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法库中心 肖直/作者 幽树/作者

企业社会责任,是指企业在创造利润、对股东和员工承担法律责任的同时,还要承担对消费者、社区和社会环境的应肩负的责任。而上市公司作为国内经济的支柱力量,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应当作出表率。

随着社会责任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越来越多法规出台对企业应履行的社会责任应作出规定,但仍有部分上市公司却“反其道而行之”。回溯资本市场的发展,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系促进企业自身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一环。

一、证监会修订半年报与年报内容格式准则,新增了环境和社会责任章节

2021年6月28日,证监会公布了《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3号-半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2021年修订)》和《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号―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2021年修订)》(以下合称“《半年报与年报内容格式准则》”)。

《半年报与年报内容格式准则》中新增了环境和社会责任章节,要求全部上市公司需披露报告期内因环境问题受到行政处罚的情况。不仅如此,证监会还鼓励公司自愿披露为减少其碳排放所采取的措施及效果,以及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乡村振兴等工作情况。

需要指出的是,早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就已为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工作,作出了指引。

2006年9月25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指引》,将社会责任引入上市公司,鼓励上市公司积极履行社会责任,自愿披露社会责任的相关建设情况。

其中,该指引指出,上市公司作为社会成员之一,应对职工、股东、债权人、供应商及消费者等利益相关方,承担起应尽的责任。为此,上市公司在经营活动中应当遵纪守法,遵守商业道德,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保障劳动者的健康和安全,并积极承担保护环境和节约资源的责任,参与社会捐献、赞助等各种社会公益事业。还有,深交所鼓励上市公司根据指引要求建立社会责任制度,定期检查和评价公司社会责任制度的执行情况和存在的问题,形成社会责任报告,并与年度报告同时披露。

与此同时,上海证券交易所同样对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承担工作提出了要求。

2008年5月14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关于加强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承担工作暨发布《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指引》(以下简称《环境信息披露指引》)的通知”。

上述通知指出,各上市公司应重视对利益相关者、社会、环境保护、资源利用等方面的非商业贡献,根据行业及自身经营特点形成符合本公司实际的社会责任战略规划及工作机制。同时,上交所鼓励公司按规定及时披露公司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的特色做法及取得的成绩,并在披露公司年度报告的同时,在上交所网站上披露公司的年度社会责任报告。

通过上交所网站公示的“年度社会责任报告”可知,上市公司可以在其中披露社会贡献值。可以根据自身特点拟定年度社会责任报告的具体内容,但至少得包括公司在促进社会、环境及生态、经济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工作。

因而,上交所根据市场发展需要,适时制定公司社会责任承担的具体信息披露指引。为了引导上市公司积极履行保护环境的社会责任,促进上市公司重视并改进环境保护工作,加强对上市公司环境保护工作的社会监督,指定《环境信息披露指引》。

不难发现,近年来,证监会、上交所、深交所等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指引逐步细化,鼓励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卓有成效的公司对其措施和效果进行披露,并且着重强调了生态环境保护的相关事项。

除了A股上市公司外,对于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而言,香港交易所对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要求更为严格。

二、ESG关注环境、社会责任及企业管治,港交所实行强制性披露规定

2020年12月,香港交易所发布的《迈向良好的企业管治及ESG管理》中提到,企业管治与ESG十分重要。企业管治指的是,专注上市公司的内部程序及领导模式,涵盖操守准则、审核及内部监控、股东权益等范畴,也包含有助上市公司管理财务、信誉或营运风险的制度与程序。

而ESG指的是,环境、社会及管治事宜,涉及上市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它对营运环境以至整体社会所产生的影响,是上市公司实践良好企业管治时必须履行的重要责任。ESG越益获持份者(尤其是投资者)重视,这促使企业努力成为循环经济体系中的一员,并审视如何管理与雇员、供货商、客户,以及营商环境中不同社群的关系。随着越来越多投资者因应企业的整体表现、长期可持续性,以及对社会构成的影响对其进行评估,ESG的重要性不容忽视。因此,企业现时必须评估其业务对社会及环境的影响。

关于企业管治与ESG之间的联系,香港交易所表示,由于企业管治必然涉及恰当管理环境及社会事项,企业管治与ESG是相辅相成的。从日常营运到影响经营能力的各种因素,公司的一切事务都跟企业管治及ESG有关。

此外,企业如何与环境、员工和社会各界互动,皆受前者的管治模式影响。整体而言,企业管治与ESG展示企业应该采用的管理和营运模式以考虑环境及社会风险或影响。良好的企业管治,不仅是有效管理ESG事宜的先决条件,也提供了管理环境及社会风险所需的基石,确保企业最高层重视并履行这方面的责任。

