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假期之后,海天味业(行情603288,诊股)提价传闻仍不断发酵,尽管公司已经公告尚未确定提价与否,但二级市场已经给予了积极响应。截至10月8日收盘,海天味业自9月23日传出“提价”信息后,股价已经累计上涨达22%。其间,受海天味业“提价”刺激,申万调味品行业上涨11%,整体市值由4835亿元增至5780亿元,暴增945亿元。

  作为调味品行业的龙头,海天若提价,是否会刺激板块形成新一轮“提价潮”?对此,《红周刊》记者采访了职业投资人靖开诚、国泰君安(行情601211,诊股)消费组组长訾猛进行探讨。在他们来看,调味品的“提价”概率很高,这将进一步增厚头部公司的长期价值。

  调味品“被动提价”迫切

  “业绩释放”在明年

  《红周刊》:海天味业对其产品可能要提价的传闻回应称,还没有决定提价与否。但二级市场的反应比较积极,您怎么看调味品行业头部公司的产品调价形势?

  猛:受成本显著上行的压力,2021年以来主要调味品业绩均显著承压,而很多未上市的中小企业更是面临着亏损,行业自上而下都等待着头部企业的提价。头部企业选择在此时提价,我们认为在对冲成本压力、提振业绩的同时,有利于公司理顺渠道体系。一方面有利于帮助经销商将库存转移至二批商,现在公司面临一批商库存高、分销商不愿意囤货的压力,如果提价,二批商主动备货倾向会提升,因此有助于渠道库存的转移;另一方面提价有助于重新调整价格体系,丰厚渠道利润,从而提振渠道的积极性。

  靖开诚:营销讲究4P理论,其中第一个是产品 ( Product ),包括产品质量、美誉度等等,第二个重要的要素就是价格(Price)。对于海天味业来讲,调价或者不调价,从策略上而言都存在它的合理性,如果维持目前的价格体系,可以一定程度上打击竞品。但海天味业很可能会进行提价,且这次调价的幅度可能会相对较大。我们关注到一组数据,2019年到2021年,世界的粮食价格上涨了40%。在这样的背景下,调味品头部公司以及调味品整个行业的调价是十分迫切的。

  但是,(海天)提价可能会针对不同的产品采取不同的策略,比如对于一些偏高端的产品进行较大幅度的调价,而对于一些相对低端的产品调价幅度可能会相对较小。因为海天目前还在执行渠道下沉的策略,比如向三四级、五六级市场,甚至村镇市场传导。

  《红周刊》:您对调味品的主要原材料比如大豆等连续涨价达三年之久的情况怎么看?这对龙头公司和整个行业构成了怎样的影响?

  訾猛:短期来看成本上行压力会导致企业的利润承压,但是中长期看每次成本上行周期都会导致中小企业被淘汰,使得市场份额加速集中于头部企业,背后的逻辑在于不具备规模效应、技术优势、资金优势的中小企业不能顺利的将成本上行的压力转嫁给产业链各方,只能自己消化,因此其在成本的压力下现金流将不断受到挑战,从而促使其被迫出局。

  回看上一轮成本上行周期,也就是2016年,经过2016年的成本上涨之后,2017-2018年规模以上调味品企业数量出现了下滑。今年以来,调味品企业除了面临成本压力以外,同时还面临疫情对于需求端的冲击,因此我们认为本轮行业的分化程度将会比2016年更加剧烈,而龙头企业也会加速攫取更多市场份额。

  靖开诚:应该说,粮食涨价是目前阶段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其实包括人工、渠道成本等也在增加。如果从中长的视角来看,调味品的成本上涨也会呈现一定的规律性。仅从目前阶段看,原材料涨价的成本压力仍会存在,但长期来讲并非调味品行业的核心压制因素。

  《红周刊》:根据过往经验,海天调价周期一般是2~3年,调价幅度多在5%~10%,海天上一次调价还是2017年初。若今年进行调价,海天的利润增厚情况是怎样的?

  訾猛:我们不谈个股,仅谈调味品行业。调味品行业提价的话,对于行业今年业绩的提振贡献是有限的,因为提价从落地到最终传导到终端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因此乐观判断10月提价,那么最终开始起作用也将是11月的事情了。但从2022年的角度来看,提价结合成本压力下行将形成剪刀差,显著提振调味品企业的毛利率水平从而在利润端形成更大的弹性。

  社区团购带来的渠道压力正在过去

  调味品龙头业绩拐点即将出现

  《红周刊》:渠道层面的变化较大,社区团购对传统销售渠道冲击很大,社区团购对调味品头部公司的影响?

  訾猛:社区团购对于调味品头部公司的影响偏短期,主要是体现在前期价格乱象导致头部企业不敢涉足社区团购,从而出现了暂时性的终端通路萎缩的问题。

  未来,我们认为社区团购的冲击最高潮已经过去,长期将利好头部企业份额的提升,因为本质上来看,消费者对于品牌的重视程度还是最高的,优于低价格的倾向,我们前期也草根调研过湖南省社区团购市场,今年上半年湖南省社区团购渠道上酱油品类中,海天市占率显著高于其在线下的市占率。至于社区团购低价问题,我们认为中长期看,社区团购和线下渠道的价差将逐步缩小,一方面在于政策端从7月份开始显著在打击电商平台的低价倾销、大数据杀熟,另一方面在于补贴力度逐步下降+渠道库存逐步恢复正常之后经销商往社区团购折价甩货的概率大大降低。

  靖开诚:社区团购由于一些低价策略可能会与传统渠道形成一个阶段性的博弈过程,互相争夺市场份额,但与此同时也形成了更加多样化的市场渠道。另外,调味品行业上半年业绩出现了整体的显著下滑,与餐饮渠道的萎缩也存在较大的关联。我们现在十分关注餐饮渠道的恢复,比如我们会以海底捞等等这类餐饮企业作为重点参照。当餐饮渠道逐步恢复景气,调味品的景气度也会提升。整体来讲,我认为包括社区团购等渠道形态对调味品整体的行业冲击是较小的。

  《红周刊》:目前,调味品头部公司的投资价值是怎样的?

  訾猛:成本压力、库存压力均是短期的扰动,短期导致了企业业绩下滑,但是中长期看,逆境将会不断考验企业的管理能力与现金流能力,因此具备明显竞争壁垒的头部企业将会加速攫取市场份额。

  我们认为随着消费力的逐步复苏、渠道结构的持续优化、库存的逐步消化,在基数效应消散的背景之下,头部企业将逐步走出泥潭,重回业绩增长的正轨,乐观判断我们认为今年四季度头部企业将会迎来基本面的拐点,因为长逻辑没有变,所以头部调味品企业仍然具备长期投资价值。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