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菜油供应减少及国内大豆采购放缓影响,国内豆油供需将更加紧张。在全球能源危机影响下,棕榈油价格可能会因原油价格大幅上涨而得到提振,四季度国内整体植物油价格可能进一步上涨。

  与全球大豆供需不断宽松相反,四季度国内植物油大概率走向紧缩。国内菜油四季度的走势预计会强于豆油和棕榈油,四季度国内菜油供应可能会逐步减少,菜油与豆油、棕榈油的价差将再度扩大。

  美豆价格仍将保持弱势震荡

  9月30日美国农业部发布的季度库存报告显示,美国9月1日当季大豆库存为2.56亿蒲式耳,此前市场预估为1.74亿蒲式耳,去年同期为5.25亿蒲式耳。9月1日当季美国大豆农场内库存为6810万蒲式耳,去年同期为1.41亿蒲式耳;农场外库存为1.88亿蒲式耳,去年同期为3.83亿蒲式耳。由于季度库存数量大幅超出市场预期,使得美豆价格明显下行,并跌破1250美分/蒲式耳的支撑位置。

  除了美豆供需开始转向宽松之外,巴西大豆开种也是推动近期美豆价格下行的因素之一。目前市场普遍预期今年巴西大豆种植面积将保持继续增长,2021/2022年度巴西大豆播种面积可能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约为4030万公顷,同比增长4.62%,2020/2021年度巴西大豆产量将增长约5.77%。

  不过,全球气象部门预期四季度将大概率出现拉尼娜气候。根据IRI数据模型预测,四季度全球发生拉尼娜的概率将超过60%,拉尼娜现象通常会对南美大豆产量产生影响,阿根廷大豆会因此出现较大幅度减产。在南美天气状况出现问题之前,美豆价格仍将保持弱势震荡,影响CBOT大豆价格的关键仍在于美豆销售数据。

  四季度豆油可能进一步上行

  与全球大豆供需不断宽松相反,四季度国内植物油大概率走向紧缩。国内豆油价格四季度可能面 临进一步上行,主要受到以下几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节后国内下游市场面临补库需求的增长;二是限电政策可能会继续影响油厂的压榨;三是养猪行业仍处于亏损状态,生猪存栏预计将有所收缩,蛋白需求可能会继续减弱;四是棕榈油价格保持强劲,同时加拿大菜籽减产使得国内菜油供应减少,替代效应将增加对豆油的消费依赖。国内豆油库存在四季度持续减少的情况下,价格会继续增长,但幅度相应要低于棕榈油和菜油。

  季节性减产或推动棕油上涨

  受马来西亚MPOB报告影响,棕榈油价格在9月上旬一度出现下行,但9月全月强劲的出口数据,最终使得棕榈油价格走出新高。航运公司数据显示,马来西亚9月份整体出口量环比增长40%左右,这意味着马来西亚9月棕榈油库存可能不增反降。而进入10月后将迎来棕榈油的季节性减产周期,在全球能源供应紧张的情况下,天然气和原油价格均不断增长,这使得生物柴油消费用量有望得到提升,从而带动棕榈油价格上涨。从技术上来看,棕榈油价格已经向上突破了此前的震荡区间,在10月产量出现下行的情况下,如果出口继续保持旺盛,棕榈油价格将继续保持上涨。

  菜油走势或强于豆油棕榈油

  国内菜油四季度的走势预计会强于豆油和棕榈油,四季度国内菜油供应可能会逐步减少,这主要是因为加拿大菜籽本年度出现大幅减产。加拿大统计局发布报告称,今年加拿大西部地区在夏季出现创纪录的高温,而且降雨稀少,导致加拿大作物产量大幅降低。加拿大统计局根据卫星图像产量模型预计,2021/2022年度油菜籽产量为1280万吨,比8月预估值低约200万吨,比上年度减少34.4%,创下2010年以来的最低产量。

  孟晚舟回国,使得中国与美国、加拿大之间的贸易关系可能会发生转变,中国对美豆及加拿大菜籽的进口现状有可能会发生调整,不过在中美新一轮贸易谈判正式开始之前,都不可妄加断定。即使中国政府放宽对加拿大菜籽的进口,加拿大本年度菜籽产量大幅减少也会使得国内进口量下降。预计未来国内菜油价格将继续保持强劲,虽然菜油价格走势仍将受到豆油和棕榈油的影响,但价格将强于豆油和棕榈油,菜油与豆油、棕榈油的价差将再度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