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矿资本(行情600390,诊股) 周亚锋李雪莹郭子愉

  摘要: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对“共同富裕”的内涵进行了阐述。可以预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共同富裕”的提出流露我国经济发展从“效率”向“公平”倾斜的趋势,这将对我国产业结构、收入结构、消费结构等产生重大影响。处在回归本源与业务转型中的信托业,能够凭借制度特色与服务优势,为推动实现共同富裕赋能予力。本文在回顾“共同富裕”政策脉络基础上,对通过应用信托工具来实现共同富裕进行积极思考与探讨。

  一、政策脉络回顾,理解共同富裕

  (一)以先富带后富,效率优先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共同富裕的目标最早可追溯至1953年,中央相继通过《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强调通过农业合作化使农民逐步摆脱贫困而共同富裕起来。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国家经济社会工作的转折点,小康社会战略构想初步形成,共同富裕的相关表述进一步完善。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党的十四大则明确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收入分配原则。经济政策导向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中国经济建设实现高速发展。

  (二)接棒全面小康,共同富裕成为新的政策关键词

  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变,经济已从高速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经济工作的重点转变为集中力量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2020年,我国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实现共同富裕夯实基础。十九届五中全会对共同富裕作出重要部署,提出到2035年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2021年3月,“十四五”规划正式发布,多处强调共同富裕,顶层规划对共同富裕高度重视。5月,中央下发《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支持浙江率先探索构建有利于共同富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8月,中央财经委第十次会议明确了共同富裕的概念,提出更加全面的政策思路,随后央行、银保监会、外汇局等机构相继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精神,指出要将共同富裕作为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着力点。在当下高质量发展阶段,强化发展的平衡协调、优化收入分配结构、完善公共服务体系将是经济工作的重点发力方向。

  二、解读顶层会议精神,探讨实现路径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强调,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有以下三个标准:一是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二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三是要分阶段促进共同富裕。实现共同富裕首先要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政策方向正朝“重视公平、兼顾效率”方向调整。金融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核心使命,要在共同富裕中充分发挥自身功能,助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满足新收入结构下人民的金融需要,金融市场结构应顺应趋势进行调整。

  (一)既要做大蛋糕,也要分好蛋糕

  把蛋糕做大,要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提高发展水平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以发展夯实共同富裕的物质基础,为全国人民提供更多创造财富的机会,实现我国经济与人民财富同步增长。在高质量发展阶段,要大力推动科技创新、产业转型升级,持续发力数字经济、绿色发展等重点领域,实现经济动能的转换。

  把蛋糕分好,要在合理的收入结构下共享发展成果。中央财经委第十次会议提出要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初次分配更侧重效率,由政府主导的再分配制度强调公平,可以有效通过税收与转移支付对初次分配结果进行调节,缩小贫富差距。第三次分配是企业及个人在道德与习惯的影响下自愿捐赠的财富分配,是改善分配结构的有效补充。在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依法保护合法收入,同时加强税收征管力度,清理规范不合理收入,以改善收入和财富分配格局,实现均衡发展。

  (二)缩小收入差距,发展公益慈善事业是重要手段

  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是第三次分配的重要方式。十九届四中、五中全会将慈善事业明确纳入分配制度,明确其社会功能与定位,为慈善事业的发展和发挥作用指明方向。慈善捐赠规模持续扩大,除社会民生方面发挥重要补充作用,还将作为收入分配改革的“温柔之手”,缩小社会差距,促进资源和财富在不同社会群体之间均衡分配。

  发挥慈善的重要作用,要扩展来源结构、完善相关制度政策、加大宣传引导。尽管我国慈善事业进入快速发展期,但规模占比与发达国家仍有差距,而且捐赠主要来源于企业。根据《中国慈善捐助报告》显示,2019年企业捐赠款物占捐赠总量的61.71%。因此,要进一步扩展慈善资产的来源范围,增加个人捐赠规模占比,充分激发我国慈善事业的潜力。另外还应规范税收制度,推进税种改革,制定公益性捐赠税收优惠政策,完善慈善褒奖安排。鼓励引导高收入群体向上向善,积极参与兴办慈善事业,才能真正以先富带动后富,形成再分配与第三次分配的有利配合,共同推进共同富裕。

  (三)做好配套安排,金融市场随收入结构积极调整

  在实现共同富裕的路上,金融要积极发挥自身作用。人民银行在传达学习中央财经委第十次会议精神时表示,不断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工作、制造业、绿色发展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通过金融资源的倾斜,助力区域、行业、企业之间平衡与协调发展。

  在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下,金融业还可以顺势而为,优化市场结构,不断创新产品,满足财富管理客户端的新需求。随着中等收入人群比例预期提升、地产保值增值功能削弱,资金将更趋向多资产配置,财富管理需求的规模与多样性都将提升,制度变革和政策安排也正在推动财富管理行业发展壮大。

  三、发挥制度优势,信托业多路径助力共同富裕

  促进共同富裕目标为金融服务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指明了方向,也是今后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着力点。信托作为重要的财产转移和管理制度,具备横跨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和实业三大领域的独特优势,在回归本源、业务转型的发展方向下,信托业可以充分利用资金融通、财富管理、公益慈善等多项功能,满足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通过推动资源向重点产业领域配置,持续推进第三次分配,拓宽居民财富保值增值渠道等,在共同富裕中扮演重要角色。

