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上海 编辑 刘蕊)讯,全球能源危机的影响范围已经扩散到了美国。在能源价格高涨之际,美国总统拜登面临的压力也在不断加大。

  当前,美国汽油价格已经升至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燃油库存却降至逾20年来最低水平。

  对于历届美国总统来说,燃油价格上涨都意味着政治风险加大,而对于拜登来说更是如此。随着能源价格上涨,在拜登上台之初所提出的主要施政计划,包括推动经济从疫情中恢复、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等,都将面临巨大压力。

  白宫官员本周重申,拜登政府将动用一切工具来抑制汽油价格。白宫发言人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本周四表示:“我们将继续寻找能够减轻美国家庭能源成本负担的方法。”

  在拜登政府的工具箱中,能动用的手段看起来不少,但真正能用的可能寥寥。

  拜登所能采用的方法包括刺激生产、动用应急石油储备和限制能源出口等,但这些方法有的和拜登的环保目标相左,有的效果有限,还有的可能激怒欧盟盟友。

  以下是拜登可能采用的应对措施:

  动用应急储备

  拜登可以动用美国的原油和精炼石油产品应急储备来增加市场供给,美国几届前政府已经采用过这一策略了:十年前,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在利比亚石油供应中断的时候释放了约3000万桶原油储备,前总统克林顿也曾在2000年采用同样的策略来压低油价。

  根据法律,美国能源部有义务在2027财年之前出售2.6亿桶战略石油储备。分析人士说,如果现在释放储备,燃料价格可能会略有下降,不过影响将是暂时的。

  限制原油出口

  尽管美国国会在2015年解除了对美国大部分原油出口的禁令,但拜登可以动用紧急权力恢复限制。

  但石油行业盟友和分析人士警告称,此举可能适得其反。美国可能会招致其他国家的报复,并损害民主党议员所代表的产油州的利益。

  ”出口市场一直是美国能源供应投资的主要驱动因素。” Height Capital Markets研究主管Benjamin Salisbury在研究报告中称。

  此外,即便美国限制出口石油和天然气,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仍将与世界市场挂钩。

  “石油是一种全球商品,”行业组织美国石油协会副会长弗兰克・马基亚罗拉(Frank Macchiarola)说,“限制能源出口和能源运输不会解决我们目前能源市场面临的根本问题。”

  限制天然气出口

  由于对欧洲供应的担忧推高了天然气价格,依赖天然气提供热能和电力的制造商、化学品制造商和其他公司已经在恳求政府限制天然气出口。

  根据美国天然气法,如果拜登政府认为天然气出口不符合国家最佳利益,就有权限制天然气出口。

  然而,在欧洲天然气严重短缺而寒冬将至之际,如果拜登政府切断天然气出口,可能会被指责为背弃盟友。

  液化天然气中心的执行主任Charlie Riedl认为,当前天然气价格水平很难被认定为处于“国家紧急状态”,更何况“我们现在的天然气产量比使用量更大。”

  扩大油气钻井量

  拜登政府可以加速批准钻井项目和重启西部州的油气租约拍卖。今年1月,拜登曾叫停油气区块租约拍卖,而内政部下月将重启墨西哥湾的拍卖。

  但问题在于:远水救不了近火。在下月拍卖后,预计租约要到明年初才会正式出售,而且在出售后也不会立即增加石油产量。在美国油气区块的租约出售后,公司可能需要5到10年才能找到石油、完成钻探井工作并开始生产。不过,大量的新拍卖仍将给市场带来即时的信号价值。

  然而,研究公司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凯文・布克(Kevin Book)说,虽然不少前任美国总统也曾通过增加石油产量来应对高能源价格,但“他们没有受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环境目标的限制,但拜登政府受到了这一限制,正因为如此,他的工具箱更小。”

  目前,市场已经预期拜登政府将限制石油和天然气开发,以作为推动美国能源体系绿色化的一部分。

  降低燃料标准

  过去,当风暴影响汽油供应时,美国政府有时会允许炼油厂和分销商销售价格较低的混合燃料。

  现在,不少炼油商正施压拜登政府,要求其放松要求,允许将生物燃料掺入柴油和汽油。炼油商们辩称,这将对汽油价格起到旗杆见影的降温作用,但专家们的观点存在分歧。

  美国燃料和石化制造商协会在邮件声明中表示:“原油成本是加油站汽油价格的头号驱动因素,但政策正在让情况变得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