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9日,有媒体报道,徐翔出狱后面向公众的首次发声,反对文峰股份(行情601010,诊股)资产收购案,称文峰股份大股东涉嫌利益输送,掏空上市公司利益,坚决反对,会投反对票。

  据悉,文峰股份是“徐翔概念股”之一。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徐翔母亲郑素贞,持有文峰股份2.75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14.88%,位居公司第二大股东之列。

  11月18日,上市公司文峰股份发布一则资产收购方案,拟以5.38亿元现金购买控股股东全资子公司江苏文峰汽车连锁发展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四家公司100%股权。

  时间财经致电文峰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徐翔方面还没有和公司沟通过此事,这个收购案还没有过股东会,目前只是公司层面做了一个董事会决议。关于徐翔是否说了这个言论,目前还无法核实真假,如果他真的不同意的话,那开股东会就没有意义了。”

  文峰股份成立于1995年,2011年上市,是一家集百货、超市、电器、购物中心为主营业务的大型零售企业。截至发稿时间股价3.03元/股,最新市值55.99亿元。

  5亿收购案被问询

  11月18日盘后,文峰股份发布《关于全资子公司拟购买股权暨关联交易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文峰科技拟以现金方式购买关联方所持有炜恒汽车、恒仁行汽车、恒隆行汽车和伟杰汽车4家公司100%的股权,交易作价分别为4.65亿元、2960万元、530.74万元和3749.6万元。本次交易合计金额为5.37亿元。

  文峰股份称,本次交易系上市公司已有零售业态与汽车零售业态线下融合的战略布局,通过线下门店与豪华品牌新能源车型相互引流、联动营销,将有效形成上市公司新的业绩增长点。

  11月18日深夜,上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文峰股份说明以下六大问题。

  首先是标的公司评估方法不一致。4家标的公司均从事汽车销售服务,交易作价不尽相同,评估增值率分别为393.77%、182.30%、11.66%和204.67%。上交所要求文峰股份披露评估的主要参数及确定依据、采用不同评估方法的计算过程,以及本次交易大幅增值的原因、是否向股东输送利益。

  关于标的公司被控股股东资金占用。公告披露,标的公司炜恒汽车、恒仁行汽未分配利润为0,应收关联方欠款合计达3.5亿元。上交所要求文峰股份说明,标的公司是否存在负债向控股股东突击分配利润的情形、两家公司关联方欠款的形成原因,以及关于上述问题的解决措施。

  此外,标的公司业绩大幅下滑或连续亏损。公告披露,2019~2020年和2021年1-8月,4家标的公司的净利润持续大幅下滑或连续亏损。上交所要求文峰股份说明标的公司亏损原因、公司收购亏损资产的合理性,对本次交易是否有利于增强上市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和保障中小股东利益提出质疑。

  四家公司还存在股份质押及对外担保,上交所要求文峰股份说明,本次交易是否导致文峰股份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以及具体解决措施。

  三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8.94亿元,本次交易作价5.38亿元。上交所问及,本次现金收购是否会对公司日常运营造成较大的资金压力。

  关于同业竞争。4家标的公司均从事汽车销售服务,并为控股股东的全资子公司。上交所问,除4家标的公司外,控股股东是否存在其他同类业务,是否构成同业竞争。

  徐翔概念股

  2021年7月9日,徐翔刑满出狱。他曾是备受追捧的“私募一哥”,2017年,徐翔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违法所得约93.37亿元。

  根据已经披露的《判决书》,2010年至2015年间,徐翔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者实际控制人合谋操纵上述公司的股票交易。

  2017年,徐翔案尘埃落定,然而在法院追缴违法所得后,徐翔家庭剩余约120亿财产待处理,此外,徐翔本人尚有110亿罚金待缴纳。截至目前120亿财产的处理与110亿罚金的缴纳均尚未执行。

  2019年3月,徐翔妻子应莹向法院提出离婚,并主张孩子抚养权和夫妻财产依法处理。离婚案件于2019年8月在关押徐翔的青岛监狱内开庭,徐翔庭上表示同意离婚。如今,离婚案宣判已多次延期,但暂未有结果。

  目前全部A股中,前十大股东包含“徐翔家族”仍然持有7家公司,包括ST星源(行情000005,诊股)、康强电子(行情002119,诊股)、大恒科技(行情600288,诊股)、华丽家族(行情600503,诊股)、宁波中百(行情600857,诊股)、文峰股份和金龙汽车(行情600686,诊股)。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同样是徐翔概念股的东方金钰已黯然退市。

  徐翔被捕后,其概念股的股价均呈腰斩态势,业绩表现也亮点较少。文峰股份2021年三季报显示,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5.18亿元,同比下降4.5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3473万元,同比下降179.92%。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6月7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将徐翔和泽熙拉黑,徐翔出狱后无法从事基金投资,同时协会还将徐翔母亲、泽熙投资实控人郑素贞拉黑,并予以公开谴责,取消其从业资格。

  但徐翔父母的律师明确表示,证监会没有对徐翔实行终身禁入的处罚,这意味着他或仍可从事证券投资。(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