  (一)信托业助力重点产业领域发展

  一是持续支持高端制造业,共筑高质量产业经济发展之路。根据《中国信托业服务实体经济专题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信托业支持高端制造业发展的资金规模超过620亿元。从2016年到2018年,投向高端制造业的信托资金规模稳步增长,增幅达到150%。高端制造业是我国经济发展重要的新动能,信托公司可以运用贷款、资产证券化、股权投资、产业基金等多种方式吸收社会资金,引导金融资源配置到相关领域,同时也可以通过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尝试和探索不同的融融合作模式,满足产业发展的多样化融资需求。

  二是投身基建事业,为资源“公平”分配出一份力。信托业可以通过加大投资基础设施,缓解城乡之间资源“不公平”的问题,如,投资交通网络,加强交通干线、交通枢纽与中小城市之间的联系,从而带动中小城市地区的相关产业发展;又如,发力“新基建”领域,投资于乡镇地区的信息化硬件或者软件项目,创造数字化、信息化的资源平等。信托业可发挥灵活制度优势,通过基建投资基金、PPP项目、资产证券化、股债联动等业务模式服务基建事业。

  三是助力绿色转轨,贯彻可持续发展理念。“双碳”目标引发我国从能源结构到经济结构的全面变革,信托业应积极践行服务实体经济的使命,通过综合运用信托制度,丰富包括绿色信托贷款、绿色慈善信托在内的产品体系,向绿色低碳领域倾斜资源,推动传统产业绿色转轨、新兴产业绿色发展,在可持续发展中实现共同富裕。

  (二)慈善信托助力“先富带后富”

  信托公司在展业过程中可以弘扬慈善精神,以公益慈善之手达成先富带动后富。根据《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2020年,中国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262万人,与2018年比增加了约65万人,年均复合增长率由2016-2018年的12%升至2018-2020年的15%,由高净值人群引导的慈善信托发展前景广阔。据实际展业情况来看,目前期望设立家族信托的高净值人群中仅少数有意向设立慈善信托。信托公司在展业过程中,可以向客户充分宣传慈善信托是回馈公众、提高家族凝聚力与向心力的有效手段,可以树立良好公众形象、实现家族精神财富传承,从而唤醒高收入人群的慈善意识,形成个体与环境双赢的良性循环。从信托公司的角度来讲,大力发展“家族+慈善”的服务模式,更能助力“先富带动后富”。

  相较传统的慈善捐赠,慈善信托在实践中也具有自身优势。一是制度优势,为慈善资产提供双重隔离的法律保障;二是结构透明,慈善资产可追溯、可查询、易监督;三是信托公司与慈善机构合作,能提高慈善项目、慈善财产管理与服务的专业性;四是慈善信托设计灵活,可提供十分个性化的信托服务;五是慈善信托可与家族信托结合,实现慈善财产来源的持久延续。推动慈善信托发展,一方面有助于信托公司转型,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源业务,另一方面可推动慈善机构更多专注于慈善项目管理,为委托人提供更优质的慈善投资选择,多角度促进“第三次分配”的慈善事业发展。

  在共同富裕的大趋势下,预期慈善信托相关政策有望得到完善。截至2021年8月,我国慈善信托备案单数达633单,财产规模为34.87亿元。其中年内新增87单,规模1.31亿元。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保监会信托监管部主任赖秀福表示,虽然慈善信托和慈善捐赠功能和作用相似,但一直未明确二者享受相同的税收优惠政策。赖秀福建议,比照慈善捐赠落实慈善信托税收优惠政策。慈善信托作为参与公益事业的重要工具,若能进一步丰富顶层设计,完善相关税收制度,将大大助益第三次分配,推动共同富裕目标实现。根据发达国家慈善信托发展的先进经验,税收优惠政策是促进慈善信托的关键一环。一方面,税收优惠制度可以为捐赠人提供直接的所得税抵扣;另一方面,税收优惠政策同样适用于运营过程中各项税款,大大提高了慈善资产直接运用于慈善事业的比例。进一步明晰慈善信托税收制度,既能满足企业及个人的慈善需求,也能获得实际的税收优惠,激励高净值人群加入“先富带后富”的行列之中。

  (三)灵活机制信托业服务多元化财富管理需求

  共同富裕带来财富的结构性增长,信托公司有能力以多样性产品服务满足财富管理需求。共同富裕目标下所带来的收入结构的调整,会增加中等收入人群,最终形成“橄榄型”的收入结构。随着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张,我国的居民财富累积也与日俱增,但目前主流的财富管理方式仍为存款和房产购置,投资产品多样性急需扩大。信托公司过去多年在投资银行业务、资产管理业务中,培育出了较强的产品创设能力、投资管理能力,在非标及产业方向,可以为客户提供一揽子金融产品,满足客户的风险偏好和财产配置、资金使用、财富安排等多方面需求。

  另一方面,信托公司也在主动探索为更广泛的客户群体提供服务。共同富裕目标中的“提低”,强调对低收入群体及其他各类弱势群体的重点帮扶。在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下,信托财富管理业务服务对象应进一步丰富,从针对高净值客户,逐渐转向多层次客户群体。信息化建设作为拓宽客户群体、加强风险评估、全方位提升服务效率的基础设施,将为信托公司丰富客户群体提供有力支撑。业内实践证明,金融科技的运用大大降低了信托公司提供“小而分散”业务服务的人力及物料成本,并强化了此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因此,信托公司应进一步积极主动提升信息化水平,为低收入人群等不同客户群体提供财富管理服务,回归本源业务、助力共同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