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11月18日讯,赵诣管理的农银汇理海棠三年定开今日披露2021年度首次分红公告,根据公告披露的分红方案,每份基金份额1.403元的分红金额也创今年以来主动权益类基金之最。

来源:基金分红公告

  毋庸置疑,2021是基金分红的大年,仅前三季度,全市场公募基金分红总额便已超去年全年。

  但截至11月18日,单位份额累计分红金额超0.7元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产品仅13只(不同份额分别计算),其中单次分红1元/份以上的,仅农银汇理海棠三年定开一例。

  即便是2月下旬“闭门谢客”后执行高额分红的易方达中小盘(现易方达优质精选),当时的单位分红为0.9元/份,不到1元。而如果按农银汇理海棠三年定开最新披露的单位净值(3.4840元/份,11月12日)计算,本次分红金额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将超过40%,相较之下,年初易方达中小盘的分红比例仅10%左右。

  作为去年赵诣包揽年度前四的在管基金中,唯一处于封闭期的产品,农银汇理海棠三年定开成立于2019年4月,截止2022年4月首次开放期之前,基金份额持有人无法赎回,而去年以来新能源板块的快速上涨使得该基金成为市场上最赚钱的基金之一,通过分红让投资者有机会落袋为安确实是一个相对理智的选择。

  但将赵诣本次高比例的分红,与近日他在管规模最大的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增聘基金经理的举动结合起来看,让人难免猜测:一边大额分红降舱锁定收益,一边“找帮手”,在目前的市场情况下,赵诣是否已有点“力不从心”了?

  从过往收益分配情况来看,赵诣并不是一个喜欢分红的人。

  在他基金经理生涯之中,除农银汇理海棠三年定开之外,其它产品均没有分过红。而作为唯一有过分红记录的产品,本次分红之前,农银汇理海棠三年定开赵诣任内唯一一次分红是在去年6月他刚刚上任不久,单位分红0.26元/份,中规中矩。无论是在去年底以优异成绩完成逆袭夺冠时,还是在今年一季度市场整体走弱,净值出现大幅回落之际,都没有采取分红的举动。

  另一方面,赵诣也不像是一个喜欢和人共管产品的基金经理。

  截止目前,在四年半的基金经理生涯中,如果不算表现不佳已经卸任的农银汇理永盛定开,目前他在管的四只产品,与其它基金经理共同管理的情况累加在一起只有三个半月时间,且都是刚刚接手产品时的过度期。

  11月3日,赵诣目前在管规模最大的产品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截止三季度末规模259.18亿元)发布公告,增聘邢军亮为共管基金经理。从过往履历来看,这是一位7月刚刚首次担任基金经理的行业“新人”,而从三季度末持仓来看,与赵诣高度重合,同样聚焦新能源赛道,至少在磨合上,应该不存在太大问题。

  通常来说,非基金合同约定的高额分红背后,或是基金经理对于后市有所顾虑,希望落袋为安(如2月张坤的易方达中小盘);或是有意调仓换股,借分红需要降低权益资产仓位,重新配置。

  但无论哪种原因,对于去年以来成就他的新能源赛道,赵诣似乎已经有了别的想法。

  从三季度末持仓情况来看,新能源、锂电池等板块依然是赵诣重仓股最集中的领域。但显然,他也正在尝试寻觅其它可能性,重仓股方面,有光伏、半导体、军工股出现;上市公司调研方面,9月至今,赵诣也曾出现在亿帆医药、普洛药业的调研名单上。

  虽然10月中旬,宁德时代巨额定增为新能源板块又打了一针强心剂,但不知看着三季度末已成为基金第一大重仓股的宁德时代,11月1日股价再创历史新高后再度趋缓的走势,赵诣会否想起年初时的贵州茅台?

  新能源板块或许会是一个长期向上的赛道,但冬意渐起,又到了一年交成绩单的时节,卫冕冠军是否还会升起些许别样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