行扩产,或意欲进一步加大对苹果公司FPC订单的供应能力。

据鹏鼎控股2020年年报,“深圳第二园区建设项目(原深圳燕川二厂建设项目)”的进度达到29.07%,涉及印制电路板生产。

不难看出,倘若庆鼎淮安的多层印制电路板的扩产项目进展顺利,若按照上市之初募投项目的规划,该项目将在2021年达产。

招股书显示,2017年1月1日,鸿富瀚与鼎鹏控股签订《销售框架合同》,约定鸿富瀚对鼎鹏控股产品供货关系、质量标准、结算方式等条款,有效期为合同生效之日起5年,至2021年12月31日到期。为确认双方未来合作意向,2021年4月鼎鹏控股向鸿富瀚发出继续合作的意向说明,因此合同到期后,双方无法续签的风险较小。

也即是说,2021年,鸿富瀚不仅存在与鼎鹏控股合同到期的境况,还面临着鼎鹏控股FPC组件生产线即将完工投产的情形。那么,即使双方能够到期续签,订单金额是否将面临缩减?虽然双方表示合同到期后无法续签的风险较小,但未来合作是否存变数?不得而知。

五、鸿富瀚曾“踩线”苹果供应商行为准则,或存被重要客户移出供应链风险

值得关注的是,鸿富瀚表示其对苹果不存在重大依赖,然而事实或非如此。

据《关于深圳市鸿富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以下简称“落实函回复”),2018-2020年,鸿富瀚的功能性器件产品最终应用于苹果终端的销售收入占消费电子功能性器件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74%、78.33%、75.49%,占鸿富瀚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9.1%、58.04%、59.34%,但鸿富瀚表示对苹果不构成重大依赖。

也即是说,鸿富瀚虽然表示其对苹果不构成重大依赖,但是其功能性器件产品中苹果终端销售占比超七成。

实际上,苹果对于供应商有严格的要求,如果供应商违反了《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或存在被移除出供应链的风险。

落实函回复显示,保荐机构认为,报告期内,苹果、亚马逊等终端品牌商对鸿富瀚的现场检查未出现相关指标不符合品牌商要求的情形,鸿富瀚因现场检查不通过而被取消合格供应商资格的风险较小。

但是,据苹果官网发布的《2021年进展报告》,苹果收到的潜在重大违规报告来自许多不同渠道,其中包括消费者、股东、供应商员工、媒体和非政府组织报告,以及苹果员工。一旦发现存在重大违规行为,苹果会将其通报给相关供应商的CEO,并对该供应商执行留用察看。留用察看的结果包括苹果不再为其提供新项目与新业务,以及终止与其现有的业务合作。

且苹果官网发布的《2021年进展报告》显示,自2009年以来,苹果已将24家制造业供应商场所设施,以及153家冶炼厂和精炼厂从苹果的供应链中移除。

也就是说,除了现场检查外,苹果还可以通过来自许多不同渠道潜在重大违规报告,来把控供应商的准入。

事实上,鸿富瀚存在未依法报批环境影响报告即开工建设等违反《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的情形。

据招股书,2020年12月14日,鸿富瀚的子公司秦皇岛鸿富瀚收到了秦皇岛生态环境局的行政处罚,处罚决定书文号为“秦环罚[2020]8036号”,处罚原因为因相关人员疏忽,FPC钢片制造项目未依法报批该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表即开工建设,处罚款2.63万元。

据《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其适用于向苹果提供商品/服务,或该商品/服务用于苹果产品的苹果供应商及其子公司、附属机构和分包商以及下级供应商。《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中提到,任何违反《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的行为都可能危及供应商与苹果之间的业务关系,最严重可导致双方业务关系终止。

显然,鸿富瀚功能性器件产品最终应用于苹果终端,其适用于《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的。