并且,香港交易所的《上市规则》载有上市公司在企业管治及ESG方面必须履行的汇报规定。上市公司董事会须对企业的ESG策略、汇报和管理决策承担全部责任。

据香港交易所颁布的《主板ESG附录二十七-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指引》(以下简称“《主板ESG指引》”),涵盖了两个层次的披露责任。

《主板ESG指引》显示,强制性披露规定主要对拟上市公司披露特定环境、社会及管治方面的资料的管治架构、汇报原则、汇报范围进行规定;不遵守就解释条文主要就排放物、资源使用、环境及天然资源、气候变化等环境范畴,雇佣及劳工常规、营运惯例、社区等社会范畴的一般披露内容及关键绩效进行规定。

可见,证监会、深交所、上交所、港交所同样关注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情况,尤其是港交所对于企业社会责任履行情况更为关注。

三、对危险废物的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实行许可证管理制度

生态环境保护是企业在社会责任履行中重要的一环。而在环境保护中,对危险废物的处理具有一定特殊性,企业需委托有专业处理资质的公司对其进行处理。

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21年版)》(以下简称“《危废名录》”),共计收录了467种危险废物,较2016年版减少了12种。在附录中,新增豁免16个种类危险废物,豁免的危险废物共计为32个种类。

对于467种危险废物,《危废名录》通过废物类别、行业来源、废物代码、危险废物、危险特性等维度对其进行分类。

值得一提的是,豁免的危险废物,其豁免的范围并非无限的。

在《危险名录》的附录《危险废物豁免管理清单》中,详细规定了豁免的危险废物的豁免环节、条件、内容。而在非豁免的环节,豁免危险废物仍应该按危险废物管理的内容处理。

不仅如此,对于这些危险废物的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则需要有相应的许可证。

据2020年9月1日起施行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固体废物防治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无许可证从事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由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处一百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并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或者关闭;对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同时,未按照许可证规定从事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由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处五十万元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对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或者关闭,还可以由发证机关吊销许可证。

危险废物的处理通常伴随着危险性,对此,企业需要给予重视。同时,上市公司也应当重点关注安全生产问题。无论是危险废物的处理亦或是企业安全生产,都是社会责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四、隐患排查和安全事故防范反映企业安全生产状况,是社会责任的重要一环

安全生产是经济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企业作为生产经营活动的组织者,是经济效益的受益者。承担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仅是企业管理经营的题中应有之义、义利对等的具体体现,也是企业的法定义务、法定责任,是企业不可推卸的重要社会责任。

通过安全监察部门对企业的安全隐患排查情况,以及企业是否发生安全事故,都能较为直观地反映出企业在安全生产方面是否充分履行了责任。

据2021年9月1日起施行的《安全生产法》生产经营单位若是存在重大隐患且一百八十日内三次或者一年内四次受到本法规定的行政处罚的,或是不具备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规定的安全生产条件,导致发生重大、特别重大生产安全事故等情形,将被有关部门依法吊销有关证照,生产经营单位主要负责人五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情节严重的,终身不得担任本行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

2015年5月1日起《生产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试行)》(以下简称“《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施行。

《安全事故罚款处罚规定》第十四条显示,事故发生单位对造成3人以下死亡,或者3人以上10人以下重伤(包括急性工业中毒,下同),或者300万元以上1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一般事故负有责任的,处2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事故发生单位有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行为且有谎报或者瞒报事故情节的,处50万元的罚款。

第十五条规定,事故发生单位对较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一)造成3人以上6人以下死亡,或者10人以上30人以下重伤,或者1000万元以上3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50万元以上70万元以下的罚款;(二)造成6人以上10人以下死亡,或者30人以上50人以下重伤,或者3000万元以上5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7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事故发生单位对较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且有谎报或者瞒报情节的,处100万元的罚款。

第十六条规定,事故发生单位对重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一)造成10人以上15人以下死亡,或者50人以上70人以下重伤,或者5000万元以上7000万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10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二)造成15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或者70人以上100人以下重伤,或者7000万元以上1亿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300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的罚款。事故发生单位对重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且有谎报或者瞒报情节的,处500万元的罚款。

第十七条规定,事故发生单位对特别重大事故发生负有责任的,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一)造成30人以上40人以下死亡,或者100人以上120人以下重伤,或者1亿元以上1.2亿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500万元以上1000万元以下的罚款;(二)造成40人以上50人以下死亡,或者120人以上150人以下重伤,或者1.2亿元以上1.5亿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处1000万元以上1500万元以下的罚款;(三)造成50人以上死亡,或者150人以上重伤,或者1.5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处1500万元以上2000万元以下的罚款。

