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紫林醋业如果顺利上市,虽能乘短期之春风,但未来要面临的压力也会不小。

  山西作为我国最大的食醋生产地区之一,紫林醋业、水塔醋业都是其食醋产销板块的主要贡献者,可美中不足,硕大个山西至今还没有一家食醋上市公司。更尴尬的是,另一面如紫林醋业这样的企业挤破头也没有完成上市梦。

  其于近期再度发起上市冲锋,9月17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紫林醋业新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德证券。

  实际上,这早已不是紫林醋业首度筹划上市,最早在2016年6月就向证监会报送过IPO申报稿,细数下来这已是第4次向IPO发起冲刺。据中国调味品协会统计显示,2018-2020年紫林醋业的食醋产量规模居于行业第二名,仅次于江苏恒顺醋业(行情600305,诊股)(600305.SH)。

  可见,紫林醋业也是行业中头部公司一般存在,那到底是为什么其前几次都上市失败呢?这次再递交又能有几分实现上市梦的把握呢?

  发展稳定却营收来源单一

  据《每日财报》了解,紫林醋业前三次递交招股书的披露时间分别为2016年6月24日、2017年12月27日和2020年7月3日。

  “夫妻店”四次叩响IPO大门,紫林醋业这次能圆上市梦吗?

  图片来源:招股书

  其先是遇挫在2018年4月10日召开的第60次发审会上被终止。当时证监会称,鉴于山西紫林醋业股份有限公司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决定取消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60次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但究竟是什么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证监会并没有予以披露。

  但紫林醋业不曾放弃,最新在2021年9月17日,证监会披露紫林醋业IPO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2753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拟募集资金约5.74亿元,其中,9831万用于营销网络建设和品牌推广项目。

  从其近年来发展态势来看,还算比较稳定。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紫林醋业实现营收分别为5.06亿元、5.47亿元、6.20亿,公司净利润分别为0.79亿元、1.04亿元、1.01亿元。今年1-6月,公司营收2.97亿元,净利润0.41亿元。

  不过,就长期发展考虑,其存在依赖单一产品的问题。2017-2020年,紫林醋业的食醋系列产品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34亿元、4.84亿元、5.17亿元和2.74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55%、95.82%、94.69%和92.46%,是紫林醋业的主要收入和利润来源。由超过九成的收入比例可见,其营收结构极为单一。

  不仅如此,公司销售渠道也单一,主要通过经销商对外销售。招股书披露,2017-2019年,紫林醋业经销商收入分别为4.32亿元、4.81亿元和5.1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06%、95.04%和95.00%,商超和自营的销售渠道收入合计仅占5%左右。

  针对通过经销商模式来销售所带来的风险,紫林醋业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长年通过与经销商签订年度经销合同的方式,对经销商进行规范管理,虽然发挥了经销商本地资源的优势,但是除经销关系外,经销商的经营管理均独立于公司。

  由此可以预估到的风险为:紫林醋业的经销商直接对接市场,由于经销商的经营管理较为独立,一旦经销商在销售产品时出现状况,将会直接影响公司的销售业绩和形象。

  过去数据矛盾或影响此次“冲A”

  每家企业都有优劣,但是紫林醋业前三次上市横跨四年多,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关键问题迟迟不被证监会接受呢?从证监会过往的反馈来看,关注点集中在出资、对赌协议、关联交易等信息的核实,以及收入、费用、毛利率等财务数据变动原因和合理性方面。

  而其“作坊式”的家族治理结构,也被外界认为存暗疾。另外,《每日财报》通过对比2016/2017年招股书还发现了其存在多项数据矛盾的情况。

  从股权结构方面看,紫林醋业是典型的夫妻店。罗建纯、刘志红夫妇合计直接持有公司71.161%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罗建纯为现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而持有发行人5%以上股份的股东分别为罗建纯刘志红夫妇、上海道富和嘉兴九鼎。

  数据矛盾方面,其两版招股书中,同一时期的各种销售渠道收入、原材料采购成本等问题上财务数据不一致。就“销售渠道收入”来看,其2016年提交的招股书中显示,2014-2015年经销商的收入分别为2.79亿元和3.20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7.48%和97.01%。而在2017年提交的招股书则显示,2014-2015年经销商的收入则变为了2.78亿元和3.12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7.23%和96.71%,其数额和占比均不一致。“夫妻店”四次叩响IPO大门,紫林醋业这次能圆上市梦吗?

  “夫妻店”四次叩响IPO大门,紫林醋业这次能圆上市梦吗?

  “夫妻店”四次叩响IPO大门,紫林醋业这次能圆上市梦吗?(图源:2016招股书、“夫妻店”四次叩响IPO大门,紫林醋业这次能圆上市梦吗?图源:2017招股书)

  此外,在“主营业务成本”项上,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2016版招股书中,2014-2015年原材料成本分别为6356.72万元和6973.64万元,占主营业务总成本的比例分别为33.89%和34.04%。2017版原材料成本则分别为5941.15万元和6401.35万元,占主营业务总成本的比例分别为31.67%和31.25%。另外,还有员工人数、包装材料成本等多处财务数据存在不一致的问题。

  可以猜测,这两版招股书数据不一致,可能也是2018年4月其上市失败的原因之一。同时有专业人士表示,紫林醋业财务数据的“打架”情况,表明了其内部很可能存在经营管理混乱的问题,不仅使投资者对企业信披真实性存疑,还可能影响到其对今年再冲A股。

  酱油企业亦搅局行业

  紫林醋业2000年成立,地处有“中国醋都”之称的山西省清徐县,山西省清徐县是中国四大名醋之一“山西老陈醋”的发源地。公司主要产品有“紫林”品牌的食醋系列产品、醋饮料和料酒。

  从需求端来看,食醋对比酱油,它的人均消费更低,从全国范围来看,在餐厅和家庭中的重要性远不如酱油,与同属酿造行业的酱油行业相比,食醋行业整体上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目前,食醋行业CR5的市场占有率只有16%左右,集中度较低,行业TOP 1恒顺醋业的市场占有率也只有10%左右。

  据了解,食醋共分为四大类,也称中国四大名醋,分别是山西老陈醋、镇江香醋、四川保宁醋和福建永春老醋。出于生产原料、工艺等因素,各产区的食醋口味存在着明显的区别,消费者的偏好也有着地区性的差异。这就导致了食醋企业大多为区域性企业,较难进行全国化的扩张。虽然分属“四大名醋”中的不同种类,但它们之间却竞争激烈。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紫林醋业还曾因涉嫌侵害恒顺醋业商标专用权引发诉讼。招股书披露,2021年5月28日恒顺醋业向武汉中院提起诉讼,要求紫林醋业立即停止生产销售涉嫌侵害其“金优”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并请求判令承担连带赔偿经济损失及因维权产生的费用共计150万元。

  就在两家醋企大战之际,越来越多的调味品企业也开始迈入醋业市场,给未来的行业市场格局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比如海天收购镇江丹和醋业、千禾味业(行情603027,诊股)收购镇江恒康酱醋,酱油企业竞相入局食醋行业。可见,此次紫林醋业如果顺利上市,虽能乘短期之春风,但估计未来要面临的竞争压力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