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广东银保监局发布《关于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变更注册资本的批复》,同意大业信托注册资本金由人民币14.85亿元变更为20亿元。

意义何在?年内增资信托公司再添一家

  年内还有哪些信托公司增资获批?结合行业转型整体进展,信托公司频频增资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多家公司增资获批

  广东银保监局表示,应在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前述变更、修改公司章程相应条款,并报告相关情况。

  记者注意到,增资后,大业信托各股东名称、出资额及持股情况如下: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出资8.33亿元,持股比例41.67%;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资7.67亿元,持股比例38.33%;广东京信电力集团有限公司出资4亿元,持股比例20%。

  根据大业信托2020年年报,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广东京信电力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41.67%、38.33%和20%。

意义何在?年内增资信托公司再添一家

  可以看到,此次增资后,各股东持股比例没有发生变化。

  记者注意到,年内还有紫金信托、中航信托、陆家嘴信托、陕国投信托、浙金信托等公司传出增资的消息。

  其中,中航信托、陆家嘴信托的增资于今年7月获批。

  申请事项完成后,中航信托注册资本由46.57亿元增至64.66亿元。中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对中航信托的持股比例增至84.42%,华侨银行持股比例则降为15.58%。

  根据青岛银保监局公告,同意陆家嘴信托注册资本金由48亿元增至57亿元,股权结构不变。就在去年,陆家嘴信托获批注册资本金由40亿元增至48亿元,股权结构不变。

  记者注意到,年内上市公司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还发布了关于陆家嘴信托增资的公告。增资完成后,陆家嘴信托注册资本将由57亿元增至90亿元。

  资本金实力与业务规模挂钩

  有信托行业观察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2014年、2018年和2020年,每年增资的信托公司数量均在十家及以上。其中,2014年的情况是适应行业大的发展方向,增资热潮和规模增长相匹配;而2018年到现在,主要是抵御行业风险并促进转型。

  在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看来,从过去几年的情况看,基于业务发展需要,已有多家信托公司进行了增资。在目前行业规模整体下降的情况下,增资更多的是为了实现过渡期平稳转型的需要。

  可以说,信托增资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资本金实力与业务规模挂钩。

  另有观点指出,随着监管趋严、信托资产规模不断压缩,融资类信托、通道类业务规模有所压降,不少信托公司难以扩大业务规模,缺少了增资的动力。

  有不愿具名的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在资管市场竞争压力不断上升的背景下,对于信托公司来说,来自传统业务领域机会的减少,内部竞争也会更为激烈。

  “另一方面,大资管时代,一定程度上,各类资管机构已处于统一起跑线,在业务相似度更高的情况下,来自其他资管机构的业务竞争压力也在持续增大。”该人士进一步指出。

  而对于中小信托公司来说,如果自身资本实力有限,则缓冲风险的余地不足,在风险高发时期,风险集中显现的冲击影响可能会比较大。

  推进转型并适应市场变化

  廖鹤凯指出,信托公司增资原因主要包括:一是根据监管对业务和净资本匹配的要求,适应公司扩张需要进行增资;二是在公司遇到流动性困难时大股东进行支持;三是抵御风险、促进公司转型发展,过渡期间大股东增资促进改革转型、化解经营风险。

  对于上述三种情况,廖鹤凯告诉记者,对应的增资可以帮助信托公司行稳致远,推进转型并适应市场变化。

  记者采访了解到,一般来说,具有相关产业背景的信托公司,如与集团有较强的协同效应或者信托板块在集团层面的战略地位较高,都可以获得股东在包括增资、业务、人才等方面的支持。

  根据《2020年信托业专题研究报告》,信托业作为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转型发展的目标是宏观经济形势、金融监管导向和资管市场竞争格局等因素共同决定的。

  而基于信托公司的业务范畴,聚焦差异化可以形成四类商业模式,分别是私募投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和服务信托,综合全面发展则是打造上述四大业务范畴的组合,为客户提供综合金融服务。

  “展望未来行业发展,对于有能力深入优势产业的信托公司,未来一手推进产融结合,一手增强财富管理,有望获得显著的成效。”廖鹤凯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