而针对《生产安全条例》中的事故分类,《安全生产法》对生产经营单位违规情形所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作出了规定。

《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五条规定,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未履行本法规定的安全生产管理职责,导致发生生产安全事故的,由应急管理部门依照下列规定处以罚款:发生一般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四十的罚款;发生较大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六十的罚款;发生重大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八十的罚款;发生特别重大事故的,处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一百的罚款。

值得一提的是,若上市公司构成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者其他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的基本制度要求。

安全生产对上市公司及拟上市公司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事实上,除了在生产经营过程中排查隐患和避免安全事故,从而保障企业职工的人身安全之外,上市公司还应依法缴纳社会保险,以保障企业职工在工作和生活中具有规避风险的能力。

?

五、依法缴纳社保是企业应尽义务,不能根据职工个人意愿而免除

众所周知,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旨在帮助人们防范和弱化劳动及社会风险。

早在1995年1月1日起施行,2018年12月29日最新修正的《劳动法》,就对社会保险制度做出规定。

《劳动法》第七十条规定,国家发展社会保险事业,建立社会保险制度,设立社会保险基金,使劳动者在年老、患病、工伤、失业、生育等情况下获得帮助和补偿。

《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

不止于此。据2011年7月1日起施行的《社会保险法》第六十条,用人单位应当自行申报、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非因不可抗力等法定事由不得缓缴、减免。

显然,为员工及时、足额缴纳社保,是上市公司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7月3日,人社部发表名为《员工自愿放弃社保单位不能免责》的文章,文章指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用人单位和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并按时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这既是用人单位和职工的合法权利,也是用人单位和职工的应尽义务,不能根据职工或者用人单位意愿而免除,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换言之,对于上市公司及拟上市公司而言,不能因员工个人意愿便放弃缴纳社保。而是应当积极鼓励和引导员工进行社会保险的缴纳。

?

六、泰和科技安全环保“两手抛”,宝丰能源净利润15亿元却欠缴员工社保

历史上,在社会责任履行方面“碰壁”的企业不在少数。

据《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于2019年10月21日发布的《泰和科技安全环保“两手抛”,“守门人”连吃罚单或难勤勉尽责》一文,作为一家规模化水处理药剂专业生产商,成立13年的山东泰和水处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和科技”)称,已按照有关法规制度,结合企业实际生产情况,建立了安全生产的相关制度和措施。然而却被频发的事故“打脸”。

其中,据山东省环境保护厅公开信息,2014年3月26日,泰和科技老厂区发生一起双氧水爆炸事故。

据(市中)安监管罚告[2015]3001号文件,2015年1月13日,泰和科技因老厂区聚合物车间发生一起一般反应釜物理爆炸事故,造成1人死亡,被枣庄市市中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处以20万元罚款。

在发生了安全事故后,泰和科技因造成的环境影响而被群众多次上访投诉。

据山东省环境保护厅公开信息,2015-2017年,群众孙某某一家,曾多次上访,因泰和科技排污及两次爆炸,导致其果园绝产、损失很重,要求泰和科技作出经济赔偿。而该案件被列入市中区重点环境信访案件,受到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关注。因双方各持己见,此项环保投诉案件一直悬而未决。

此外,据枣环现违改字[2018]第28号文件,在山东省环保督察组的执法检查中,泰和科技存在单位污水处理站曝气风机未运行、异味处理设施未运行的违规情况,被枣庄市环境保护局责令立即改正。

而据《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一条,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需要组织建立安全风险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双重预防工作机制,督促、检查本单位的安全生产工作,消除安全事故隐患。

可见,泰和科技不仅“踩雷”环保问题,还视安全生产于不顾,令人唏嘘,而宝丰能源则是未足额缴纳社保的“代表”。

据《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于2019年5月7日发布的《宝丰能源:净利润15亿元却欠缴员工社保,纠纷不断显隐忧》一文,宁夏宝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丰能源”)或存在欠缴所有员工的养老、失业保险费用的情形。

其中,据(2016)宁0181民初2160号文件,2017年5月27日,宝丰能源因欠缴失业保险,导致原告魏军强离职时无法正常领取失业金,而被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宝丰能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向原告魏军强支付失业保险金损失13,560元。

据上述文件,宝丰能源辩称,因经济困难,欠缴所有员工2015年1月后的养老、失业保险费用。但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宝丰能源的营业收入为70.81亿元,同比增长105.28%,净利润为15.15亿元,同比增长1222.52%。

