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轮周期股业绩浪行情已近尾声,预示着A股已在牛熊转折期,底部板块补涨多是佯攻,以掩护主力资金有序撤离。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汽车股市值已在历史高位,要提防产能过剩和欧美贸易摩擦等利空影响。

  A股抗“疫”红利或近尾声

  本轮“抗疫”牛市始于去年3月19日的2646.8点,至今已逾18个月,截至今年9月29日,沪综指和上证50最大涨幅分别为41%和41.8%,如今分别缩窄至33.6%和27%。作为本轮牛市的先行指标,上证50指数较年内高点下跌22%,已进入技术性熊市。

  如今市场追捧供应链红利股,大宗商品涨价概念走俏,散户热捧成交放量。周期股炒作对策是绩差时买,绩优时卖。本轮周期股行情为全球央行超级印钞、企业供应链梗阻,以及各国产业扶持政策同频内卷三者共振所致。中国力量为世界复苏和全球“抗疫”的引擎,所享受战“疫”红利类似上世纪“二战”期间的美国经济,这意味着部分产品定价扭曲非常态,国家调控难度大。

  从全球历史上看,经济独好带来股市泡沫,适时调整可行稳致远。“二战”期间,美国享受世界工厂的红利,1945年的GDP总值占全球总量的56%。标普500从1942年4月的低位7.47点,涨至1946年5月的峰值19.25点,当月PE为21.7倍。其后进入长达三年杀估值熊市,至1949年6月最低见13.55点,当月PE为5.8倍。

  新能源汽车股已处历史高位

  行业调控是中断价格传导机制,削峰平谷,目标是产业均衡发展,被扶持行业轮流脱困甚至小富。目前,广东省统调最高负荷需求已七创新高,当地火电企业却称发一度电亏损七八分钱。电企减产引发居家停电,倒逼涨电价。各地缘何慎涨电费?电价一涨,易起涨价骨牌效应引发滞胀,倒逼货币紧缩,有经济硬着陆的风险。

  本轮产业调控有三大背景,一是借助“抗疫”红利带来的比较优势和缓冲垫,提前释放地产金融的隐性风险。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