此外,《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显示,当国家法律与苹果严格的环境责任、健康和安全标准存在差异时,Apple遵守国家法律。此外,供应商应取得、更新必要的环保许可,并遵守所有环保许可的相关要求。供应商应遵守适用于许可和法规中关于环保报告的要求,且供应商应制定、实施和维护对环境负责的业务实践。

据苹果官网发布的《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中的一些重大违规行为,其中包括为工人提供不安全或不健康的环境,可能会产生迫在眉睫的巨大风险,造成严重伤害、疾病、财产损坏或任何形式的损失、安全装置失灵或损失控制系统受损,缺少必要的环保审批资质或管控能力等。

也即是说,《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中重大违规行为清单中,“缺少必要的环保审批资质或管控能力”赫然在列。而秦皇岛鸿富瀚FPC钢片制造项目未依法报批环保报告即开工建设,或属于“缺少必要的环保审批资质或管控能力”的范围。

在此情形下,秦皇岛鸿富瀚未依法报批环保报告,或违反了《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鸿富瀚是否存在被苹果执行留用察看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鸿富瀚与员工存在的劳动纠纷,或同样“踩线”《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

据(2019)粤03民终27518号文件,鸿富瀚不服一审判决结果,请求上诉。该案的一审判决主文为:鸿富瀚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张宏志2019年2月1日至2019年3月6日期间的法定工作日工资差额3,116.78元;鸿富瀚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张宏志2018年3月14日至2019年3月6日期间休息日的加班工资差额8,792元;鸿富瀚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张宏志2018年4月15日至2019年3月6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17.6万元;鸿富瀚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张宏志律师费3,099元。

在二审中,鸿富瀚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鸿富瀚无须向被上诉人张宏志支付2018年3月14日至2019年3月6日期间休息日的加班工资8,792元;依法改判鸿富瀚无须向被上诉人支付2018年4月15日至2019年3月6日期间未签书面劳动合同而被工资差额17.6万元;依法改判鸿富瀚无须向被上诉人支付律师费3,099元。而二审的判决结果为,上诉人鸿富瀚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值得一提的是,鸿富瀚与员工在加班工资、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未签劳动合同的工资纠纷并不是个例。

据(2019)粤03民终12991号文件,鸿富瀚不服一审判决结果,请求上诉。该案的一审判决主文为:鸿富瀚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徐卫星正常工作日加班费207.92元、周末加班费差额148.14元、工资1,366.7元、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68万元、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11.43万元等。

在二审中,鸿富瀚进行上诉,而二审判决结果为,上诉人鸿富瀚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显然,鸿富瀚两度在与员工的劳动纠纷中“败诉”。

而《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中同样对供应商的工人薪酬和福利进行了规定。

《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规定,供应商必须按法律规定的加班费标准,支付员工加班的报酬。供应商应告知所有工人工资结构和支付周期。供应商应遵守工资和福利相关的所有法律要求,并按时、足额支付工资,不得将扣减工资作为纪律惩处的手段。

换言之,鸿富瀚与前员工张宏志、徐卫星存在加班工资、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未签劳动合同的工资等劳资纠纷,是否有悖于《Apple供应商行为准则》?未来鸿富瀚是否存在被叫停合作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据落实函回复,深交所问到若鸿富瀚或鸿富瀚主要客户被苹果取消供应商资格,对鸿富瀚经营业绩、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

对此,鸿富瀚回复,如果其因产品品质问题等原因被苹果取消合格供应商资格,一方面将影响鸿富瀚拓展苹果直接采购或限定供应商范围的功能性器件业务,另一方面将对鸿富瀚声誉造成不利影响,影响鸿富瀚与主要组件生产商及制造服务商的合作关系,从而对鸿富瀚的经营业绩及持续经营情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作为苹果的供应商,苹果执行严格的供应商行为准则,而鸿富瀚曾踩雷苹果关注的环保与员工薪酬问题。面对上述情形,鸿富瀚表示其对苹果不存在重大依赖的表述,能否站得住脚跟?或该“打上问号”。

面对上述种种问题,鸿富瀚能否为市场注入一剂强心剂?仍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