据《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于2020年4月30日发布的《锦盛新材与“传销客户”合作恐失社会责任,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一文,浙江锦盛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盛新材”)的客户被曝涉嫌传销,且产品质量“踩雷”,锦盛新材与之合作恐失社会责任。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天津市康婷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婷生物”)分别是锦盛新材乳液瓶的第三、第二、第四、第二大客户,锦盛新材对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066.6万元、1,724.57万元、1,405.7万元、858.97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69%、5.74%、3.9%、5.01%。

而康婷生物是一家获得直销资格的公司,却频频被曝光涉嫌传销。

据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康婷生物于2013年3月14日取得直销资格,直销服务网点共有六个,且均在天津市。

据《直销管理条例》第十条规定,直销企业在其从事直销活动的地区应当建立便于并满足消费者、直销员了解产品价格、退换货及企业依法提供其他服务的服务网点。

也就是,说康婷生物仅在天津市具有直销资格,其他地区并未获得直销资格。但公开信息显示,在山东青岛市、浙江台州市等多地都曾出现康婷生物涉嫌传销的事件。

2019年5月,天津市西青区市场监管局表示已经专门成立了专案组,针对康婷生物涉嫌传销进行调查。

除此之外,康婷生物还卷入四起传销案件中。

据(2019)豫1202刑初279号文件,自2017年以来,被告人赵某以康婷生物的名义在三门峡市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期间,被告人赵某通过直接下线赵之和、赵洪玉、端华丽发展下线人数达120人以上,涉案金额达300万元以上。2019年11月11日,被告人赵某被宣判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及罚款,并继续追缴其违法所得,予以没收。

据(2016)鲁09刑终233号文件,被告人安春燕等八人以推销康婷生物瑞倪维儿系列化妆品为名,要求参加者购买产品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与社会秩序,其行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2016年12月9日,上述八个被告人被判处相应量刑的有期徒刑和罚款。

据(2015)蚌刑终字第00319号文件,自2013年起,被告人杨某甲等八人以康婷生物生产的瑞倪维尔产品为依托,以购买产品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加盟费的方式获得会员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2015年11月30日,上述八位被告人被判决相应量刑的有期徒刑和罚款,并追缴违法所得,上缴国库。

据庆市监案〔2018〕127号文件,自2013年11月起,周显聪在未取得直销员证且明知浙江地区不属于该直销企业许可区域的情况下,在康婷生物开设的康婷商城网站,下单以产品标价的2折或5折购入康婷生物瑞倪维儿产品后,在固定场所之外以产品标价或产品标价的5折的价格通过上门推销、聚会推销、讲座等直销的形式推销该直销企业的产品。另外也通过给予一定报酬让客户推荐或介绍其他消费者购买康婷瑞倪维尔产品。周显聪通过其销售业绩获得康婷生物发放的奖励及销售差价获利。2018年8月17日,周显聪被庆元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没收违法销售收入161.25万元以及罚款8万元的处罚。

不仅如此,“直销同城网”康婷品牌的直销平台显示,“直销人”有来自南阳市、锦阳市、北京市丰台区、北京市大兴区、深圳市、福州市等多个城市地区,而非上述康婷生物取得直销资格网点所在地的天津市,上述“直销人”是否涉嫌违规直销?尚未可知。

雪上加霜的是,康婷生物曾多次因产品不符合标准规定而被开“罚单”。

据津市场监管青稽罚〔2018〕9号文件,2018年8月10日,康婷生物曾因生产、销售不符合《化妆品卫生标准》的化妆品瑞倪维儿水润保湿霜,被天津市西青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处以罚款20.63万元,并没收8.25万元。

据(津市场监管青)药药罚〔2015〕14号文件,2016年5月16日,康婷生物因生产的“痘丽净点涂水”(生产日期:20141124)氯霉素项不符合标准规定,而被天津市西青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处以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的行政处罚。

据(津西)食药监稽化罚〔2015〕3号文件,2015年7月21日,康婷生物曾因生产的2014/04/30批次“瑞倪维儿痘立净点涂水”检出氯霉素,不符合标准规定,而被天津市西青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处以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的行政处罚。

而锦盛新材表示,经过二十多年的积累,公司与康婷生物等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化妆品知名企业建立了良好的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并借助自身良好产品形象,不断的开拓新的优质客户。

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指引第二十三条指出,公司应敦促客户和供应商遵守商业道德和社会公德,对拒不改进的客户或供应商应拒绝向其出售产品或使用其产品。而锦盛新材选择与如此客户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其社会责任是否存缺失?

切实履行社会责任并不是“表面文章”,而是企业持续经营长久发展的“生死线”。在2021年两会上,碳达峰、碳中和、智能化等词汇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也意味着包括环境保护、社会责任以及企业管治在内的ESG的重要性将愈加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